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7章 准备

第17章 准备

“不知,这假面舞会是怎么个舞会?”北斗银轻问,眉头却不可觉察地轻轻蹙起来。

“到时候你就知道,保持神秘感才能吸引人嘛!”林宝儿挑了挑眉,自信地说道。

“连本王都不能告诉吗,我的美人?”北斗银猿臂一伸,把林宝儿搂在怀里,对着她的耳朵说话。

“相公,你连我都不相信吗?”蹙着眉,粉唇微微嘟起,林宝儿娇弱的小手在北斗银胸前轻轻划着圈。痒死了,痒死了,知道我对美男没有抗拒力,又勾引我。你能装,我就不能装了?

“怎么会呢?本王当然相信自己的王妃了。”北斗银凛凛的眸子一瞪,“没长眼睛的奴才,还不出去?”

“是、是、是!”安乐忙不迭地弯腰退出去。

“王妃,”北斗银轻笑,桃花眼里一汪春水,“我们是不是该做些妻子和丈夫之间的事了?”

“啊啊啊……”林宝儿尴尬一笑,灵动的眼睛不住四处寻摸,想要挣脱四皇子的臂弯。

刚被希沛虐待过,身子骨还没好齐全呢,怎么可能再承受一次。

“相公,不用了吧,那么久没见,我们是不是该聊聊天,喝喝茶,吟吟诗啊?”不要啊,林宝儿内心哀嚎。

“我们怎么会做那些酸腐的事情,要做就做我们爱做的的事嘛!”北斗银强劲有力的手攫住林宝儿细软的腰肢,不让她后退。

“嘿嘿,吟诗一点不酸腐,一点也不酸腐,我们吟诗吧,我叫采珊上茶……采珊——”林宝儿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干巴巴地说道。

“那好,既然爱妃喜欢吟诗,本王就陪你吟诗,爱妃先来。”北斗银一把抱起林宝儿,把她放在自己结实的大腿上,双手不老实地游移起来。

“我,我……”林宝儿哪里会吟诗,抄诗还差不多,只得结结巴巴憋红个脸,说不出话来。

“好了,爱妃,本王尚有许多要紧的事情要办,下次本王来了我们再做我们爱做的事情啊。爱妃,本王相信你,你就按着你的想法去办理那场舞会吧,我会叫秀娘一切由你做主。”

“好的,好的,不过,我还有一个要求,舞会那天的进账,我要纯利润的一半。”林宝儿忙不迭地应声,长长地吁了口气。

“爱妃,没有问题,就是你要全部也可以。本王会想你的,下次见。”北斗银放下林宝儿,在她嘴上轻轻贴了一吻,大踏步往外走。

“恭送四皇子!”林宝儿喜喜地说道,却不知道四皇子背过去的脸上已经没有意思笑意,阴沉得可怕。

醉云轩外。

“以秀娘的名义,让四位公子安分些。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好好看紧了秀娘。另外,安乐,不要让我失望。”

“奴才明白,请主子放心!”感受到四皇子阴鸷的眼光,安乐后背汗涔涔的,一丝凉意从心口往外蔓延。

既然是个赚钱的活,假面舞会就一定要好好准备了。

要办假面舞会,是因为除了男人们有特殊嗜好来找娈童,更有相当一部分夫人小姐来寻美男。

为了保护恩客们的隐私,戴个面具是有必要的。

既然是狂欢的假面舞会,音乐是不可少的,舞蹈是不可少的,小游戏也是不可少的,前期宣传更是不可少的!

首先是宣传的问题,这个简单,大量印刷传单就好,一部分贴在大街小巷,一部分派人去闹市发,人手一份。

另外,对于每个来醉云轩的恩客,公子们都有义务去宣传假面舞会的事。每日消费最高者,还可以免费赠送醉云轩专属面具。

面具的制作要依着四公子的形象来做,谁萌哪个公子,就可选择哪个公子的形象面具。

然后是音乐的问题。醉云轩人才济济,无论哪种乐器,都能找到擅长者来。那么,只要请来了北斗国最著名的乐师长歌,相信可以让他们学会演奏现代的或劲爆或性感或轻柔的音乐的。

舞蹈,更加不是问题!为了减肥,什么舞林宝儿都学过,民族舞、HIP——PoP、国标舞、芭蕾舞……就连健美操都能赶上专业教练的水平。

现成的老师,再加上聪颖的学生,肯定能一鸣惊人!

小游戏,那绝对是简单易上手而有轻松有趣的,目的就是增进各位的感情!

目前,需要林宝儿就做的事情并不多,一个是去请乐师长歌,另一个则是去天锦庄定制演出服。

“安乐,安乐……”林宝儿心急火燎地嚷嚷。既然安乐并没有背叛自己,也很识相地没有在四皇子面前说自己和四公子的事情,那么,可以继续把他当朋友——跑腿的朋友。

“什么事,林姑娘?”安乐急跑过来,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今个儿,我们去北斗国第一乐师家溜达去!”想到自己将要举行一次盛大、别开生面的舞会,林宝儿不禁眉飞色舞,嘴角上翘。

“好……吧!”安乐稍稍迟疑了一会,方应道。

林宝儿领着安乐,大摇大摆地从正门出去。秀娘见了,眸子里暗光一闪,什么都没有说。

“姑娘,姑娘,你要出去,怎么不带上奴婢呢?”

听到这又甜又腻的嗓音,林宝儿不禁一个头变成两个大。又是采珊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林宝儿缓缓回过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姑娘我这是要去办正事,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所以呢,只能带安乐去,不能带你去了。”

“姑娘……”采珊垮下小脸,“姑娘,如果我是个男人,你是不是就会带我去了?”

“是的是的,如果你是个男人,做什么事我都带你去。你快回去吧!”汗奔,林宝儿艰难地咬着牙,先别在这折磨我了,去做了变性手术再说吧!

“谢谢你!宝儿……”采珊脸上飞出两朵红晕,羞羞地跺了跺脚,小碎步地跑回醉云轩。

“呼……”林宝儿长呼一口气,自嘲地笑了笑。

“宝儿,长歌乐师住在城外,我们还是乘坐马车过去吧!”没有外人时,安乐对林宝儿的称呼一般会比较亲昵些。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