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57章 星伤

第57章 星伤

突然,前面传来了嘈杂声,一个浑厚有劲的声音清晰地映进林宝儿的耳帘:“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貌似是遇见山贼了哈,老天,他们是属猫的,有九条命啊!这么多皇家兵士,也敢来打劫,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把他们淹死了。

不出所料,林宝儿听到劈劈啪啪一阵刀枪格挡的声音,应当是安乐理都没理那可怜的小山贼,直接唤人上去砍了。

“好你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兔崽子们,我们乃惊天地泣鬼神响当当名唤是‘魔道四剑客’也,兄弟们,出大招子。”

“哈哈哈哈……”林宝儿忍不住大笑不已,眼泪都出来了。这“死贱客”来得还真是时候,可以媲美饭后小甜点,午睡之后的最佳小丑了。哈哈,笑死人了!

“小宫主,你笑什么呀,你不怕吗?”小十六似乎有些怕,滚到了林宝儿怀里,瞪着圆溜溜的眼睛问道。

“有什么好怕的,朝廷叫了几百人护送呢。”林宝儿说道,“嘿嘿,你可知道什么叫‘魔道四剑客’吗?”

“不知道。”安乐摇了摇头,憨态可掬。

“‘魔道四剑客’就是‘魔道死贱客’,是死人的死,贱人的贱。放心,他们马上就会变成尸体了。听,马上有人惨叫了。”

“是哦,是哦!”小十六侧耳一听,外面的确传来了惨叫声。乐得他拍手咯咯大笑,眼睛弯成了月亮。

两人乐成一团,却没有注意到,二十眼里闪过的光芒。

“不对!”林宝儿脸色突然严峻,不过四个人,惨叫声却连绵不绝,貌似是兵士们的惨叫。

她掀开门帘一看,前面已经乱成了一窝粥。那魔道四贱客穿得很猥琐,分别穿着红黄绿紫的恶俗衣袍,居然不是软柿子,武功非常高,双手一挥,便是一片人倒下。那些兵士不过会些拳脚功夫,哪里敌得过那高来高去的四贱客。

不是说武功高手大多集中在梨花宫么,外面的高手怎么那么多了。这么高的高手却来当猥琐的小山贼?

林宝儿目前内力是足够充沛了,轻功也非常不错,要想逃,谁也追不上。可是,眼瞅着兵士们就要撑不住了,安乐、小十六都在这,林宝儿根本没法撒丫子跑路。

“含星、二十,你们都去帮忙。”林宝儿焦急地喊道,抱住了瑟瑟发抖的小十六。

“是!”听到林宝儿下令,含星忙从阴影中跃出来,疾驰而去,对上四贱客。二十却自岿然不动,冷漠地看着外面的打斗。

“二十,你怎么不去。”林宝儿焦急地问道。含星武功再高,一对四还是会吃亏的。二十从小努力习武,想来比含星差不了多少。

“我只保护小宫主。”二十冷然说道,兀自不动。

“谁也伤害不到我,你快去助含星。”

“我只保护小宫主。”还是那句话,面上波澜不惊。

该死的二十,真是不懂事。眼看着含星被慢慢逼退,林宝儿一咬牙,说道:“你保护小十六,我去助含星。”依靠自己绝妙的轻功,骚扰骚扰四贱客还是行的。

“不行!”二十却抓住了林宝儿,说道:“你是小宫主,安全重要。”

“是啊,小宫主,你不要去,你去了十六会很害怕的。”小十六也眼巴巴地看着林宝儿,满脸的惊惶。

“你他妈都是是猪脑子啊!”林宝儿见状,气得当即爆粗口。“随便一个人帮帮含星,就把那四个贱人解决了。你不去,就让我去。”

“小宫主不能去。”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样子。

“去你娘的!”林宝儿再也按捺不住,大骂一声就要走。小样儿,有本事你就打我啊,打我啊。我可是小宫主。

似乎听到了林宝儿的心声,二十很配合地在林宝儿身上点了几下,林宝儿当即动不了身子。

要说轻功,林宝儿绝对比二十高出一大截。可这是在马车上,二十原本就拉住了她,一时间竟没有躲过去。

“好你个二十,你这不是在救我,你这是在害我。你个小王八蛋……”看到含星的状况越来越糟糕,林宝儿气红了脸,眼睛似乎都要冒出火来。

“啊——不要!”看到外面的状况,林宝儿惊恐地大叫,眼泪迅速从眼眶里涌出来。

只见含星出掌伤了其中的绿衣人,却被其余三掌击中,吐出好大一口鲜血。含星的身子颤了颤,如飘零的落叶般,却依旧撑着御在空中,抵挡四贱客的攻击。

四贱客的功夫都非常不错,配合也默契,慢慢的含星便支撑不住,被围到了一起。兵士们拿着刀枪在地上喊叫,却连四贱客的衣襟都碰不到。

“你放开我,放开我!你个混蛋!”看到含星三,林宝儿气得目呲俱裂、双眼冒火,愤怒地盯着二十。

二十却依旧纹丝不动,冷漠地看着外面的情景。

含星已然受伤,可是,却丝毫不后退,硬撑着又接了几掌。只见那鲜血汩汩从灰色的面罩下逸出,直落到胸前,把灰色的袍子洇成深黑色。

“你还不放开我!含星要死了,你知道吗?”林宝儿悲愤地大叫,嗓子几近嘶哑,“含星,回来,回来,我们不管啦!呜呜……”

二十似乎终于缓过神来,解了林宝儿的穴道。林宝儿抡圆了胳膊,狠狠地给了二十一巴掌,疾驰而去。

瞬间,二十的脸便红肿起来,他怔了怔,亦疾驰而去,留下象抖筛一般的小十六。

众人不过感到一阵风拂过,林宝儿已经到了含星的身边,忙抱起了那摇摇欲坠的身子,回到马车里。至于那四贱客,让皇宫那群废物对付吧。

林宝儿小心翼翼地把含星放在软榻上,眼泪簌簌往下掉,滴落在含星满是鲜血的胸口,与含星的鲜血融合在一起。

撕开含星的面罩,他已经是面如金纸,陷入昏迷之中。血止不住地从唇角涌出来。林宝儿拿着白丝绢,怎么堵也堵不住。

“怎么办,怎么办,他一直在吐血。”林宝儿心痛如绞,第一次觉得如此心慌,只觉得心口似乎被剜去了一块肉,痛的呼吸不过来。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