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44章 推倒

第44章 推倒

要么干脆来个全垒打,牵手、亲吻、那个那个一次性解决?

一抹奸诈的笑容慢慢地唇角漾开,林宝儿拉起含星的手儿,开始挪动步子,目标,当然是那咯得死人的床了!

狐狸精啊,狐狸精!看着含星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林宝儿不由得暗暗感叹,原本,只是想趁和他独处的时间,好好培养培养感情,让他那倔倔的小脾气完全成为绕指柔,没想到,自己倒是没承受住考验。

不管了,开动吧!

翠绿的轻纱落地,杏黄的襦裙落地,灰色的外袍落地,白色的亵衣亵裤落地,白色的抹胸落地,精致的白色Bra落地,白色的小裤裤落地……

北斗国,名号被用滥了的悦来客栈内,窄小的木板小床嘎吱作响,纯白的粗制帷幕轻荡摇曳,大红的俗气的被褥翻滚,两句洁白美好的身躯紧密缠绕……

笃笃笃——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在弥漫着绯色**的客房内,显得那么突兀。

“女菩萨,大老爷已经沐浴完毕,不知女菩萨还有没有别的吩咐?”门外,小二的腰弯成干虾,谦卑地问道。

室内,含星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勾魂的声音缓缓响起:“小宫主……”

“叫我宝儿,不用搭理他!”林宝儿说完,覆上了含星的唇。

“女菩萨?”门外,小二躬腰的弧度继续增大,额上渗出了紧密的汗珠。莫非,女财神的气还没有消?惨了,惨了,我还上有老下有小啊!

室内,温度继续上升,交缠的两具身上渗出了细碎的晶莹的小汗珠,蒙上了一层桃花的粉红之色。

门外,小二脸色灰败,眼皮耸搭,两目无神。他,如千年僵尸般缓缓转过身,绝望地离开。完了,完了,得罪了财神爷,掌柜的会杀了我的!

室内,两人已经随意披上衣服。林宝儿坐在含星结实的大腿上,夹了一块麻辣鱼片放到含星唇内,唇角漾开甜甜的微笑,眸子里,却划过狡黠的灵光。

“味道不错吧!”林宝儿眨了眨眼,垂涎地看着含星。粉嫩的肌肤,繁星般的眸子,真是秀色可餐的小正太哇!美男和美食,似乎美男味道更好。

“回小宫主,很好吃。”含星羞怯地答道,轻轻蠕动着唇儿,尚未散去红晕的脸庞,桃色愈加浓厚。

一顿饭,在你送我往、互相夹菜、温情蜜意中,足足吃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结束。

林宝儿借着帮助消化为名,在含星那娇嫩的小肚皮上揩了一盏茶时间的油,才让早就化为绕指柔的含星隐到暗处。

虽然不舍得让含星一直在暗中生活,可是没有办法啊,堂堂的梨花宫小宫主,没有暗卫保护,也说不过去。

唤小二来把残羹冷炙收拾了,万念俱灰的小二才结结巴巴地说道:“女……女菩萨,大……老爷沐浴好了,在……在屋里等着呢!”

“呀!”林宝儿轻呼一声,这才想起陆仁甲来,撒开腿就跑。目瞪口呆的小二,将将见着一个身影。

原来,女菩萨是深藏不露的高人哇!小二愈加后悔自己得罪那瘸腿大叔了。

门都不敲,林宝儿直直地闯了进去,却见陆仁甲拖着腿躺在**,不知道小二是用什么材料洗的,把又脏又老黑乎乎乱糟糟的陆仁甲居然足足洗少了十岁。乱糟糟的长发胡须已经捋顺,露出粗犷却洁净的脸庞,额头上磕出来的伤口结了细痂。身上那破布片一般的衣服也换了常见的青布长衫。

“恩人,大恩大德我陆仁甲没齿难忘!”陆仁甲见着林宝儿,眸子里精光闪过,却瞬间平复下来。他拖着瘸腿,便挣扎着要摔下来。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上,林宝儿忙伸出手来,拉住陆仁甲。

也没见着自己怎么锻炼,手劲倒是涨了不少。林宝儿见自己居然能轻松地拉起陆仁甲,不由得暗自揣测。

“陆仁甲,你看你,真是的,不知道尊重他人的劳动成果。小二把你洗得这么干干净净白白胖胖的,他容易吗他?就算是地上比**舒服,你也不应该贪图舒服就往地上躺啊。”

“我……我只是想……”

“小二……”林宝儿扬声喊道,打断陆仁甲的话。违心的效忠,她才不要听!

“哎、哎……女菩萨有什么吩咐?”小二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点头哈腰。如今的林宝儿不只是多金,连武功也显得高不可测,小二哪里敢得罪。

“一桌好酒菜,一定要最好的。不要太着急,味道最重要,叫你们的厨师细细地慢慢地给我做出最好的佳肴。要是我大叔觉得不好吃,小心我不给银子。记得,慢工出细活,要慢慢地、慢慢地啊——”

“小的明白!”小二把腰弯成直角,恭敬地鞠了鞠躬,拿起小白帕子,擦了擦后颈的汗。

看到小二拐过木楼梯,噔噔地下楼,林宝儿四顾无人,轻轻一笑,带上门,坐在桌前,保持着蒙娜丽莎般神秘的笑容,定定地看着陆仁甲,不开口。

想到厨师正在慢慢地做着美味佳肴,陆仁甲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方才要效忠,她却打断,这会儿却沉默不语,那笑容,奸诈得让陆仁甲这样的老江湖也心里发毛,不禁低下了头。

“咕儿……咕儿……”越是想到美食,陆仁甲越觉得肚里饿得慌,肚里空洞洞地前胸贴后背,不停地叫嚣着抗议。

肚子叫个不停,陆仁甲抬了抬头,却发现面前的小丫头依旧是坐在桌前,面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时间慢慢流逝,本着慢工出细活的旨意,小二丝毫没有上菜的迹象。面前的小丫头愣是一点点的变化都没有,陆仁甲暗暗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再一次看走了眼,小丫头,绝对不是表面看的那样简单。大丈夫能屈能伸,投降也没什么打紧的。

“恩人的救命之恩,陆仁甲便是送上这条小命也报答不了。恩人但有吩咐,陆仁甲万死不辞。”陆仁甲垂首,语气里已经有了恭敬之意。

这才差不多,林宝儿站起来,慢慢踱着步子。她转过背去,呲牙咧嘴,活动活动僵硬的脸部肌肉,以及僵硬的四肢。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