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47章 练功

第47章 练功

“是谁?”林宝儿觉得心慢慢地揪紧,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是……”一一嗫嚅着,头越发低了下去。

“你们都不愿意说是吧?你们就这么看着小十六受伤,却不愿意说出凶手来?”林宝儿气急怒问道。

“不是那样的……”小九儿委屈地瘪了瘪嘴,说道。

“那怎么都不说?”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盛,有多少是因为小十六,有多少是害怕而又不得不去追问答案?有多少是因为那个不在场的身影?

“我说吧!”亦涵叹了叹气,“是……长歌乐师,或者是……小四儿,也可能两个都是。”

人群里,的确没有长歌和小四儿。

“不会是长歌!”林宝儿笃定地说道。她明知道自己这样说很偏颇,可是还是硬着头皮辩解道,“昨日午后,我也被人暗杀,用的是梨花宫的独门武功,肯定是梨花宫出了内奸。长歌他并不会梨花宫的武功。”

长歌不会这么做的,长歌绝对不会,林宝儿在内心极力劝慰自己。如世外高人一般的长歌,能够舍去生命护住自己的长歌,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可是,如果是小四儿,一一他们又如何能接受?

“待小十六醒来,一切便明了了。”听到林宝儿如此说,亦涵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低声说道。

一瞬间,室内无人说话,静谧异常,气流也停滞不动,压抑的气氛让人呼吸也急促起来。林宝儿呆立在那里,只觉得脸上火烧烧地难受。

“女儿,你进来!”内室传来沉稳的嗓音,“亦涵也进来吧!”

闻言,林宝儿难受地望了望众人,跺了跺脚,绕过屏障,掀开门帘,走了进去。亦涵亦步亦趋跟在身后。

颔首沉思的中年美男坐在檀木椅上,左手里端着一杯妖驿梨花茶,眉头深深皱起。

“旭爹爹!”林宝儿轻呼,小唇儿瞬间垮下,大滴的泪珠滚落下来,滑过洁白细腻的脸颊。

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么多,美人娘亲又失踪了,还刚接触梨花宫便要独自面对那么多玄机莫测的事情。担心美人娘亲,害怕内奸是自己亲密的人。就算是强迫,也无法让心情轻松起来。乍然看到旭爹爹,似乎找到了支撑,终于哭了出来。

“来来来,坐我身边。亦涵也坐下吧。”旭爹爹招手,温和地说道。

林宝儿用袖子胡乱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珠,依言坐在旭爹爹身边。亦涵却立在一旁,并不坐下。

“旭爹爹,你说娘亲到底去哪里了?所有的事情,是不是都是朝廷做的?”林宝儿仰着头,眼角通红,巴巴地看着旭爹爹。

“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可是我相信她不会出事的。她肯定在一个地方看着事情的进展,看着自己的女儿去面对这些事情,开心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变得成熟。”旭爹爹温柔地看着林宝儿,柔和地说道,面上柔光焕发,尽是对美人娘亲的信服。

“嗯。”林宝儿吸了吸鼻子,心里好受多了。含星说美人娘亲没事,旭爹爹也说美人娘亲没事,美人娘亲肯定会好好的。

“事情,亦涵都跟我说了。梨花宫可能安静得太久了,我们这些老骨头都快发霉喽。除了你旻爹爹,其余的人都闲得太久了。”旭爹爹伸出手来,揉了揉林宝儿的秀发,继续说道,“你先什么都不要管,不久就是莹玉公主的婚期,到时候朝廷会送喜帖来的。在那之前,你先练好武功。另外,其余的老家伙也会从你的后宫中选好继承人……”

“旭爹爹!”林宝儿打断他,话儿怎么越来越不对劲了,听旭爹爹的意思,是他们要撒手不管了?事情越复杂,他们越加要推卸一切?

“旭爹爹,你们可不能不管我啊,再说,我从小就没有习过武,现在才开始,怎么可能练好呢?”不会全部抛下我,让我做孤家寡人吧!

“你出生不久就被你娘打通了你的任督二脉,从小便能汲取天地之灵气。而且……”旭爹爹晃了晃左手里的茶碗,“这妖驿梨花茶可是增加内力的良药,你喝了不少吧。”

林宝儿惭愧地垂下头来,的确喝了不少。妖驿梨花味道不错,那些日子,渴了把它当水喝;不渴就把它当饮料喝,整天不离手的。

“从今天起,你就住在藏书阁练武吧,亦涵会陪着你的。”

“不要,不要哇!”见旭爹爹似乎要起身,林宝儿忙拉住他的衣襟。

“不要?那亦涵就留下吧,你自己住在藏书阁,也好专心些!”旭爹爹脸上划过一丝笑意,好看的眼睛弯起来。

“不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我还是住在左偏殿好了。小十六现在还是昏迷不醒,我担心他呢!要不,把小十六也搬到藏书阁去,一一他们也过去,好照顾小十六。”鬼才愿意一个人住在藏书阁呢,多阴森,多无聊啊。亦涵一个人哪里够,大伙全部过去才热闹。

“小十六的伤并未伤及心口,只是身子弱,好好修养,马上就会醒了,你不用担心!”不顾及林宝儿拉着他的衣襟,旭爹爹望着门帘说道。

“可是,我想让他醒来就能看到我,我还要知道到底是谁伤了他!”天呐,旭爹爹绝对是故意的。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你暂且不要出宫,先把武功练好。或许,过段日子我们便会换个地方隐居。梨花宫,就完全交在你手里了,不要让你娘亲失望呀!”

“亦涵,带小宫主去藏书阁!”旭爹爹抢过衣襟,潇洒地走了,徒留林宝儿目瞪口呆地立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爹爹们不但撒手不管,还准备抛下整个梨花宫?难道,要任由朝廷灭了梨花宫?我,怎么可能支撑起梨花宫?

“啊啊啊啊啊……”旭爹爹走了半晌,林宝儿才缓过神来,发出绵远流长惨绝人寰的惨叫。

一丝缓解的机会都没有,林宝儿在又呆又愣又疯狂间,被亦涵拎到了藏书阁。

“亦……亦涵,我以后就是住这里?”林宝儿的脸愈加白了,和粉刷过的墙壁有得一拼。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