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41章 血案

第41章 血案

“没问题!”林宝儿轻扬下巴,轻快地说道。她随意地晃晃胳膊蹬蹬腿,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动弹了。

“那么,再见!”学着电视里面的成熟女人,林宝儿优雅地挥了挥手,轻绽红唇,吐出四个字,轻笑着飘然而去。

“等等!”希沛出声阻止,待到林宝儿优雅地回头、媚笑,才说道,“希沛居的布置,不要说出去,否则,我定要了你的命!”

“我自然知道!”林宝儿斜着眼,鄙弃地看了看希沛,回过头,昂首挺胸,继续踢蹬着小腿往外走。

美人娘亲受伤了,到底会去哪里呢?出了希沛居,林宝儿才泄了气,垂头丧气地慢慢踱着步子,低头沉思。不期然却撞到了一堵墙,摸一摸,软软的,又很结实,手感不错!肯定是位美男,要是平时,林宝儿就故作不知,上下其手了,可是今日哪里有心情!

往左走,墙往左移,往右走,墙往右移。哪个不长眼的?林宝儿抬起头来,却发现一双稍带忧伤却满含情意的眸子。

“二皇子?”林宝儿待要张口,却被一双柔软的大手捂住了口。

“宝儿,你没有事,太好了!”北斗辰深情的双眸略带一丝湿漉漉的光芒,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把林宝儿瞧了个遍。

那眼神,足可以媲美220千伏高压电塔,把林宝儿电得鸡皮疙瘩、皮脂头屑直往地上掉,那身子似乎也不是自己的了,抖筛似的颤抖个不停。

“宝儿,你可知道,看到你被灰衣人掠去,我的心都要碎了。我真恨自己,为什么武功不高,打不过那灰衣人!我每个晚上都要来醉云轩看看,你回来了没有。宝儿,答应我,再也不要离开我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那深情的双眸,那微微皱起的眉头之间的“川”字,天呐,这哪里是220千伏,明明是500千伏的高压电塔嘛!二皇子,还真是不恶心死人不罢休啊!

林宝儿颤抖着手,轻轻拨开唇边二皇子的手,娇媚地说道:“心脏碎了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呢?是嘎嘎,还是嘎吱嘎吱,还是吱儿——呢?菊萝苑的大东家,莫非菊萝苑的公子们味儿不够劲,您要来醉云轩爽快爽快?”

“宝儿,我绝对没有把你当做烟花女子看待的意思。或许我的表达方式不对,可是我是真心的!”

晕死!林宝儿咬了咬舌头,这倒好,把自己说成烟花女子了!二皇子啊二皇子,你的戏演得的确不错,我曾经还看着你孤寂的身影自责过呢!可是,你没有个好奴才啊,那秀娘,每次都做得那么明目张胆的。对于你的偶遇、每晚守候,谁相信啊。

“可是,辰公子,我已经有相公了,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我可是堂堂的王妃!”耐心真的耗尽了,林宝儿利索地说道,只希望以后和二皇子的“偶遇”能够少一些。那500千伏的电压,稍不留神可就送了命。

“宝儿……”依旧是那略带忧伤的深情,再加上一点点的痛心疾首,“我没有想到,四弟为了得到你,会使出那么龌龊的方式。我承认,秀娘是我的人,可是她却不能抗拒四弟的命令。宝儿,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宝儿!”二皇子摆正林宝儿的身姿,眸子里划过一道寒光,“今晚秀娘那一通话,绝对一个字都不会泄露出去,相信我!”

一个晚上,京城居然连起九场血案!丝绸商曹奕、从六品翰林院修撰秦玉、二皇子陪读通政司副使孔大人独子孔宁皓、兵部副都统施艺南侄儿魏成……

九个人,涉及文武官商,均在一夜之间殒命,京城人人自危。经查实,九个人都是出了醉云轩之后被杀,一刀致命,伤口均在脖颈处。尚未查出凶手!今圣上震怒,下令封查醉云轩,严办醉云轩老鸨秀娘!

二皇子的手,真快!或者是四皇子?真的没想到,那些不经意地听到秀娘那番话的人,会是这么一个结局。

在品香茗二楼的一个雅致包间里,林宝儿捧了一杯清香芬芳的碧螺春,慢慢啜饮。茶水顺食道缓缓流下,只觉得毛孔都舒展开来,丝丝香气在舌尖缭绕。

昨夜,二皇子闪着寒光的眸子久久在脑海徘徊不去,一字一句,如雷轰顶。

“今晚秀娘那一通话,绝对一个字都不会泄露出去,相信我!”

“我和四弟不一样,我若是在乎王位,先前便不会自动放弃储君之争了。我喜欢的是你,是与众不同的你、是能够策划出震撼人心的舞会的你,而不是梨花宫的你!”

秀娘那一通话,的确是一个字都不会泄露了。就是秀娘的生命,也成了大海中漂泊的小船,不知道哪日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天眼看着就黑了,怕是不会有人来了。林宝儿看着窗外的夜色弥漫,饮完最后一口茶,撑起袖子蹭了蹭唇边缓缓溢出的一丝**,起身准备走,却见着一个华服锦袍脸蛋白嫩的人走了进来。

“安乐,你丫的今天要不来,老娘直接闯进皇宫去!”林宝儿重新坐回桌前,以45度侧脸给了安乐一个白眼。

“我喝口茶先!”安乐细心地闭紧门,拐到桌旁坐下,执起紫砂茶壶,自行倒了一杯茶,一口饮尽。

“看你那牛饮的样儿,好好的碧螺春就这么被糟蹋了。碧螺春要在你肚里有灵,保佑你拉肚子!”林宝儿鄙弃地说道,伸起中止,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

“你还不是一样,那象葱白一般白皙透明的手儿生在你身上,也算是暴殄天物了!”安乐看着林宝儿滑落的衣袖里露出的一小节玉臂,反唇相讥,又倒了一杯茶,还是一口饮尽。

“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见安乐已经喘过气来,林宝儿叹了口气,幽幽地问道。

“昨晚,秀娘说出那么一番话来,不是主子的命令。若不是她自作主张,那么便是秀娘后面的人了……”安乐看了看林宝儿,沉重地说道。

秀娘后面的人便是那自愿放弃储君位置的二皇子!指使秀娘说出那么一番话来,然后来为我出头?狗P的不是为的梨花宫的小宫主。林宝儿想到这里,不禁冷笑。 你们都是我的夫41 血案地址 html/12/12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