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39章 口臭

第39章 口臭

美人娘亲,美人娘亲!林宝儿摸着头,竭力回忆着那天的情况。对了,那个武功出神入化的希沛!林宝儿心里突然起了不好的预感。

“亦涵,我娘有没有去找希沛?”

“小奴一直在醉云轩,并未听说此事!”亦涵稍稍思索了一会儿,低眉敛眼答道。

“以娘亲和希沛的武功,只怕见过面了别人也无从得知。不行,亦涵,我要回醉云轩一趟。”心中的不详预感越来越强烈,想到美人娘亲那日凝重的神情,想到希沛出神入化的武功,林宝儿顾不得思考再多,沉声喊道:“含星,随我回醉云轩一趟。”

把宫中的事情交给亦涵暂时处理,又抓了一把银票塞在怀里。看了看含星,由着含星抱着自己而去。

舒适地躺在含星怀里,林宝儿涎水直流,暗下决心,以后就不学武功了,高来高去的活儿可以完全交给含星,自己只管享受无数次的亲密接触就行。

飞到有人迹处,影子隐到了黑暗中,由着林宝儿自行走到醉云轩。直至到达醉云轩,天已经黑了,在朦胧的灯火中,京城呈现出纸醉金迷的颓靡气息来。

摸了摸怀里坚挺的银票,林宝儿迈开大步昂首挺胸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醉云轩的大门。

看到林宝儿,秀娘一怔,眼中划过诧异的光芒,却瞬间恢复过来,给一个戴着青皮小帽的小厮使了个眼色。

“哟,是林姑娘来了。”秀娘迎了出来,恢复了老鸨子热情精明的形象,眯着眼儿,一个劲儿地冲着林宝儿飞媚眼。

“哟,是秀娘呀!”林宝儿学着秀娘的口吻、神情,回敬了个让人鸡皮疙瘩直往地上掉的媚眼,随即脸色一沉,冷冷地说道,“秀娘,你如此说,莫非你主子他已经剥夺了我做醉云轩东家的权利?”

“王妃,奴婢绝无此意!王妃,饶了奴婢的贱命。求王妃不要把此事告诉四皇子!”秀娘眸子里寒光一闪,突然跪下来不停地磕头。

夜晚,醉云轩的门口客流量那绝对是一个多,即便是出了亦涵那件事情,也不例外。秀娘这么一跪、一嚷,只怕明天,全京城的人都会知道这醉云轩是四皇子的产业,而来逛蜂巢的林宝儿则是王妃了。

这一出,到底是二皇子授意,还是四皇子的意思?看着身旁指指点点的人,以及秀娘那实打实的磕头,林宝儿冷哼一声,自行进去找希沛。

自从那日被希沛“虐待”了后,林宝儿是尽量避着希沛,因此,还是第一次来希沛居。

“这位夫人,请这边屋内等候,小的前去禀报希沛公子!”一个面生的龟奴瞅见林宝儿,忙伸手拦住她。

林宝儿冷眼看了看那龟奴,见他低眉顺眼的,却不卑不亢,举止颇有一番雅致之感。

莫非,现今希沛成了第一号,居然有这么特殊的待遇!就连亦涵,也不曾派个人在外面拦住客人。

林宝儿心中猜度,却不言语,随着那龟奴进了一间普通的客房。普通的红漆木质家具,室内只有一架简单的牙床,一个方桌,四条凳子。还真是……简陋的屋子。

林宝儿坐在桌子前,心中有些忐忑不安,既担心美人娘亲,又对希沛有一种深深的恐惧。那天,真的很疼,没有丝毫快乐的感觉!

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那龟奴推开门进来,说道:“夫人,非常抱歉,希沛公子今日不愿见客,还请夫人另择人选!”

什么,不见客?林宝儿知道,神级公子都有自行选择恩客的权利,可是希沛竟然是人都不看,直接下了逐客令,难道,他真的对美人娘亲做了什么?

“好的,有劳了。”林宝儿强压着内心的怒气,甜美地笑着,轻移身躯,不着痕迹地伸出手来,打赏了那龟奴一小块碎银子。

小龟奴拿过银子,闷哼一声,翻着白眼,晃晃悠悠地倒了下去,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你……”

“你什么你?”林宝儿拍着小手,吐了吐丁香小舌,对着含星展颜一笑,“谢谢你!”

含星羞赧地低下了头,轻声说道:“小心!”

“我会小心的!”听到含星满含深情的两个字,林宝儿只觉得心里甜蜜蜜的,似乎天也高了,空气也新鲜了,花儿也开放了,面前的困难,都不成问题了!

穿过游回走廊,便是希沛居。千想万想,林宝儿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希沛居里是这么一番景象。

独立的小院落内,映入眼帘的是姹紫嫣红鲜花怒放,各类常见罕见的花儿,五颜六色,竞相绽放。满满的一院子,居然成了花的海洋,只怕,御花园也不过如此了。

走在落红缤纷的花径上,阵阵香气扑鼻而来,林宝儿暗自思忖,希沛果真是个自恋狂,养了那么一院子花,难怪在做那事儿之前,也要吹笛助兴。

看着朱漆细细刷就的大门,林宝儿深吸一口气,伸出柔若无骨的小手,待要推门,却见那门吱吱呀呀自动往两边推开。

抬起头,看到屋内的情景,林宝儿深吸一口气,在深吸一口气,还是控制不住内心的震撼,只觉得,心脏都要完全纠结起来,多吸一口气都是难的。

满屋子的珠光宝气,斗大的夜明珠,白玉柱上镶嵌的一颗颗蓝宝石、绿宝石、猫眼石,纯金打制的各类器具,翠玉屏风山叮啷作响的各种金银细细打制的小器物。这哪里还是屋子,这简直就是一个藏宝库!

各样宝贝五光十色,散发出耀眼的光芒!就是皇宫,也不可能如此奢华;就是四皇子,也没有能力给蜂巢的一个公子配置这么昂贵的屋子!

看到这一屋子的琳琅宝贝,林宝儿忽然想起西方传说中的龙,那种对发光的东西有特殊嗜好的生物,那种一生都在收藏宝石的生物!或许,只有龙,才能在漫长的一生中收集到那么多的宝物。

“丑陋不堪的女人,你找我?”希沛执起银笛,勾了勾林宝儿尖削的下巴,慵懒地说道。

“你是西方的龙?”林宝儿看着屋内的希沛,困难地咽了咽口水,干巴巴地问道。龙,肯定是龙,才会那般自恋狂傲又脾气古怪!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