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40章 寒光

第40章 寒光

“你,怎么把我和那种下等的的东西相比?”希沛收回银笛,微眯狭长的双眸,不悦地说道。

不是龙?不是龙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宝物?林宝儿很大双眼,细细打量希沛,却见他穿着丝绸织就的华美流泻长袍,火红的长袍上绣了一朵朵金色的梅花,竟有一种浑然天成的华贵霸气。然而,狭长的双眸,挺直而秀气的鼻梁,柔和的红唇,温文尔雅的姿态,又有一种不沾红尘的脱俗气质。出尘脱俗的王者霸气?不知道为什么,如此不相干的两种气质却在希沛身上完美地结合起来。希沛,到底是什么人?

“希沛,我今日找你,是想问,有没有一个看起来将近三十岁的绝美女人来找过你?”林宝儿敛下双眸,轻声问道,“她比亦涵看起来还美。”

美人娘亲那样的美女,放在哪里都是人群注目的焦点,只要见过一面,绝对是忘不了的。

“你是说那只可怜的小蚂蚁?”希沛扬了扬下巴,优雅地说道,“她来过!”

就是在美人娘亲面前,他也是那般的不可理喻!这种变态的清高自傲,实在让人厌恶。

林宝儿白了希沛一眼,厌恶地说道:“收起你那变态的自尊自傲!你既然让我进来了,想必不会不回答我的问题的!你把我娘怎么了?”

“那只可怜的小蝼蚁,居然来敢来试探我!”希沛冷冷地说道,脸上却依旧是雅致无比的柔和笑容,只是,笑意却半分都没有到达眼底。

“所以……”银笛再一次勾上林宝儿的下巴,希沛低下头来,定定地看着林宝儿,一字一顿缓慢地说道,“所以……我便……”

随着希沛嘴里的字一个一个吐出来,林宝儿的脸慢慢地变得惨白,心中的怒火也越燃越烈。她一把掀开银笛,对着希沛,一个耳光就扇了上去。

“啪——”的一声,在安静的屋子清脆无比,引起袅袅的回音。

“丑陋的女人,你敢对我动手?”希沛白玉般修长的手指捂上脸庞那红肿处,全身散发出冷冽的气息,微眯着的狭长眼眸,跳跃着寒光,乜斜盯着林宝儿。

“因为你嘴臭,还敢对着我的鼻子说话!熏死了,熏死了!”林宝儿耸着鼻子,抿着小唇,小手不停地扇着,鄙弃地说道。

只是,那心却沉到了谷底,身子控制不住地想要发抖,小脚儿不自主地往后蹭。就算是十个这样的自己,希沛想要捻死,也只是伸伸指头的事。

“我嘴臭?你说我嘴臭?”希沛的连由黑变红,又由红变白,糁人的怒气也慢慢地变成哀怨,眼眶里,似乎还蒙上了雾气。

看到希沛的脸就像开了染坊,林宝儿紧紧攥着纯银打制的桌沿,一步一步往后蹭。

“停下!”希沛悲愤地喝道,林宝儿又一次发现,希沛什么都没有做,自己却动不了了。看到希沛的脸越来越接近,在眼前放大,林宝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却无计可施。

“你再闻闻,我的嘴怎么会臭?我每天至少三次用青盐漱口,用龙井茶润口,只要吃了食物,肯定漱口,我的嘴怎么可能臭?你再闻闻——”希沛慌张地说着,低下头来,软唇贴着林宝儿的翘鼻,轻轻哈了一口气。

热热的哈气扑鼻而来,如空谷幽兰一般的淡香萦萦绕绕。双眼皮大眼睛灵光一闪,林宝儿皱了皱鼻子,斜斜地瞟了希沛一眼,鄙弃地说道:“把你的嘴巴拿开,臭死我了!”

“真的很臭?”希沛愁眉苦脸地看着林宝儿。

“嗯嗯!”林宝儿认真地点了点头,怜悯地看着希沛。

希沛哀怨地瞅了林宝儿一眼,执起桌上的雕龙镂空暖玉茶壶,便往外跑。

“噗噗——”屋外,漱口的吐水声音传来,林宝儿的嘴角不自禁地上翘,该死的希沛,原来,你的软肋在这里啊。以后,看你还怎么在老娘面前高傲!

“咚咚咚——”希沛快步跑进来,依旧在林宝儿面前哈了一口气,表情哀怨而又慌张。

“还臭吗?还臭吗?”

“嗯!”林宝儿点了点头,得意地看着希沛的脸愈加惨白,翘着小下巴说道,“我有办法让你的口气变得清新!”

“快说,快点告诉我!”希沛惊喜地催促道,修长的双手紧紧地攫住林宝儿瘦削的双肩,过于兴奋的脸颊上飞出两朵红云。

“把你的手拿开!”林宝儿冷冷地命令,眸子不屑地瞥了瞥希沛的双手。可是,内心却已经乐开了怀!原来,高傲的希沛竟然是这般不禁忽悠哇!

“好……好的。你快说!”希沛怯怯地缩回手,眸子湿湿的,如鸽子眼睛一般,希求地看着林宝儿。

“你先说,你把我娘怎么样了?”林宝儿凛冽地看着希沛,目光象刀一般。

“丑女人!你有什么资本和我谈条件?”或许是林宝儿的目光激怒了他,希沛抛弃了优雅,咆哮道。

“那么……就让你的口臭进行到底吧!当然,你还可以杀了我,那样只要你小心点,别人就闻不到你的口臭了。不过,你以后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千万不要和别人近距离接触哦,尤其是你那些恩客!”象希沛这么变态的人,此时不虐还等何时?林宝儿哧哧冷笑,慢慢地、缓缓地、恶毒地说道。

“她没有死,不过是受了重伤。”希沛希沛沮丧地说道,“你知道,卑微的人来挑战我的权威,我留了她一条性命,已经是额外开恩了。要不是她还算个艺术品,我直接就让她消失了!”

希沛这般自恋得有些变态的人,想是不会骗人的。既然这样,美人娘亲只是受了伤,为什么不回梨花宫呢?林宝儿低下头,细细揣摩希沛的话,依旧是想不出所以然来。

“我这里有一种非常好的漱口器物,可以完全清洁口腔杂质,还你清新口气!不过……”看着希沛强忍怒气,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暴露出来,林宝儿觉得心里惬意无比,“你先把我放开,找到我娘后,我自然会给你。”

“好!”希沛紧攥双手,强作优雅,缓缓地笑道,“我也会帮你找到你娘的,只是,记住你所答应我的!”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