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45章 穿帮

第45章 穿帮

这陆仁甲要再不开口,自己就要呆成雕像了。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以后……嘿嘿……林宝儿暗自思量,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陆仁甲到底值不值一桌丰盛的菜肴。

“陆仁甲,你可知道,辛梓柏和皇家的关系?”

林宝儿突然转过身来,双手撑在桌面,俯视瘸着双腿坐在**的陆仁甲。如此一来,小小的人儿,居然也有了压迫的气息。

陆仁甲垂下双眼,只觉得面前的小丫头表情是瞬息万变,竟不知道哪个才是她的真面目。她那么关心朝廷的事情,莫非她是皇室中人?难怪四皇子会派人来……打瘸了自己的腿。

“辛梓柏是辛家嫡出的长子,辛家却是北斗国第一富豪。小的从小便在京城打听消息,却不知道辛家与皇室有何关系。似乎是从当今圣上即位开始,辛家便莫名地出现了。圣上对辛家多般照顾,甚至把一些官方才能运营的商号经营权也给了辛家。”

皇帝老儿对辛家如此照顾,又把唯一的公主莹玉公主许配给辛梓柏,婚期便是九月十五。那么匆匆忙忙的,到底为的何事?美人娘亲被希沛重伤,如今不知去向。陆仁甲讲到皇室、富商,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艳羡、害怕,也不似一般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林宝儿心中思绪万变,脸上的表情却岿然不动。心中万般翻转,却突然想起了醉云轩的一个奇特的下人。

“那么,你可知道醉云轩的婢女采珊?采花的采,珊瑚的珊。”林宝儿心中不爽,口气已经有了一丝不悦。

“采珊?小的却是不知。小的一向做着那营生,怕的是触怒那些个有权有势的人,倒不曾注意她。”陆仁甲偷偷抬头窥视林宝儿的表情,不禁缩了缩身子。

“那么曹奕、秦玉、孔宁皓、魏成……在朝廷的地位如何?”林宝儿一口气报出了血案的九个受害者的名字。

“他们不过……啊……”陆仁甲轻哼一声,圆睁双眼倒了下去。剩下的话卡在喉咙里,再也没办法说出来了。

感觉身边一阵风拂过,林宝儿惨白着脸慢慢回头,却是含星,纤长的中指和食指夹着一根明晃晃的银针。

“他们已经走了。”含星细声说道。眼神,却有一些颓败。

听得含星如此说,林宝儿才放松高耸的肩膀,嘘了一口气。不过是短短一瞬间,细嫩的脸庞上便渗满了汗珠。只差一点点,便要去跟阎王爷报道了。

“陆仁甲!”林宝儿惊呼,忙俯下身子去查看。

“他已经死了。”含星说道,“梨花宫的独门暗器一针封喉,一旦得手,便无生还之理。”

“梨花宫的暗器?梨花宫有内奸?”林宝儿细心翻看,在陆仁甲的脖颈正中找到那个微不可见的黑点。

“是的。”含星冷冷吐出两个字,明亮的眸子寒光乍现。

“含星,什么人的武功这么高,便是你也没有注意到有人暗算?”语气里面已经有了责怪之意,心慢慢地揪紧,一股怒气慢慢地涌上心头。虽然对陆仁甲没有什么感情,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在自己面前消逝,任谁也不能泰然处之。

“梨花宫的独门轻功心法,可以掩去自己的气息。若是他不出手,我也没办法发现。待他出手,我只来得及救一个人。”含星冷冷地说道。只要小宫主没受伤就够了,其余的人,不是职责所在。

又是梨花宫的轻功心法!看来,这内奸挺不简单呢!一簇怒火在眼中绽现,若是内奸不除,这么神出鬼没的轻功,只怕是再多几个含星也保护不了自己。

“葬了他,回宫!”林宝儿轻抿双唇,说道。

午后的悦来客栈内,小二一如既往地招呼客人。由于并不是饭点,一楼的大厅,三三两两坐着几个人在进食。一切,都显得那么安详和谐。谁也不知道,楼上一间客房内曾经有高手光临;谁也不知道,一条生命已经在此地消失。

斜斜地倚在马车的门框上,林宝儿看着轻甩鞭子沉默不语的含星,心中有些黯然。

马儿笃笃地跑着,四蹄有力地踏在草地上。既然梨花宫已经出了内奸,去梨花宫的路线也就不再是秘密。到底是谁背叛了梨花宫?梨花宫的宫众全部是收养的孤儿,怎么会和宫外的人有了关系。

“含星,娘亲会不会……已经出事了?”林宝儿迟疑地问道,看着含星扬起手儿,鞭子轻轻甩在骏马身上。

“不会的。除了希沛,我从未见过有人比宫主武功高。”含星顿了顿,肯定地说道。

“那为什么会有人来暗杀我。如果不是娘亲出事,就算是皇宫,也没有人有这个胆子吧。”

越想越觉得美人娘亲已经被害了,似乎从自己来找这个世界以后,梨花宫和皇宫的平衡在慢慢打破,风雨欲来风满楼。

可是,含星的语气是那么肯定!或许,美人娘亲正在准备对付即将到来的风雨呢!

“其实……已经有人暗杀过你!”含星想了想,说道。

其实?难道说的就是湖里溺水那一次?看着含星弯腰的弧度,林宝儿突然想起一件自己从来没有在意过却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含星,你有没有觉得上次被暗杀后,我变了很多?”

美人娘亲可能不知道,爹爹们可能不清楚,可是……含星一直跟在自己身旁,不可能没有发现这具身体的变化。

“是的,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含星说道,“以前,你只是一个小乞丐,从不和人说话,连名字都没有。”

“这个……嘿嘿……”林宝儿尴尬地笑了笑,摸了摸鼻子,含星什么时候得到了小十六的真传,这么直白。

“你原本是不会游泳的,可是你被三皇子打落湖里的时候,却自己游了回来。”

“三皇子?”林宝儿睁大双眼,诧异地问道。难道自己已经见过三皇子了?

“就是你嘴里的大侠……”想到那个直接大胆色诱三皇子的疯丫头,虽说梨花宫的人并不把皇族放在眼里,含星还是不由得嘴角一阵抽搐。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