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56章 山贼

第56章 山贼

算了,算了,小宫主顽皮,不和她一般见识了。再闹下去,就误了时辰了。

“小宫主,属下服侍您洗漱。”压制住内心的翻腾,亦涵正色说道,毅然拿过衣裳,往身上套。

怎么**过后,亦涵还是那般疏冷啊,林宝儿撅了撅嘴,说道:“我要大家一起洗漱,谁也不服侍谁。”却不知道,他已经伤害了一个男人的自尊。

于是,在林宝儿的令下,这天,梨花宫出现了奇异的景象。一排一排,齐刷刷、整齐地立在院落里。

一,一起拿牙刷。

二,一起抹牙膏。

三,执起牙刷,喜刷刷,喜刷刷,一起刷牙。

真是整齐有序,如训练过一般。一簇簇的雪白梨花划着优美的弧度飘下来,落在秀发上,肩膀上,地上……

和安乐一起用的早膳,是梨花宫特有的珍禽异兽,以及最为鲜嫩绿色的野菜。如此美的食物,吃得安乐安乐舌头都要化掉了。他埋头大吃,频频点头,不住地赞叹:“皇宫御厨也做不出这般美味的佳肴来。”

用完早膳,便见亦涵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大马车,满满地堆了一马车的东西,一件一件数给林宝儿看。

“牙刷牙膏一箱,沉香木盒里的是送给皇帝的,玉盒里的是给四位娘娘的;其中雕凤的是给皇后的;银盒里是给辛老太爷辛少爷以及莹玉公主的。另外,妖驿梨花两壶、鸳鸯万金饰一对、金华绮罗十丈、玉如意一对、同心结四个、琉璃屏风一张……都是新婚贺礼。”

好多宝贝啊。彩光熠熠,看得人眼花缭乱。林宝儿一件件摸着,恨不得全部搬到自己屋里去,一样都不送给别人。

似乎看出了林宝儿的心思,亦涵又说道:“虽说梨花宫并不惧怕朝廷,然则也不愿引起争纷。还望小宫主莫要过于顽皮,惹出事端来。”

亦涵,还真是未雨绸缪的主哇。林宝儿撅了撅嘴,说道:“你有什么不放心的,跟我一起去便是,何苦此般说我。”

“各位大人如今不在宫内,属下只得留下。”

“爹爹们都不在宫里,那去哪里了?”林宝儿这才想起,出关后就没有见过爹爹们,先前一件一件的事情打岔,也忘记了问亦涵。

“属下不知,大人们并没有说。但是,旻大人有吩咐,以后梨花宫的诸般事情由小宫主做主,大人们不再过问。”

“嗷嗷……”又是野兽般的嚎叫。爹爹们真的撒手不管了?林宝儿仰天嚎叫,郁闷不已。掐着手指算算,找美人娘亲,处理内奸,选出北斗国的下一任君主……事情何其多啊,加上脚趾头也数不完,还怎么去笑傲江湖独孤求败啊!

对于林宝儿的嚎叫,亦涵置若罔闻,依旧去处理手上的事情。待一切准备好,才拍醒哀怨的林宝儿,伺候她上车。

林宝儿和小十六、二十同乘一辆马车,看到马车,林宝儿马上忘记了哀怨,只剩惊叹。

这马车由四匹高大骏马拉着,四轮,后面的车厢竟是象房子一般的朱木楼阁,车厢四角挂着长长的灯笼,怕是走夜路都不用担心了。跳上去一看,小几、盆盂、食物等日用品应有尽有,真真是个会行走的屋子。

林宝儿之前是安乐的马车,皇室派来的。却不过是二轮的,单马驾驭,无论稳定性方便系数都比不上梨花宫的。安乐看了,却不惊讶,似乎早就知晓。

林宝儿的马车后则是一些随路伺候的仆役的,以及两大车贺礼。一行人在亦涵的带领下往宫外大森林驶去。

不一会儿,却听得亦涵“吁——”一声,所有马车都停了下来。林宝儿撩开珠帘一看,吓了一跳。还说安乐那小子无论是胆量还是运气都很过人,一个人就蹦跶蹦跶跑到梨花宫来了,原来,兵士随从们都在克巴扎大森林里扎营候着,大致一看,怕有数百人,已经全部牵着骏马立候,准备好随时出发。

兵士随从们在安乐的指挥下,分为两队,一对往前带路,一对在后殿后。把林宝儿围得像个坚固的碉堡一般,一行人,浩浩荡荡往京城奔去。

四轮豪华大马车平稳地行着,林宝儿坐在丝锦包裹的软榻上,左拥右抱,左面小十六,右面二十,美男在怀,不亦乐乎。奈何二十却一直沉默地看着珠帘外的树木,一丝笑意都没有。

倒是小十六第一次出来,叽叽喳喳,欢笑不已。一会儿说那个树真高啊,一会儿尖叫有小鸟,和宫里不一样的小鸟。

林宝儿爽快地扒了个橘子,把橘瓣揉进嘴里。又细心地剥了几颗葡萄,递给小十六和二十吃。话说,美男吃东西的样子,那绝对是秀色可餐。小十六嘟着小翘唇,鼓着可爱的脸颊,快速地嚼着,可爱无比。二十稍稍有些犹豫,看了看林宝儿,还是接受了她手中的葡萄,却蹙着眉,慢条斯理地轻嚼,另有一番风味。

行了半日,才开始埋锅做饭。林宝儿对那些干粮做出的东西没有多大兴趣,反正一上午糕点水果吃了不少,也不觉得饿,便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有小十六依偎着轻轻捶腿,有水果的清香。慢慢地便进入了梦境。

迷迷糊糊地便好像看到了许多帅哥,一个个穿着暴露,跳着劲舞,唱着曲儿。悠忽间,一个帅哥掏出匕首,飞驰着刺向林宝儿,却发现那人是长歌,唬得她花容失色,闷喊一声,当即醒过来。用手一摸,满脸是汗。

“小宫主,你怎么了?”小十六忙执了雪白的锦帕来,给她拭汗,满脸的担忧。

“没什么,只是做了个噩梦。”总不能说是梦见被长歌刺杀了吧,林宝儿定了定神,含糊带过。

“小宫主羞羞,这么大了还做噩梦。”小十六不再继续问下去,曲着胖胖的小指头,在粉嫩圆鼓的脸颊上轻轻抠了几下,取笑林宝儿。

谁规定大了就不能做噩梦啊,林宝儿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却不去辩解。反正对小十六的杀伤力早就免疫了。不过,对于二十的免疫功能林宝儿还是自叹不如,这么久,也没见着他表情变化一下,比万里长城还沉稳。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