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42章 乞丐

第42章 乞丐

“我已经把你的话带到了,主子也非常想见你。可是,发生了昨晚的事后,今儿一早,皇子们都被圣上禁足了。”似乎误解了林宝儿的冷笑,安乐嗫嚅着辩解,白皙的脸蛋,瞬间红到了耳根。

呵呵,谁想见我?想见的,只怕都是那金銮殿的高高宝座吧!林宝儿突然觉得皇家的人一个个都是那么恶心,那么可恶,谁也不配得到梨花宫的支持。

“宝儿,在安乐心中,你一直都是很亲近的人,和主子是不一样的。我说出这番话来,不是为主子辩解。只怕那日舞会之后,主子的确是对你动心了……”

“安乐!”林宝儿涨红着脸,怒斥道。对于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林宝儿总有些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或许,他要是不是皇子,她会对他死缠烂打、倒追到底。皇家的人,她不想沾染。

“安乐,你有没有在皇宫见过一个绝美的女人,或者是听谁说过,她比亦涵还美。”林宝儿自嘲地笑了笑,问道。

“比亦涵还美的人,无论是男人和女人,我都从未听说过。世界上,居然会有如此出色的人?”安乐思索了一会儿,肯定地答道。

“不要跟人提起,我问过你这么一个问题。”

只是猜测,重伤的娘亲会在皇宫。可是,这么机密的事情,安乐未必知道。

“安乐省得。另外……”安乐犹豫着说道,“亦涵和希沛不知所踪,子凌和彦羽如今都被关在天牢。主子的心血,没了!”

他的心血没了有什么可惜的,亦涵的心血也没了!醉云轩不只是四皇子敛财打听消息的渠道,亦是梨花宫在外的隐秘消息中转站。

“安乐,朝廷在封查醉云轩的时候……算了,若是可以,让你的主子照看照看子凌和彦羽。”林宝儿原本是想问希沛那一屋子夸张的珍宝,可是象希沛那样的怪人,自然是有办法转移的。

“安乐会转告给主子的。”

“另外,安乐,告诉你主子,若是想登上皇位,就不要轻信任何表象。”

林宝儿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对安乐说那一句话。难道,在自己心中,还是更倾向四皇子一些?

穿着乳白的抹胸,胸前高高挺翘,当然是有Bra的功劳。抹胸外是翠绿的的轻纱,下身是杏黄的襦裙,绑着挺翘的丫鬟髻,林宝儿走在京城的街道上,捶背揉腰,呲牙咧嘴。

悦来客栈不都是古代最好的客栈吗,这个悦来客栈的床板居然那么硬,硌得林宝儿腰酸背疼腿直抽筋。前世,因为全身可媲美床垫的肥肉膘膘,睡再硬的床,也硌伤不了筋骨。到了古代后,无论是在醉云轩,还是在梨花宫,睡的都是最好的床,更不可能伤筋动骨了。

要是,可以把隐藏在身边的含星叫出来捶背就好了。想到这,林宝儿不禁嘴角一翘,添上一抹甜甜的笑容。

继续留在京城,是想知道朝廷到底怎么处理那九条命案,不想,林宝儿在醉云轩附近来回溜达了好几圈,也没有发现朝廷派人来处理。醉云轩的朱漆大门紧紧闭着,上面是刺眼的两个交叉的封条。难道,皇帝只想这般不了了之?

二皇子杀了那九个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反正不可能真的是为了自己。秀娘是他的人,到底会怎么招供呢?难道,这是二皇子陷害四皇子的局?

醉云轩是四皇子的产业,秀娘明面上也是四皇子的人。只要秀娘一口咬定是四皇子的命令,只怕四皇子跳到太平洋也洗不清了。

该死的四皇子,他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呢?林宝儿了嘟了嘟唇,小手儿轻轻敲了敲脑袋,强迫自己不去想和四皇子有关的事情。

“小姐,小姐,行行好,施舍个吧!”

林宝儿正待迈步,却发现自己被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抓住了腿。

“小姐,你看我双脚残废,你就可怜可怜我吧!”那乞丐拿这个缺角的粗瓷碗,仰头看着林宝儿,乱蓬蓬的发间,一双浑浊的眸子透出苍老来。

林宝儿顿住脚步,上上下下地打量那乞丐,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可是,一个双腿瘸了的乞丐,什么时候见过呢?

“小姐,施舍些吧,我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见林宝儿并不急着走开,乞丐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希望,炽热地看着她。

“想要吃东西,先把你的头发掠开。”林宝儿看着乞丐,缓缓地说道。

“嗯?”乞丐一愣,眸子里闪过不解的光芒,却瞬间掩去,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惶恐。他快速地拿起拐棍和破碗,拖着瘸掉的双腿就要走。

“想跑?”林宝儿一个大步,便拦在了乞丐面前。这么惊慌,肯定是熟人!

“求求你,你饶了我吧,你已经派人打断了我的双腿,我再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你就饶过我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知道逃跑无望,那乞丐放开拐棍和破瓷碗,咚咚咚磕起头来,一会儿,额头上就布满了黑红黏稠的血。

“我没有叫人打过你,我也不会打你,我只是觉得你像一个熟人!”见那乞丐一个劲儿地磕头,语无伦次吃求饶,林宝儿只得大声喊道。

“你真的不会打我?”乞丐抬起头,激动地看着林宝儿,额头布满了脏黑的血,眼里滚出来的泪珠已经打湿了面前的乱发。

“是的,你把你的头发掀开。”林宝儿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好好,我陆仁甲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老友愿意搭救我!”陆仁甲掀开乱蓬蓬的头发,激动地说道。

“你是陆仁甲?”林宝儿疑惑地问道,语调里已经多了一丝冷酷。陆仁甲,那个把自己卖到醉云轩的人?

“是……的……”陆仁甲迟疑道,手呆滞在脏乱的脸颊旁。

的确是陆仁甲,虽然脏兮兮的,可是茅草般的络腮胡子,粗犷的五官,已经依稀可以看出他的样貌。

“陆仁甲……你说我该怎么对待你呢?”林宝儿围着陆仁甲打转,嘿嘿冷笑,眸子里闪过调皮的、坏坏的光芒。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