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46章 受伤

第46章 受伤

“天呐,那个就是三皇子。真是的,我怎么就不能不屈不饶、死缠烂打呢!皇子啊,不能吃,不能动心,揩揩油也是好的。”林宝儿一脸懊丧,呲牙咧嘴,张牙舞爪,表示自己的后悔莫及。灵动的眼睛却狡黠地虽是注意含星的反应,貌似他并没有生气。莫非,含星早就接受了自己这个赝品?

“那么大的变化,所以我禀告宫主了!”似乎了解林宝儿内心所想,含星回过头来,微笑地看着她。

“什……什么?”林宝儿面部的表情瞬间僵住,呲牙咧嘴的表情还来不及恢复。天呐,告诉我,面前微笑着的绝色正太到底是含星还是小十六?

“宫主说,梨花宫只认香味不认人。”含星俯下身子,鼻子轻触林宝儿雪白的颈部,深吸一口气,闻了闻那幽深的梨花香。

天呐,梨花宫都是一群怪胎!林宝儿活动活动嘴,收起几近脱臼的下巴,哭丧着脸问道:“美人娘亲根本不在乎身体里居住的是谁的灵魂?”

“不是不在乎,而是——穿越!”任由马儿自己跑着,含星不禁轻轻啃起那细腻的雪白肌肤来。

“穿越!”林宝儿惊呼,一蹦三尺高,幸亏没有坐在里面,没有撞到头。不过,这下巴再次面临“脱臼”是脱不了的。

话说,穿越这么时尚的词儿从含星的嘴里说出来,还真是骇人!

“宫规历史卷第一条就有说明,梨花宫第一任宫主便是穿越而来。如果……”含星注视着林宝儿,眼神炽热,“身体里的灵魂换了,那就是上天注定!”

感情梨花宫的人思想都那么超前啊!这样,可以完全放心了。林宝儿再次收拢嘴,轻启红唇:“含星,你的进步很大——”

“因为——你居然懂得主动色诱我了!哈哈……”

看着面前疑惑的黑眸,林宝儿忍不住放声大笑。我林宝儿,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上帝哥哥的补偿,我来到这里是泡帅哥的,美人娘亲不会有事,梨花宫也不会有事,一切都会好的!

美美地趴在马车里睡了一觉,林宝儿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掀开布帘,走出车舆,站在横杆上。

就像是钛合金做的机器人一般,含星赶了一晚上的马车,脸上却没有现出丝毫倦意,弓着的身躯充满了力度。不,含星比机器人还好用,机器人还要充电,含星却不需要充电加油,防风防雨防坏人,还可以掐掐摸摸满足色心。

放眼望去,那一片震撼人心的花海渐渐地拉近,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林宝儿的心还是漏停了一拍。

有些想爹爹们,想那只可恶的小蟑螂,当然,更想长歌、亦涵和后宫美男们。怕就怕,一进入花海,小强就会用它那恶心的方式表示欢迎了。

“吁……”含星拉住缰绳,停下马车,转身跳了下来。

不待含星伸出手来扶持,林宝儿精神饱满地跳了下来。两人相视一笑,携手走进花海,任由马儿拖着车在树林里吃草。

微风轻拂下,妖驿梨花簌簌作响。林宝儿觉得心情无比的好,有一种回家的满足感。小强不知道是不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居然没有来钻裤管。

走到粉色轻纱缭绕的白色正殿,许是大小宫主都不在宫里,再个梨花宫的特殊位置,也不需要守卫,宫众们各自忙去了,正殿里异常寂静。

含星依旧是习惯性地隐到暗处,林宝儿循着熟悉的游廊,逶迤前行,到了自己的左偏殿。

推开白色的院门,没有人,只见着摇曳不停的妖驿梨花以及飘忽不定的粉色轻纱。林宝儿索性猫着身子,悄悄儿地越过白玉屏风,在粉色轻纱的掩护下,蹑手蹑足地往卧房前进。

“亲爱的们,我回来了!”悦耳轻快的嗓音响起,一双葱白一般白皙透明的玉手轻轻推开门,探出一个梳着简单的丫鬟髻的头。

“大家这是怎么了,亦涵,小九儿?”林宝儿诧异地问道,满脸灿烂的笑容来不及收回,便滞在脸上。亦涵火红的身影永远都是突出的,坐在一张贵妃椅上,闭目沉思。后宫们围聚在一起,满脸忧愁。小九儿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小强,也叉开六条粉白的小腿趴在梨木小几上,触角无精打采地垂着。

“小宫主!”见到林宝儿来了,大伙慌忙转身,勉强地笑着请安。

“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宝儿大踏步走进去,扒开人群。翠竹做的小榻上,躺着的人儿不是小十六还能是谁?

只是,那天真清澈如溪水般的眼睛现在却紧紧闭着,可爱的脸庞苍白不已,那总是奶声奶气地说话的翘嘴儿也毫无血色。

“亦涵,怎么回事?好好的在梨花宫怎么会受伤?”林宝儿惨白着脸,看着小十六胸前层层紧裹渗着血色的白布。难道,梨花宫的奸细已经开始动手了?

亦涵抬起媚眼,看了看林宝儿,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小九儿,你说!”为什么都不说话,林宝儿急促地问道。

“小宫主——哇……”小九儿扑过来,搂着林宝儿,放声哭起来。

“别哭,别哭!”知道梨花宫一向安静平和,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大伙心里都不好受,林宝儿赶忙细声安慰。

“一一,你一向很沉稳,你告诉我到底是谁伤了小十六!”

“禀小宫主,昨日,小十六想玩躲猫猫了,便拉着我们一起玩。”一一担忧地看了看小十六,继续说道,“小十六总是输,总是要抓人。后来,我们便听到小十六的惨叫,跑出来便看到小十六已经昏迷了,心口还插着一把匕首。小十六一向不爱习武,因而身体脆弱得紧,一天了……还没有醒过来……”

说道后面,一一的声音已经哽咽起来。林宝儿知道,小十六一向是一一照顾的,这会,一一怕是比谁都难受。

“一一,”林宝儿柔声说道,拍了拍他的肩安慰,“是谁伤了小十六?我绝不会放过他!”

“是……”一一低下了头,踌躇了半响,说不出来。其余的人,都低下了头,就连小九儿都停止了哭泣。亦涵张了张嘴,发出悠长的叹息。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