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61章 诡异(2)

第61章 诡异(2)

赶二十走,绝不仅仅是因为含星的受伤!放长线钓大鱼,顺藤摸瓜,这不是所有人都会的伎俩么?

见小宫主娇俏妩媚的模样,含星心中一怔,心跳也不由得加快。小宫主的眉眼,越发象宫主了,不再是那般小小的一团。方才那诡异的笑容,许是看错了。

“含星宝贝,你的身材真是好!”林宝儿扶着含星坐进浴桶,不禁翘起了大拇指。彦羽的身材是性感的,肌肉的弧度硬度都是四公子中No。1。可是比起含星来,却逊色了很多。含星从小习武,又一直跟在林宝儿身边暗暗保护,长期使用轻功,使含星的肌肉分外的结实,却又不过分凸显,线条异常柔和优美。

抓起白色的浴巾,林宝儿慢慢地擦拭着含星光滑的身躯,欣赏那红成西红柿的俊脸。很奇异,这个世界的男人怎么都那么害羞呢!若是前世的男人,早就如狼似虎兽血沸腾了。

如今,先兽血沸腾的倒是她了!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疯狂了!林宝儿暗暗唏嘘,却忘了,她如今这般模样,很有子凌的功劳。嗯嗯,不过既然含星早就是自己的人了,占占便宜也不算过分了。咸猪手抓抓,摸摸,呃……鼻血刷地涌了出来,林宝儿忙仰起头,腾出一只手来,擦了擦鼻血。

真丢人,好在含星正低头害羞呢,没有发现。

感觉到柔软无骨的小手一直在身上各处游移,即便是敏感的区域,也不见那手儿停下来,反倒是更加肆无忌惮地轻揉慢捻。含星只觉得气血上涌,脸烧得越来越红,越来越烫,只望小宫主不会发现了。

含星的头垂得越来越低,林宝儿的鼻血却喷得越来越汹涌。丢死人了,上火居然上成这样了。林宝儿无奈,只得随手往裙摆处一撕,扯下一块淡绿色的裙摆,塞进鼻孔里。

娇俏的小鼻孔里,挂着丝丝血迹的淡绿色布料,怎么看怎么狼狈。林宝儿却不管不顾,依旧哼着小曲儿在含星身上揩油。只是,那小曲儿越哼越变调,有往十八摸发展的趋势。

“来,转个身,宝贝!”林宝儿娇滴滴一喊,愕然发现,自己的嗓音,娇柔婉转,绵绵软腻,实在是太过暧昧。

不过,她的声音还是比不上那姿势的暧昧。含星转过身来,脸,恰恰触到小腹之下。

天呐!塞了布料的鼻孔忍不住一阵痒,又一波鼻血汹涌而出,浸透了小布片儿。

“小宫主,受伤了?”含星却不知道他才是罪魁祸首,焦急地问道。

“不是,不是……嘿嘿嘿嘿……不过是上火了!”林宝儿干笑着,布满血迹的小脸皱成一团,习惯性地翘着小鼻头,连带着两个鼻孔里的小破布也翘了起来,表情越发滑稽可笑。含星忍受不住,忽地“哈哈”大笑起来。

“不许笑!不许笑!”冷淡执拗别扭如含星,居然能笑得如此欢畅,用小屁屁想,林宝儿也知道自己的模样有多么滑稽,百年难得一见比西安城墙还厚的林宝儿,终于尴尬起来,只好闷闷地说道,“起来吧,洗好了。”

见好即收,细白的牙齿咬住红唇,含星克制住自己的笑意,乖乖地站起身来。由着林宝儿擦拭着身上晶莹的水珠。只是,那眼眸弯成月牙儿,笑意满溢而出。

啧啧,这肌肉,这线条,实在是摸也摸不够哇!林宝儿暗暗赞叹,仰头等待!让鼻血来得更猛烈写吧。

果真,鼻子里一热,又是一阵鲜血的洗礼。高!高!高!幸亏我有先见之明。林宝儿得意地呲了呲牙。

“你们!”门忽然被撞开,小十六闯了进来,胖乎乎的脸颊涨得通红。眼前的景象,瞎子也看得出在做什么!背对着自己的小宫主手在含星身上肆意抚摸,含星红着脸,喜悦地迎上小宫主。

听到声响,林宝儿吓得一愣,手一松,浴巾悄声掉落浴桶。含星跟着羞怯地沉入了浴桶里。

“小十六,含星哥哥受伤了,我这是在帮他沐浴呢!你看,我手上还有浴巾呢……呃……嗯?”林宝儿低头一看,手上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什么浴巾。

这下,只怕是怎么解释小十六都不会听了!林宝儿欲哭无泪,冤枉啊冤枉啊,她敢拿八辈子发誓,她绝对没有在小孩面前上演春宫图的嗜好!只是,在醉云轩习惯了,为了等待帅哥自投罗网,她经常是虚掩着门。

“小宫主,是十六不懂事。十六这就走,小宫主请继续。”不想,小十六没有发挥他那一哭二闹三流鼻涕眼泪四转身就跑的长处,只是甜甜一笑,鞠了鞠躬,小细步退了出去,还很细心地带上了门。

这是什么跟什么?小十六的表现实在是太过诡异了,林宝儿脑袋有些短路,隐隐觉得,小十六发生了一些变化。待缓过神来,忙喊道:“小十六,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

“小宫主。”含星忙拉了拉她的手,说道,“别喊了,十六已经走了。再喊,全院的人都听到了。”

“好吧。”林宝儿泄气地瘪了瘪嘴,只好作罢。小十六,应当是过于生气了,才会这般疏远。

“既然,小十六误会了,那咱干脆……”林宝儿阴阴笑着,三下五除二,剥去了身上的裙衫。

“对了,门,哈哈,这次可要小心了。”林宝儿哈哈笑着,细细地栓了门,又检查了一番,才放心。

“这、这……”含星目瞪口呆。小宫主不会是想这样就……就那个吧。

“干脆来个鸳鸯浴!嘿嘿……”小林宝儿说道,兴高采烈地进了浴桶。浴桶不够大,呆一个人绰绰有余,可是两个人嘛,免不得会肌肤相亲了。

“哇哇,爽啊!”林宝儿尖叫,不禁哼起了小曲儿,“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噢……噢……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擦擦,屁股擦擦……”

林宝儿的动作绝对算不上轻柔,所以两个人亲密接触绝对是少不了,含星那个惴惴不安呐,那个提心吊胆啊,那个貌似有一些期待哇,只怕小宫主一个忍受不住,兽性大发,把他吃干抹净。

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小宫主哼着怪异的曲儿,双手飞速的擦澡,除了免不了的触碰外,什么都没有做。含星不由地自我反省,暗暗鄙视自己的龌龊心思。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