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8章 长歌

第18章 长歌

“好哇!”林宝儿知道,古代搞艺术的人大多清高孤傲,喜欢远离闹市远离政治中心。一般都是在郊外筑个草庐,养两三只白鹅修身养性的。

听着马蹄儿笃笃踏地的声音,林宝儿掀开布帘,贪婪地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眼睛圆睁,骨碌碌地不停打量着各样新鲜事物。

终于可以自由出入了,林宝儿不禁欣喜地热泪盈眶。

“宝儿,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哟!”安乐担忧地看了看林宝儿,缓缓地说道。

“放心,放心,什么困难我都设想过了,大不了学刘备三顾茅庐!”林宝儿像只快活的小鸟般轻快地答道。

“刘备是谁,三顾茅庐又是怎么回事?”安乐好奇宝宝一般问道。

“刘备是一个人,是一个男人,看上了一个叫诸葛亮的女人。当时还有一个比刘备长得帅、腰包要鼓的男人,叫曹操。为了在曹操之前得到诸葛亮的心,刘备便用他那百折不挠的心、死缠烂打的诚意,三次去诸葛亮住的地方——草庐去求婚。诸葛亮这女人还是蛮羞涩的蛮矜持的,三次才答应了刘备。后来是刘备娶得了美人归。这就是三顾茅庐的故事。”林宝儿手舞足蹈指手画脚吐沫横飞象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宝儿,难道……你看上了长歌乐师了?”那可坏事了,安乐愁眉苦脸。

“什么跟什么呀,不过是打一个比方。我只是准备三顾茅庐去请长歌乐师来教公子们演奏的。”听了安乐的话,林宝儿真想咬自己的舌头,好好的为什么要恶搞名著,这不,把自己也恶搞进去了。不过,搞艺术的长的都不差,更有一番出尘脱俗的气质,顺便能泡泡长歌帅哥也是不错的。

“宝儿……”看着林宝儿嘴角淌下的涎水,安乐便的她打的什么主义。这可——完了!

“得了,安乐,你怎么了,开心些,看你那张苦瓜脸,好像北斗国所有人们的苦难都写在你脸上了。”林宝儿不禁捏了捏安乐的嘴角,把它往上翘。

“宝儿,马上就要到长歌乐师的居所了,你一定要多多保重!”安乐热泪盈眶激动不已地说道。

莫非这长歌是毒蛇猛兽?安乐怎么这么一副表情。

不过,毒蛇猛兽也不怕,大不了把他变成绕指柔!林宝儿喜滋滋地想着荆轲的悲壮,深沉地吟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跳下马车。

“嗨,老伯伯,请问长歌乐师在家吗?”林宝儿拍了拍一个穿着灰色衣服在给白菜拔草的老伯,轻快地问道。

“在,找他有什么事吗?”老伯头也不抬,冷冷地答道。

哇,这个老伯有点酷呢!林宝儿起了兴味,弓着身子,围着老伯左三圈右三圈地打转。

不想,林宝儿转到哪边,老伯就拔另一边的草,就是不让林宝儿看到他的相貌。

“老伯伯,快停手,白菜都快被你拔光了!”林宝儿笑道,越发弓下腰,头凑到老伯脸前去看。

见躲不过,长歌没有耐心再和面前这个小丫头周旋,索性抬起头来,让她看个够。

啊……眼前是怎样一张面孔啊,林宝儿呆呆地立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与其说是面孔,不如说是鬼脸。满脸的坑坑洼洼,焦黑萎缩的肌肤,似乎是被烧伤的,眉毛被灼关,烧坏的皮肤上再没能长出眉毛来。右眼睛里没有了眼珠,黑漆漆一片空洞。鼻子斜塌下来,与扭曲的唇粘连在一起。

真的很丑,林宝儿颤颤悠悠地伸出自己纤细白嫩的胳膊,小手抚上了长歌的面颊,颤抖着说道:“被烧伤的时候……会很疼吧!”

没有预料中的尖叫,也没有那些想讨好自己的人的虚伪的怜悯,蓄满泪水的眸子里只有深深的心痛。

居然会是心痛,方才,她不是还把自己认作老仆了吗、她居然会为一个素不相识的老仆人心痛?

抑或是,她的演技太高了?这京城里,有几个人不知道自己是个丑八怪?

“长歌他……对你好吗?若是不好,就离了他,我可以为你赎身。”真的很心痛,一波一波的痛楚似乎要把自己淹没了。穿越前,一直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了,有那么一副容貌,倒不如死了的好。

可是面前的人比自己还悲惨,是被烧成这副样子的,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要承受莫大的痛苦。

“宝儿……他是……”看到面前让人啼笑皆非的景象,安乐急的团团转,不由得出口阻止。

“他是长歌的老仆,我知道,你不用说了!”林宝儿不悦地打断安乐的话,“是老仆你就看不起?谁生来就就是低贱的?无论是谁,都是需要关爱,需要人的呵护。老伯也一样!”

“你有什么企图?”长歌扭过头去,不去看那张为了自己而皱成一团的小脸,一个黄毛丫头,居然这么会演戏。

“我……我没有任何企图,我也不是想施舍你什么,请相信我,我是诚心想要帮你,就象帮助自己的好朋友一样帮你。”见老伯有些不喜,林宝儿慌忙地挥手解释。

真是很心痛,他肯定是一直被人歧视,所以才会有很重的提防心理。自己还是幸福的,无论如何,在被所有的人抛弃的情况样下,还是保持了乐观的态度,虽说,后来起了想死的心理。想死,他会不会也这样想?

“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还有很多人在关心你,我也会一直关心你的,不会抛弃你……呜呜……”想起穿越前就被所有人抛弃的痛楚,林宝儿不由得大声哭泣起来,泪若泉涌,心脏一抽一抽地难受,好像要把所有受的委屈哭出来。

“别哭,别哭,我没有事,我不会寻死的!”这小丫头,怎么说哭就哭了,我有说我要死吗?长歌狰狞的唇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只得搂住面前哭得昏天暗地的林宝儿,轻轻拍着,柔声安慰。

“那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活着,快乐地活着!”林宝儿索性把整个身子往长歌的身上蹭,鼻涕眼泪全糊在他衣服上。

“好,好,我会快乐地活着的!”长歌无奈地哄着林宝儿,狰狞的五官垂头丧气的挂着。我活得好好的,原本就很快乐,压根就没想过要死,这丫头! 你们都是我的夫18 长歌地址 html/12/12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