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20章 晴岚

第20章 晴岚

“醉云轩要举办舞会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如今见识了林姑娘的音乐和舞蹈,我不仅愿意教公子们演奏,我自己也想参与一番,何如?”她是唯一不怕自己触碰的人,长歌心中起了异样的感觉。

“真的?太好了太好了!安乐,一定要把长歌要亲自在舞会上演奏的消息赶紧放出去!”这可又是一个大噱头哇!林宝儿一蹦三尺高,小脸蛋激动不已。

“另外,既然长歌先生有兴趣,不知先生可不可以做出这样的乐器来……”

“等等,我去拿笔墨。”见识到了歌舞的不一般,长歌迫不及待地取出笔墨,炙热地看着林宝儿。

“是这样的……”林宝儿的心情亦是十分亢奋,胳膊飞舞,很快,一柄民谣吉他的雏形就出来了。

“这个叫吉他,可以更好地表达我方才哼的音乐。”很好,绘画没白学!林宝儿满意地噙着笑。

“吉他?我会试试。”长歌并没有多问,仅剩的眸子瞬间发亮,使狰狞的面孔也出现出奇异的神采,多了一分魅力。

其实,长歌的身材很不错,修长俊逸。若是不看脸蛋,换下粗糙的灰粗布袍衫,也会是一个翩翩公子。

“林姑娘,你等我的好消息吧。给我五天,做出这把吉他来,我就会亲自上门。”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虽然时间很紧急,林宝儿并不急着去天锦庄。好不容易穿越一次,要是过得不够轻松,不够愉快,为什么还要穿越呢?

回去的路上,林宝儿让小厮慢慢地驾驶着马车,由着车子缓慢地行进。马儿不时停下来,啃几口路边鲜嫩多汁的青草。

林宝儿和安乐并排坐在马车上,掀开粗布帘子,悠闲地看着路旁的景色。

天是纯净的蓝,草是浓郁的绿,荷花是晶莹剔透的白。

“好巧呀,宝儿姑娘!”一顶朱顶大轿迎面停在林宝儿的马车前,一位轻摇玉扇的翩翩公子掀开轿帘,跳了下来,文雅地问候道,脸上有掩不去的喜色。

“原来是二皇子!好巧!”巧个PP,老娘一共才出来两趟,倒是每次都能碰到你。

“宝儿姑娘,叫我辰就好!”二皇子的脸上似乎有些受伤,轻声说道。

“好吧,辰公子。先说好,公子上次所说的莫要再提!”笑话,我都已经在想着法子打击菊萝苑了,怎么可能还去菊萝苑。再说,二皇子的殷勤真是让人害怕。

“宝儿姑娘,我已经知道,你是醉云轩的东家。那办舞会的点子,就是你想出来的吧。”二皇子微微垂下头,微微失落地答道。修长严密的睫毛在白玉般的脸庞上留下一片阴影。

“既然二皇子已经清楚,那我们就不用多说了。”林宝儿放下帘子,隐进马车里,“安乐,速速回去!”

“宝儿姑娘,下个月,我也会去的。我不在乎你是不是醉云轩的东家,菊萝苑送给你也无妨……”

马车别过红顶轿,飞速往城里驶去。二皇子饱含深情的声音越来越低,隐隐传到林宝儿耳里。

林宝儿掀开侧帘,回头看去,二皇子茕茕孓立的身影立在阳光下,痴痴地望着林宝儿的马车,颇有一种忧伤的美感。

自己是不是做得有些过分了?林宝儿不由得恻隐,问道:“安乐,二皇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说起二皇子,应当是四个皇子中最特立独行的人了。二皇子一向宽厚待人,从来不打骂奴才们。不过,这二皇子却又一个天大的毛病,不爱习文学字,只喜欢些风花雪月,流连青楼。”安乐看了看林宝儿,迟疑地说道,“许多奴才们并不喜欢跟着二皇子,因为,一旦跟了他,注定是没有什么前途了。”

“是吗?”林宝儿沉吟,这么说来,倒是自己误会二皇子了,安乐是四皇子的人,都是这般看待二皇子,看来二皇子确实不是个热衷权利的人。

“我也是听人说的。二皇子去青楼,却从不让姑娘们侍寝,只是看着发呆。姑娘们嗔他,他倒是说姑娘们都是高高在上的艺术品,只可远观,不可亵渎了。”

“看来,这二皇子倒真是个奇人。不过,安乐你们没事倒是对这些八卦很感兴趣呀!”林宝儿戏谑地看着安乐,安乐不禁红了整个脸蛋。

“我们不过是当做笑话来说的。”安乐羞涩地小声说道,不敢说小太监们是因为嫉妒才说起这个的。

“安乐,你说北斗国一共是四个皇子?”林宝儿试探地问道。

“当然,举国上下都知道的,你不会不知道吧!”安乐鄙夷地看了看林宝儿,报了一箭之仇。

“好哇,小子,那么记仇!我是乡下人没出过远门没见过世面,总行了吧!跟我说说皇宫的趣闻呗。皇宫里是不是后宫三千呀?你给我说说四位皇子的情况。”

“哪里有那么夸张?后宫一共只有一后三妃。德馨皇后是威武将军的女儿,生的大皇子,原本是立为太子了的,可是大皇子生了一场怪病,双腿残废,所以改立了三皇子。二皇子却是霜妃所出,霜妃是右丞相的女儿。二皇子不喜政事,所以才立的三皇子为太子。三皇子的母妃是左丞相的女儿静妃。四皇子你是知道的,四皇子的母亲柔妃则是宁太尉的女儿。”安乐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林宝儿,细细说道。

“看来,这皇帝并不是一个好色的人呀!”也是个无情的人,我就不相信,这是个妃子能恰好是两文两武的家庭出身。

“宝儿!”安乐厉声说道,“皇室的事情我们不能妄自非议。我说了那么多,已经是违禁了。你说的那话,却是对君主的不敬,够砍好几个脑袋了!”

“嘿嘿……”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林宝儿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不过,看的出,安乐是真心的对自己好,所以才会抛下顾及,说了那么多。

感动地看了看安乐,林宝儿认真地说道:“安乐,谢谢你。”

“以后注意些就好了!”安乐的脸瞬间又红了,不自然地说道。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