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25章 色盅

第25章 色盅

林宝儿知道,在和大庭广众之下,公子们被摸摸搂搂揩油是绝对的,当肯定也没有人敢做出进一步的事情来,所以才放心让公子们下去。

更何况,奶油蛋糕还在后头呢!

趁着嫖客们激动不已,无瑕顾及台上,四大公子已经退了下去。再上台时,已经换上了更为暴露的小黑背心,手里各拿了一根打磨地细致光滑的梨木。

这是林宝儿准备的另一个重头戏——用钢舞舞改出来的“棍子舞”!

下面的嫖客们可是有眼福了。四公子柔韧的身体围绕着梨木棍,极尽所能,做出性感热辣的动作来。四大公子微笑地看着台下,眼神妖娆魅惑,勾人魂魄。就连一向都是冰山般的子凌,脸上也浮现了淡淡的笑容。

“啊!我的娘咧,子凌公子笑了!”马上就有眼尖的嫖客发现了,不自禁地嚷了起来。

这么一嚷,大伙的眼光又齐聚到了舞台上。如此惊艳的一幕让他们不由得发傻,呆呆地、贪婪地看着四公子。

跑到台下去的公子们现在又开始发挥作用了。无论如何,劲爆的气氛是不能停的,这就需要公子们在台下零距离地魅惑嫖客们,让超嗨的气氛进行到底。

直到,所有人都已经是满头大汉,体力超强的林宝儿都觉得身体有些乏了,才打了个眼神给秀娘。

“各位爷,台下的公子们手里各有一张写着自己花名的纸条,谁要是拿到了哪位公子的纸条,今晚就可以成为那位公子的入幕之宾。”秀娘大声喊道,同时,公子们扬起手,把手里的纸条扔向了观众席。

公子们手中的纸条一离手,那些牲口们立即就涌向了观众席,一个个趴在地上,翘着屁股找起纸条来。

这时候,音乐已经换上了舒缓清新的调子。林宝儿和四公子退出了舞台,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秀娘的了。

拣到纸条的牲口们欣喜若狂,大声呼唤着纸条上的花名,对应的公子则自动依上了他身旁。

没有拣到的垂头丧气,只能酸溜溜地看着别的人眉开眼笑。当然也有人一心是为四公子而来,根本不屑于去拣那些仙级公子的抛的纸条。

也有两个人同时抓到了同一个纸条,谁也不愿意松手,争得脸红脖子粗的,眼瞅着就要打了起来。

林宝儿瞅了秀娘一眼,却见她不慌不忙,慢条斯理地说道:“请大家不要争吵,没有拿到纸条,却还有四公子在等着各位爷呢!”

扔出了四公子这个重磅炸弹,人群的骚乱才渐渐平息起来。

按照林宝儿的安排,接下来是趣味小游戏时间。这个安排,是为了分出消费层次,让醉云轩大赚一笔。所以,林宝儿选择的游戏是大话色盅。这个游戏,去过PUB的人都会很熟悉,目的就是让客人喝酒,赚酒水钱。

“公子们,给各位爷上色盅!”秀娘一声令下,醉云轩的人级公子们每人手里捧着一托盘色盅,鱼贯而出,见人就发。

见到没有人陪的恩客,便有人级公子自动留下相陪。这样一来,那些没有拣到纸条的恩客也都没了怨言。

“请各位爷一边游戏,一遍欣赏歌舞。”秀娘微笑着说道,四公子已经换上了古装,重新回到舞台中间,缓缓舞动起来。这个时段的舞不是重点,林宝儿便选择了古色古香的舞蹈,追求的不是新意,而是四公子在场,能让客人们安心玩游戏。

“秀娘,这个劳什子怎么玩啊?”一个身材粗壮的大爷站了起来,粗声问道。

“阎爷不用担心,服侍各位爷的公子们会细细告知各位爷的。”秀娘眼尖,来过醉云轩的人均能记住姓名,这阎爷身段和嗓音都非常地特殊,秀娘自是一眼就能看出。

不过,林宝儿心中却有些不悦。让大伙戴上面具,为的就是保护他们的隐私,秀娘那么聪明的人,如何就直接喊出了那位恩客的姓。

台下的每位公子林宝儿都好好地挑选训练过,无论是酒量和心理素质,都是佼佼者,来陪那些初次接触色盅的客人玩,绝对绰绰有余。

大话色盅一般是两个人或者更多的人玩。每个人一个色盅,里面有5个色子。若是两个玩,双方摇了色盅后开始喊数。每人喊一个数字,最少从二开始,如两个四。另一个人不信的话就可以喊开。若是没有两个四,喊数的就是讲大话输了,要喝酒。如果相信,就继续喊数,但是喊的数字要比前一个人喊的大。

这个游戏不只是靠的运气,其实还有一点点小学问在里面的。首先要熟悉概率学,能够根据对方的喊法估算对方有哪些色。另外心理素质要好,要能主导整个过程的节奏。

这个新奇的小游戏,很快就能上手。不一会儿,场里就都是在玩游戏、喝酒的人了。看着一碟碟的珍奇小吃卖出去,一坛一坛的酒进入了恩客们的肚子,秀娘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厚。

靠着今天晚上众多的噱头,毫无疑问,醉云轩坐稳了北斗国蜂巢老大的地位,甚至有资本进军青楼业。

这一切,都是那个被当做男人卖进醉云轩的林宝儿带来的,不知道,她的脑袋里,怎么会有那么多新奇的玩意,真不愧是从那里出来的人。只可惜,得到她的是四皇子。秀娘看了看兴奋地和四公子蹁跹舞动的林宝儿,眸子里显出了神秘莫测的光芒。

秀娘转过眼光,看了看观众席中那个不停灌酒的白色身影,心中有一丝酸楚。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到,林宝儿被卖过来时,恰恰碰上四皇子来醉云轩。然而,若不是四皇子奇怪的举动,自己也不会知道她就是所有皇子正在找的人。

那个地方,实在是太神秘了,太强大了!强大到自己根本就不敢去抗衡。秀娘不由得垂下眼眸,眸子里闪过一丝杀意,否则,主公得不到的,我绝不会让她还存在这个世界上。

秀娘怎么了?林宝儿疑惑地看了看低头沉思的秀娘。该进行下一个步骤了,秀娘怎么还在发呆。下面的顾客正是酒酣耳热之时,正是推出下一个节目的最好良机。若是早了,酒劲不够,银子没赚够,等会恩客们叫价时过于清醒,价位喊不上去。要是再喝下去,就都高了,说不定财神爷就会倒了下去,下一个节目,能不能有清醒的人叫价都难说。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