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26章 银票

第26章 银票

“秀娘,秀娘!”林宝儿不由得轻声提醒。

“哦,哦……”秀娘慌乱地抬起头来,瞬间恢复镇静的样子。秀娘的慌乱虽然是转瞬即逝,林宝儿却注意到了。莫非,今天的舞会会有状况发生?

除了林宝儿了,台下也有三个人看到了这一幕,只是,不知道面具之下的脸,是什么样的表情。

“各位爷,夜已经深了。接下来,便是今天晚上的重头戏了——现在开始竞价。谁有幸拔得头筹,今晚,亦涵公子就是他的了!”在座的都是醉云轩的常客了,规矩都懂。秀娘没有啰嗦,直接道出了接下来的节目。

“秀娘,你就快点说吧,怎么个竞价法?亦涵公子的**,我等了快一年了。”秀娘的话刚一落音,立刻就有一个清俊的男人喊了起来。

那男人面上没有一丝红晕,看来,酒喝得并不多。他今晚来醉云轩,一心为的是亦涵了。

其余的牲口们也停下了手中的酒杯,看向了舞台。就算有些个自知竞价无望,想要继续玩大话色盅的人,也被身旁的相公软语劝下来。

“直接喊价,价高者得。起价为一万两。出价最高者交清银票,便可以领走亦涵公子。”秀娘微笑着说道,看了看亦涵。

没有人有异议,被称为第一公子的亦涵,这个起价一点也不算高。

重新换了火红古装的亦涵,斜斜拿了个琵琶,轻轻拨动起来。白嫩妖娆的面孔隐在琵琶后面,更让下面的牲口们心急若焚。

其余三公子和林宝儿都已经退到了后台,毕竟现在的时间,完全属于亦涵了。

叮咚的琵琶声响起,是一首优美的《琵琶语》。想象着亦涵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俏模样,林宝儿绽开红唇,开心地笑着。今晚,亦涵肯定能够卖得一个好价。谁也不会想到,亦涵已经被自己吃了。好在,男人没有那层膜。这么绝美的男人,自己能够第一个吃到,真是幸福啊。

欢笑声,已成了昨日的记忆。红颜已老不如昔,空自悲戚。这一声叹息,是人间多少的哀怨。弹尽千年的孤寂,独自叹息。

弹尽千年的孤寂,独自叹息。

琵琶是亦涵所有的技艺中最出色的。一首《琵琶语》,没有演唱,仅仅是靠着乐调,便能够表现出其中所有的悲戚,似乎,亦涵那绝美的人儿,在向各位诉说着红颜易老的担忧;似乎,亦涵已经敞开了一切,只等着拯救自己的真命天子。

无论他们有没有听懂,琵琶曲里的空灵、哀婉已经感染到了台下的牲口们,让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掏出银子,让第一公子——亦涵开怀。

“我出五万两。”那个清俊的男人直接喊出了天价,看来,他对亦涵是志在必得。

这个价位,让众位牲口们一阵哗然,不少人泄气地捶起了小几。这个价,已经让许多人失去了竞价的勇气。

“我出六万两!这位少爷不是看低了我们的亦涵公子么?就那寒衣公子的价位,都到了五万两,你居然喊出同样的价位来。”这位,却是一个女人的嗓音。林宝儿一直以为,来醉云轩的女嫖客,看中的一般会是彦羽和希沛,没想到,居然有女人如此喜欢亦涵。

不过,那女人嘴中却似乎有些贬低寒衣,却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

“我出七万两。那位夫人说得不错,再此我向寒衣公子赔罪。”那清俊男人双手抱拳,恭恭敬敬朝着亦涵作了个大揖。

“我出八万!”清脆的女音干脆地喊道。

“八万一千两!”清俊男人抹了抹汗,不再一万一万地加。

在后台的林宝儿已经笑得双眼眯成了小缝,小小嘴儿,居然裂到了耳根。

“再笑,再笑嘴巴就裂了!”长歌打趣道,欣赏地看着林宝儿,左眼里有不明的亮光。

“嗨,你不知道,这价钱还得继续往上涨,你没看到,那女人一直都很轻松么?我原本就怕没有人哄价,没想到,哈哈……现在不担心了。银票啊,银票啊,我已经看到银票在跟我招手了呢!”

“都是你该得的。这一个月,你费了很多神,又瘦了。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那么多新奇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我居然都是头一次听说。”

“咳咳……”林宝儿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些新奇的想法啊,是现代人都会有,可是能告诉他实情吗?

“只是可惜,一个月已经过去了呢!”长歌低下头,有些黯然。一直都喜欢独来独往,现在,似乎变了。

“那个……那个……听,竞价已经到了十万两了!”林宝儿岔开话题,欣喜地说道。

已经隐隐感觉到了长歌的情意,林宝儿知道,他才是两辈子加起来,第一个真正喜欢自己的人。二皇子,甚至和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四皇子,彦羽,希沛,都不喜欢自己。林宝儿不傻,知道这些都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可是,长歌……不是嫌弃他的相貌,而是真正的爱情到来时,她反倒是心怯了,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是呀,十万两了!”长歌有些失落,难道,连她都不能免俗吗,也嫌弃了自己的容貌?

“十万一千两!”清俊男子怨恨地看了看抬价的女人,已经是汗如雨下。

“十一万!”还是那位女人。众多牲口们看着她,眼睛里都是猜疑。到底是谁,居然如此财大气粗。

“十一万一千两!再多,我也拿不出了!”清俊男子擦了擦脖子上的汗,愤愤说道。

“既然如此,我就不为难你了。我不叫价了。”女子轻笑,看也不看那男子。

“还有没有人出更多?”秀娘问道。

台下鸦雀无声,面面相觑。为一个男伶出那么多银子,即便是高官富甲也是不舍得。就算是京城,出了清俊男子那么一个冤大头,再难找出另外一个。

“既然没有人竞价,那么只要交了银票,今晚,亦涵公子就是属于你的了。”秀娘脸上大放光彩,声音也不由的拔高了。

居然是以十一万一千两的天价成交,林宝儿乐得嘴都歪了。原本以为,十万已经是上限了,不可能再涨了,没想到有了那位女菩萨,价位能到这个数。真是大发了啊。就算是得到一半,也可以让她豆浆买两碗,喝一碗扔一碗了。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