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50章 银王

第50章 银王

“我还以为,是皇帝派来的呢!”旻轻笑,“梨花宫的产业,近来也不是那么顺利。”

“是辛家?”亦涵试探地问道。

“嗯。”旻颔首。

“辛家既然开始打击梨花宫的产业,那皇帝老儿定是有了可倚仗之处。只怕,这天下已经有了第三方势力。亦涵,按照宝儿的性子,必定会先练轻功。这般也好,若是梨花宫出了事,她也不至于受害。你要好好保护她,记得,那二十后宫都是不可信的,便是暗影也不能全然相信。”

“属下明白。”亦涵说道,心情也开始揪了起来。

“莹玉公主的婚期,让宝儿自己面对。”旻想了想,大步离开。梨花宫,沉寂太久了。

藏书阁,林宝儿盘坐在**,微阖双目,蒲扇般的睫毛,在细腻的脸上留下一片阴影。汗从肌肤上慢慢渗出,浸湿了衣裙。可想而知,她所受的痛楚。然而,她自岿然不动。

虽然宝儿从小便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又有宝物相助,可是随着内力的增长,一步步冲击全身的脉络,那种痛楚不是谁都能忍受的。

没想到她居然能坚持下来,亦涵立在院落里,衣裾飘飞,绝美的脸蛋上显出凝重的表情。心目中,小宫主的形象又有了一番变化。

天,马上要变了。亦涵抬头望天,脖颈滑出优美的弧度,如花开一般。天边,大朵的乌云袭来,气势汹汹,瞬间便遮去了太阳的光芒。许是近来到烟溪地带打扰的人太多了。梨花宫,极少出现这般景象。

那帮人都是死士,不等被掠下,便全部咽毒药自行了断了,看不出丝毫端倪。不知道,众位大人是否能找出第三方势力来。

“哇——哈哈……”清脆悦耳的嗓音从藏书阁传出,惊落了几片梨叶、几簌梨花。就连神兽小强,也无力地偏了偏三角小头,然后继续趴下。

“哇——哈哈……我会飞了……”林宝儿得意地扭着柔软的身段,在宽大的院落里疾来掠去,嗓音洒满了一地。

这速度算快吗?亦涵无力地望天。绝好的身体条件,绝好的轻功秘籍,十五天,才能运气飞驰,也就小宫主才会这么满足了。

呆了半晌,亦涵缓过神来,踏步走进院落,说道:“属下前来迎接小宫主。”

“嗯?啊呀……”林宝儿回头张望,一个收身不及,直挺挺地摔落下来。

“小宫主!”亦涵惊慌大叫,忙起身,疾驰过去,接住林宝儿掉落的身子。

“真舒服。”林宝儿闭上眼睛,嘴角不自觉得意地勾起,小身段在亦涵怀里轻轻扭动。亦涵呐,我终于能够再次和你亲密接触了。

真是淘气,看到林宝儿那翘起的软唇、陶醉的神情,亦涵明白上了当。可是,即便知道是上当,就能忍心让她摔下来吗?

“请小宫主随我来。”亦涵放下她,低眉敛眼,徐徐往前走。

“嘿嘿……”林宝儿嬉笑着在亦涵身后挤眉弄眼做鬼脸。没想到,御风疾居然这般好用,短短半个月,内力就能如此雄厚。感受着体内雄厚的内力,她忍不住咂嘴。以后,泡美男可就方便了。

“这边。”亦涵说道,头也不回。

随着亦涵往正厅的方向走去,林宝儿暗自揣测,莫非是旭爹爹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说?

“小的拜见小宫主!”林宝儿方踏进议事厅,就见一个青衣白脸的人跪下来磕头。

“安乐,是你?你怎么找到这里的,磕什么头呀!”林宝儿惊喜不已,忙扶起安乐。

亦涵看了看安乐,说道:“宫主现今在闭关练功,有何事跟小宫主说也可。”

安乐却似不认识一般,从怀里掏出一张烫金大红请帖垂首说道:“小的这次前来,是奉陛下之命来送请帖。十五日是莹玉公主的大喜之日,请小宫主务必赏光。”

真是妙啊,安乐也学着亦涵玩起生疏来了。莫非从此以后,与皇宫中人便都是仇敌了?林宝儿嗤嗤冷笑,说道:“我自会去的。”

“亦涵,你出去一会儿,我想和安乐叙叙旧呢!”

“属下告退。”亦涵听得,沉稳地说道,退了出去。

“安乐,喝茶!”林宝儿坐到桌前,倒了一杯妖驿梨花茶,递给安乐。

看到屋里没人了,安乐才接过茶来,挤眉弄眼说道:“没想到,亦涵公子居然是梨花宫的人。难怪……”难怪以宝儿那样的姿色都能得到亦涵公子的青睐。

“难怪什么?”林宝儿不悦地瞪眼,“你不是北斗银的人么,怎么帮起皇帝老儿做事了?”

“我也不知道,想必是陛下对醉云轩的事情都了如指掌,知道咱们是认识的,便派我来了。”安乐叹了叹气,不再去指责她对皇帝的不敬。

“你过得……还好么?”

“很好。”好得太不寻常了。安乐苦笑,突然被陛下重视,未必是什么好事。

“子凌彦羽呢?”

“不太好!”安乐怯怯地看了看林宝儿,心虚地说道。

“那他们怎么样了,被严刑拷打了?不是让北斗银照看照看么,无论如何,子凌和彦羽也为他赚了不少一笔吧。”林宝儿咬住红唇,急急问道。

“秀娘已经招供,承认她因为失口误说你是王妃,只得杀掉了在场听到的谈话的九个人……子凌彦羽也被定为从犯,关在天牢,禁止任何人探望。”

林宝儿不语,皱眉沉思。却不曾听亦涵说过,秀娘居然有这等功夫。只怕,凶手另有其人。九条人命,就这般没了。二皇子的心,肯定是石头做的,还是在茅坑里泡过的又黑又臭的石头做的。

“她胆敢谋杀朝廷官员,陛下大怒,钦赐鸩酒。四皇子驭下不严,只是此事不好张扬,陛下令他出宫建府,立为银王。现下四皇子也是自顾不暇,唉……”

“咯咯咯咯……”林宝儿突然放声大笑,笑得眼泪都从眼角渗出来。二皇子原来是这般心机深沉,损失一个奴才,嫁祸于北斗银,还想讨好自己。如此一来,北斗银作为最小的皇子,却最先出宫建府,怕是再无翻身之日了。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