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9章 乐曲

第一卷 蜂巢卷 第二十章 乐曲

“对,我就是长歌,怎么,现在害怕我了,不敢看我了?”真是奇怪在丫头,以为我是仆人时到那么热情,知道我是要找的正主了反而躲躲闪闪了。

天呐,丢死人了,自己居然把他认成了老仆人。听说长歌不过二十出头,自己却左一个老伯伯右一个老伯伯。林宝儿不住地对着天空翻白眼,像骆驼一般缩起来,就是不说话。

“怎么,舌头被猫叼了?”长歌饶有兴味地看着林宝儿,只是那表情,实在是让人心里发糁。

“安乐,你怎么不告诉我他就是长歌?”林宝儿哀怨地看着安乐,小手不停地绞着。

“宝儿姑娘,我好几次要说,你都打断我的话了……”安乐愁眉苦脸地说道。

“我打断你的话你就不说了,这么说来,我不知道他是长歌是活该了,你这跟班怎么做的?太失败了吧!”

“我的姑奶奶,你根本就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啊!”

“有什么事找我,屋里说吧!”长歌颔首,转身朝屋里走去。真是有趣呀,方才还是那般的善解人意,现在却又变成野蛮丫头了,有意思,有意思。

简陋的几根木柱撑起的茅草房,林宝儿不禁翻了翻白眼,大名鼎鼎的乐师长歌居然住这样的屋子?

莫非,自己真的要三顾茅庐了?

“喝茶!”长歌自己端上三杯粗茶,自己拿了一杯轻轻啜饮着。

好涩的茶,林宝儿小口抿了一口,涩得伸长了丁香小舌。这样粗糙的茶,连选过剩下的茶沫都比不上。

“长歌,你就住在这里?连个仆人都没有,真是让人意外!”林宝儿晃了晃涩麻的舌头,轻声问道。

“那么林姑娘以为我应该住什么地方?”长歌冷冷问道,心中有些不屑。原本以为,她与别的人会有些不同,原来也是一个俗人!

“不是应该住哪里的问题,这说明,国家根本不重视人才嘛!”林宝儿义愤填膺地说道,“一个国家,要想强大,必须要重视各方面的人才。长歌是艺术类最杰出的人才,自然也应该得到很高的尊重和关爱,这样,才能在艺术的殿堂上更进一步嘛!”

“宝儿!”安乐吓得眉毛眼睛都要皱到一起去了,“不可妄自非议朝廷!”

“哼!”林宝儿不满地拧开清秀的小脸蛋。

“林姑娘,有什么事情就说吧。”长歌冷冷地说道。一个黄毛丫头,能懂什么,在这里信口开河。

“是这样的,长歌,我这次来是想请你教醉云轩的公子们演奏一些特殊的音乐。”

“哦?请问特殊的音乐是何音乐!”说起自己所钟爱的,长歌也起了兴味,好奇地问道。

“你听!”林宝儿扬扬嗓子,头一抬,小段强劲有力的DJ版《表白》脱口而出。

我一直很有自信

平常不怕说出口

但在你身边时候

突然感觉好害羞

怎麽我会变这样

身体不听我的

从没有过这感觉

其实失去控制

不知道不知道

为什麽对你说

喜欢你说不出口

好想跟你表白

好想跟你表白

为什麽为什麽

不知道怎麽说

喜欢你说不出口

好想跟你表白

好想跟你表白

“怎么样,可以演奏出来吗?”林宝儿自信地问道。

“歌词很特殊,直白,坦率,很适合醉云轩。只是其中有几句我怎么也听不懂。”

“歌词的事儿你不用管,我需要你把音乐、那种节奏表达出来。你再听听。”林宝儿翻了翻白眼,萧亚轩听到你这么说,还不得把你掐死了。

林宝儿再哼了一段DJ版的《采蘑菇的小姑娘》的音乐,这个节奏更加鲜明。

哼着哼着,林宝儿不自觉地扭了起来,秀发飞扬,有一种凌乱的野性美。身姿柔软,腰肢象根风中的软柳条,摇曳多姿。

“这……”太震撼人心了,世上居然会有这般节奏鲜明强烈的音乐,会有这般强劲有力的舞蹈。长歌沉吟,仅剩的左眼散发出炙热的光芒。

“这样的节奏,你能让公子们演奏出来吗?重要的是节奏,可以让人‘HIGH’起来的节奏。不拘什么乐器,鼓、唢呐、铙,能表现出这种感觉的,都可以用上。”林宝儿停下身躯,微微喘着气,红润的脸蛋上渗出细碎的汗珠。

“很好,很好……”长歌不住地呢喃,思绪还沉浸在方才的音乐和舞姿里,修长尖削的手指不禁为林宝儿勾起汗湿的乌发。

“长歌,你答应了?”长歌这番反应,肯定有戏!林宝儿并不躲闪,心雀跃着,桃红的的小脸蛋上散发出强烈的神采。

“醉云轩要举办舞会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如今见识了林姑娘的音乐和舞蹈,我不仅愿意教公子们演奏,我自己也想参与一番,何如?”她是唯一不怕自己触碰的人,长歌心中起了异样的感觉。

“真的?太好了太好了!安乐,一定要把长歌要亲自在舞会上演奏的消息赶紧放出去!”这可又是一个大噱头哇!林宝儿一蹦三尺高,小脸蛋激动不已。

“另外,既然长歌先生有兴趣,不知先生可不可以做出这样的乐器来……”

“等等,我去拿笔墨。”见识到了歌舞的不一般,长歌迫不及待地取出笔墨,炙热地看着林宝儿。

“是这样的……”林宝儿的心情亦是十分亢奋,胳膊飞舞,很快,一柄民谣吉他的雏形就出来了。

“这个叫吉他,可以更好地表达我方才哼的音乐。”很好,绘画没白学!林宝儿满意地噙着笑。

“吉他?我会试试。”长歌并没有多问,仅剩的眸子瞬间发亮,使狰狞的面孔也出现出奇异的神采,多了一分魅力。

其实,长歌的身材很不错,修长俊逸。若是不看脸蛋,换下粗糙的灰粗布袍衫,也会是一个翩翩公子。

“林姑娘,你等我的好消息吧。给我五天,做出这把吉他来,我就会亲自上门。”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