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55章 出发

第55章 出发

林宝儿当下扭动身形,往藏书阁疾驰而去。阴影中的含星满脸黑线,额角滴下大颗冷汗。小宫主,你这是在玩裸奔吗?好在她的速度快,就是含星也只勉强感觉到一阵气流。

一夜之间,小宫主的内力、速度都有了很大的增长,含星沉思,再一次忆起了昨晚那诡异的现象。

到了藏书阁,林宝儿忙翻箱倒柜,找起那本《御风疾》来,然后快速地翻开书页,细细查找。却没有意识到,如此迅疾的飞驰,她却气息稳定,一丝波动都没有。

找到了,那如冰山雪莲般的美男,舞出的武功招式的确是昨晚的运动操。为什么会这样?林宝儿撑平书页,一页页的摸索,终于感觉到封面的厚度和封底不一样。

施展内力,微微震开封面,果然,露出了一张泛黄的小纸笺。林宝儿微微一笑,有些得意。内力施展不轻不重,丝毫没有损伤里面的的纸笺。

抽出纸笺,阅读上面复杂的繁体字,林宝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忽地叹气,忽地惊慌,忽地内疚,忽地欣喜,最后仰头“哈哈”狂笑起来。

“真是天助我也!哈哈……从此以后,我就是独步武林天下无敌侠肝义胆的的女侠了!”

原来,小纸笺上写着:此功乃天下第一武功,乃余欢喜子参照欢喜禅等众多精妙内功心法,杂糅百种武学,费劲半生精力而得。此功须阴阳**方可大成,否则,不过得其皮毛。然,此功急功近利,有碍天地规律,犯了天谴,练此功者,毒素缠身,轻则走火入魔,疯疯癫癫,重则当即殒命,七窍流血,全身腐烂……

天知道,当林宝儿看到这里时,那个伤心欲绝啊,那个怒火填膺啊,问候了欢喜子八辈祖宗,直想拆了这藏书阁。还不够解气,更想找出欢喜子的尸首来,鞭尸千万下。

能解气吗?这可是七窍流血全身腐烂的仇恨啊,虽说昨晚不曾死了,可谁知道下一次“运动”时会不会呢,难道要禁欲一辈子,还免不了走火入魔疯疯癫癫?

欢喜子,你够狠,这样的武功也敢传下来。林宝儿咬牙切齿,打落牙齿和着血水往肚里吞。继续看下去,看看能不能更悲惨。

然,若能得天界神物妖驿梨花茶,兼有百毒不侵之身,可免天谴,可抗积淀之毒素,神功必成,独步天下,无人可敌。另,阴者练此功佳。

真是看到此处,林宝儿忍不住疯狂大笑,自己是女人,也就是阴者;妖驿梨花茶,喝过怕是有个小湖泊了;再个,被小强三吻,百毒不侵。这御风疾,是为她量身打造的啊。以后,含星不用继续呆在暗处了。她自己已经是无人能敌独步天下独孤求败了,还需要什么影卫!

但是,这样的怪异武功,会不会对亲亲老公们有伤害呢。林宝儿按捺住内心汹涌澎湃的的狂喜,继续看下去。

此功与其他阴阳之法有天上地下之沟壑,只因世上阴阳之法均对受法者伤害颇大,此功却无诸多弊端。

嗯嗯,是无诸多弊端,全部都到练功的人身上了。林宝儿蹭了蹭弊端,哼哼唧唧。放眼望去,能符合两个条件的人,有几个?既然对老公们没有伤害,以后就可以放心大胆地享受练功了。

后面还有一行蝇头小楷,莫非还有别的机关?林宝儿扭扭脖子,继续看下去。

此功咋一出世,便天有异彩,整个东方天空都烧了起来,大地震动,轰雷震震。

太夸张了吧,林宝儿不屑地哼哼,继续往下看。

余大惊,掐指一算,知此功乃妖孽现世,一现惊天动地,再现混淆时空,三现祸乱朝纲、阴阳颠倒。原想就此烧毁,却是一生心血,不忍。是而将其埋于地下百尺之处,只望它永世不能出头。

看完这些,林宝儿大张的嘴里足足可以放下一个鸡蛋。这破书,居然是个妖孽?第一届宫主梨花应当就是得到这本书穿越的,混淆时空嘛。可是三现就是被自己拿到?混乱朝纲、阴阳颠倒,可不是一般的大帽子啊,我又不是妲己!

不再多想,反正她对什么朝纲,对什么阴阳不感兴趣。阴阳**还差不多。不过,这样的好书以前居然没有人发现,以后当然更加不能让别人得到了。天下第一,只能有一个人。

她不是欢喜子,对这秘籍没有什么感情,只是舍不得里面的子凌美男。想了想,她撕下有美男招式的哪几页,揣在怀里,然后拿出一个火捻子,擦燃,点燃,然后拍拍手,拍拍PP,臀部一拧一拧,潇洒地走人。

却不知,背后的景象异常骇人,那秘籍烧剩的不是黑灰,而是鲜红厚重的凝血。那诡异的血从火中慢慢溢出,闪烁着妖异的光芒,渗入地下。火灭,血逝,地上看不出丝毫痕迹。

“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哼着那首雷死人的歌,林宝儿扭腰摆臀,心情无比舒畅。

回到左殿,亦涵方方睡醒,正伸直了小蛮腰打哈欠,啧啧,你看那刚睡醒的迷蒙眼神,那微微嘟起的小红唇,那吹弹可破的嫩肤,那白玉般的纤细胳膊,不要太迷人哇!

“亦涵宝贝,让我检查检查你的身体。”林宝儿轻快地扭着舞步迎上亦涵,语调上扬清越。

“呃?”天真迷蒙的表情滞在脸上,亦涵疑惑地看着林宝儿。小宫主似乎有些不对劲啊,你看她那脚步,那神态,似乎打了鸡血般激昂。

咸猪手摸上亦涵滑嫩的脸庞,“嗯,没有问题,白里透着红,红里氲着白,最为健康的肤色。”

咸猪手再往下轻移,握住那骨骼均匀的皓腕,轻揉慢捻几下。“嗯,手感不错。不对不对,是脉络沉稳,正常。”

魔爪又开始往下……既然检查了,那就该全面点嘛!林宝儿的涎水又开始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了。

“小宫主,时辰不早,要准备出发了。”亦涵毅然抓开那对魔爪,小脸已经变成了西红柿。

“我这是担心你的身体嘛。”撅起翘红唇,林宝儿无辜地看着亦涵。

“我的身体很好,不劳小宫主担心。”亦涵脸上瞬间挂满了冰霜。真是伤自尊了,莫非小宫主认为,区区一个晚上,我的身体就会承受不了?真想让她看看,什么是男人的雄风。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