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48章 牙膏

第48章 牙膏

“回小宫主,是的。”亦涵绝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点了点头。

“嗷……旭爹爹,我可是你绝无仅有唯此一家空前绝后死了就不会再有另外一个的女儿啊,你舍得?你居然舍得让我在这里住半个月?”野兽般的嚎叫在藏书阁响起,林宝儿四面环顾自己即将住半个月的地方。

看看,看看,简陋的卧房,一张小木桌,一个小木床,便是所有家具。木桌小得只够放两盘菜,还得是小号的。木**铺了薄薄的一层粗布垫子,下面放颗豌豆,谁都能当公主了。用手拍一拍,咚咚作响。床没事,手却红肿起来了。旭爹爹啊,你真狠!居然舍得让自己唯一的女儿住在这么简陋的地方。

“旭爹爹,你回来,你回来嘛!女儿想死你了!”看着干净得老鼠蟑螂都不屑于来的卧房,林宝儿欲哭无泪啊捶胸顿足啊!比起来,悦来客栈的床板算是豪华级的了。

“旭执事已经回右殿了,听不到。”亦涵及时说出实情,阻止林宝儿的疯狂。

“哼!”林宝儿甩给亦涵一个大大的白眼。这生疏的,好像第一次相见似的。这大实话说的,好像又是另一个小十六。鄙视你,亦涵!

毫不在意林宝儿狰狞的表情,亦涵置若罔闻,继续用公事公办的口气说道:“小宫主累了可以在外面的院落休息,但是不能离开藏书阁。”

林宝儿斜过身子,望了望窗外,院子是够大的,这“监狱”不错,有放风的地方。

“里间便是书房,宫里所有的武学秘籍都在里面。每日三餐,属下都会送过来的。属下告退!”说完,亦涵施过礼,不等林宝儿回应,便退了出去。

“旭爹爹,我强烈要求换人!”林宝儿哀嚎,亦涵实在是太过分了,换上热情似火的小九儿就好了。

万籁俱静,无人搭理,林宝儿只得认命,悻悻地推开门,看看齐聚了北斗国最高武学的地方到底有多么奇特。

并拢十指,林宝儿缓缓地推开门,蹑手蹑足地走进去。与想象中如国家图书馆一般大的规模不同,藏书房并不大,像间单人房,整洁干净,列着五排梨木做的书架,简朴大方。

按着标签所指示的,林宝儿把所有的轻功秘籍搬到卧房,一本一本翻起来。泛黄陈旧的纸张,繁体字还是竖排排版,更要从右往左看。林宝儿不由得大叹一口气,原以为梨花前辈留下的东西肯定是高科技,没想到居然是她最讨厌看的古书。

要是把所有的书看了,眼睛不累成熊猫眼才怪。好在关于轻功的秘籍还算少,林宝儿大致看了看,选出一本书来。

《御风疾》,借风疾驰,根据天地间的千变万化来调控内力的运行,是一流的轻功。不错,是风黑月高杀人夜杀人越货打家劫舍居家旅行勾引小帅哥的必备之功。

十五天,林宝儿只准备吃透这一本秘籍。又不是智商二百五的人,她可没奢想过把那屋里的武功都学会。但是,作为一个身在江湖的人,没有一流的轻功是不行的。

一流的轻功,可以最快速地逃离作案现场,最快速地逃离仇家追杀,有了一流的内功,“嗖——”一声便可以摆脱所有麻烦。

选中《御风疾》,不能不说是缘分,手抖的缘分。

之前翻开《御风疾》第一页时,林宝儿差点把这本书扔掉。第一页是一副经脉图。毫无美感的干瘪瘪的裸男身上,圈圈点点尽是穴位。让人崩溃的是,裸男的头是一个阴森的骷髅头,瞪着两个黑布隆冬的眼孔。可是,她一时手抖,翻开了第二页。

看到第二页,她再也不舍得扔下这本秘籍。美男啊,水墨美男图,水墨美男**图。乌黑的发丝,秀气的五官,出尘脱俗的气质,摆出一个个诱人的姿势,哦不,是武功招式。看到这些图,林宝儿不由得想起了冰霜美男子凌,脑海中意**出子凌练着这武功的形态来,那才是一个勾人啊!

一共十页,全部是这样的图。现在,林宝儿正盘坐在地上,一手压着书页,一手不停地擦着嘴角溢出的涎水,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紧着图页。

整整一个下午,林宝儿唯一做的事情便是看着美男图意**,忘记了练功。直到,敲门声响起,亦涵好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小宫主,属下送晚膳来了。”

林宝儿一怔,慌忙阖起书页,换个袖子蹭去尖尖的小下巴上残留的涎水。望向窗外,天已经有些暗了,她专注于美男图,居然没有察觉。

“小宫主这么勤奋练功,旭大人一定会很欣慰的。”

亦涵推开门,细白的右手中提着一个纯白的食盒,看了看林宝儿手中的书,若有所知地说道。

“是啊,是啊,这御风疾很不错哇,一流轻功,一流轻功。”林宝儿笑了笑,尴尬地说道。

“用晚膳吧!”

亦涵打开食盒,拿出里面的膳食。

“什么?我晚膳就吃这个?”

看到亦涵端出来的食物,林宝儿再一次觉得暗无天日天旋地转。一茶壶的妖驿梨花茶,一小碗米饭,一小碟素炒妖驿梨树叶子。

“这是旭大人吩咐的。旭大人说小宫主练功辛苦,茶可以增加内力,菜有助于小宫主疏通筋道。”

“好吧。”既然是旭爹爹吩咐的,林宝儿只得认命,就着看不出半点油星的菜吃起饭来。

“好苦!”林宝儿长大嘴,皱着眉头指了指嘴里的菜。这是菜吗?又苦又涩!

“这是辅助练功的绝佳事物。”亦涵敛眉,轻声说道。

“我吃!”林宝儿悲愤地闭上嘴,用力地咀嚼,把菜叶子当作可恶的亦涵,嚼他个粉身碎骨。

好不容易才结束这顿比斋饭还不如的进食,林宝儿的唇已经苦涩地失去了知觉。好在茶还不错,有一丝酸溜溜的甜。

亦涵点上一盏宫纱灯笼,挂在墙上,收拾好碗筷就要告退。

林宝儿张了张嘴,咽下心中的问题,挥了挥手让亦涵离开。还是不问的好,问了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徒增烦恼。听旭爹爹的,先练好武功吧。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