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49章 谈话

第49章 谈话

翻开秘籍,盘腿坐在**,林宝儿按照秘籍里所教的,慢慢地在丹田之处找到一股气流,带动气流,往身上穴位缓缓地移动……

运行了一个小周天后,她觉得全身暖暖地,毛孔似乎也舒展开了,对外界的变化感觉非常灵敏。风吹、树动,空气缓缓流动,一切,都清晰地映在脑海里。

从小便被打通任督二脉,又喝了那么多的妖驿梨花茶,使林宝儿练气功来事半功倍。即便是睡着了,体内的暖流还是按照一定的规律自行移动。

一夜过去,林宝儿一早起来便觉得神清气爽。她兴奋地抖抖手抖抖脚,感觉似乎真的轻便多了。

亦涵进来,服侍林宝儿洗漱。用青盐擦完牙,再含一口普洱茶漱口。茶水在口里咕哝咕哝作响,然后“噗——”一声吐出。

没有牙膏牙刷,怎么都觉得漱不干净。她皱了皱秀气的眉,想起忽悠希沛口臭的事情来。其实,虽然没有好的清洁器物,希沛所哈出的气却挟着淡淡的清香。

不过,想必象他那么自恋的人肯定不会去找别人求证。既然忽悠了他,还是把牙膏牙刷做出来吧。

牙刷简单,用个木柄,钻几个孔,绑上****就行了。当然,希沛那样的人注重享受,那就换银柄、玉柄,反正不能告诉他用了****。

前世为了把那一口黄板牙刷干净。林宝儿也研究过牙膏的原材料,一般都是用干石灰做摩擦剂,添上皂粉、动物油脂、金银花、甘草等材料,效果就非常不错了。没有牙膏管?那就雕个玉盒盛,相信希沛会更喜欢。

既然希沛都用上了牙膏牙刷,梨花宫的人没得用那可不好意思了,干脆人手一份。要不要发展牙刷牙膏工业呢?那可是大把大把的银票啊。林宝儿张大嘴,涎水慢慢从嘴角溢出。眼前,似乎有一簇簇的银票在跳着踢踏舞。

不行,坚决抵制诱惑。林宝儿眼一闭,毅然抹去唇角的口水。会遭天谴的!虽然上次晴岚姑娘并没有帮忙制作演出服,可是也算是一片好心。蓦然改动历史,林宝儿也不知道后果自己能不能承担。

见林宝儿脸上表情瞬息万变,一会儿邪笑,一会儿惊喜,一会儿颓丧,直至小脸完全垮下来,满脸的不舍得。亦涵站在一旁,并不说话。只是,心中却打定了继续疏远的注意。小宫主,还是那般不成熟,若是自己气势也低了,不知道小宫主会做出什么事来。

“亦涵,去把旻爹爹叫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说。”旻爹爹很会赚钱,肯定能够建出作坊来造牙膏牙刷。

“禀小宫主,旭大人说了,这段时日,小宫主谁也不能见。”果真是不愿意好好练功,不知道那小脑袋瓜里又起了什么念头。

“哼!亦涵了不起,我支使不动,那我自己去。”林宝儿冷哼一声,便往外走,亦涵却不阻拦,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任由她出去。

林宝儿愤愤地走出去,莹白的手指推开原木院门。“吱呀”一声,脸上愤怒的表情瞬间变为谄媚。

“允爹爹,你来看宝儿了!”娇甜的嗓音象灌了蜜一般,林宝儿迈出步子,伸手去拉允的衣裳。

“过界了!”允黑着脸,掌上蓄劲,用内力把林宝儿推进院落,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伤害。

“允爹爹!”林宝儿哭丧着脸,继续撒娇。

“吱呀”一声,门被关上,林宝儿只来得及看到允那张毫无表情的俊脸。感情,这梨花宫的人都成了一伙的了,唯独孤立了自己。允爹爹可是武功最高的,有他看门,林宝儿只得断绝了出去的念头。

垂头丧气地回屋,林宝儿只得再求亦涵:“我不见人,我好好练功,你帮我拿些笔墨纸砚总成吧。”

“属下遵命。”

PP的遵命,林宝儿耸了耸鼻子,哼出个鼻音。同意的话就遵命,不同意的话就不遵命。还不如说“批准请求”呢!

摊开亦涵取来的纸,林宝儿蘸了蘸墨汁,写下娟秀的字迹。顿了顿笔,她歪头想了想,再加上一行字,用力异常重。写完,还在那行字下划上横线,突出表示。写完,习惯性挽了个笔花,哈气加速墨迹变干。

“把这个交给旻爹爹,你出去吧,我要练武了。”把纸叠起来塞到亦涵手中,林宝儿转身,踢踏步子,盘腿坐下。

克巴扎大森林的边缘,是人们谈之变色的烟溪地带。烟溪地带,长年浓雾弥漫,不踏入迷雾之中,谁也看不清其中的状况。曾经,有不少人想要踏进浓浓雾霭之中一窥究竟,却一直是有进无出。久而久之,就连可巴扎大森林都很少有人驻足了。

梨花宫就便处于烟溪地带中央,那浓雾,不过是幻象,唯有饮过其中长年不败的梨花茶的人,方能不受幻象迷惑。

梨花宫右殿一间议事房,亦涵恭敬地立在一侧,轻声说道:“最近的一批人,似乎已经不受幻境迷惑。想必,梨花茶已经外泄。”

坐在当中虎皮椅子上的中年男子,并未抬头,只是看着手中的纸张,脸上呈现出迷蒙的笑意。

“亦涵,她的心思真是灵巧,居然能想出这样的物事。我们这些老骨头,比不上喽。”

那纸上写的倒是是什么?亦涵的心思也不由得散漫开来,脑袋里浮现出那张变化多端的俏脸。她灵巧的心思,他一向知晓。那场舞会,虽然不尽成功,可是,也不是一般人能策划的。

“十六醒了?有没有看到那凶手?”旻把纸叠好,站起来问道。

“旻大人,小十六并未看到那人的脸,只瞥着一线衣裳,似乎是长歌乐师的。那人似乎手下留情了。否则,小十六定无活命的可能。”

“四儿悄然不见、长歌乐师的衣裳,莫非那人当梨花宫人是傻瓜?那批人是谁的势力?”

“属下无能,没有查出。似乎,那批人是凭空而出的。”

想到那批人的武功,亦涵也觉得不寒而栗,冰肌玉骨上渗出了大颗的冷汗。查不出来处,查不出身份,全部用的梨花宫的独门武功,由此看来,梨花宫的内奸绝不是潜伏了一天两天。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