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62章 婚宴

第62章 婚宴

“好喽,洗完了!”林宝儿欢呼道。先帮含星拭干净身上晶莹的水珠,然后再胡乱把自己身上擦干。现在,两个人都是干净清爽了,那么……

林宝儿眨巴着眼睛,猥琐地笑道:“既然,小十六已经误会了,那咱顺势就把男女之间那最为原始的事儿办了吧……”

原来,不是自己一个人龌龊啊,含星结结巴巴地说道:“可是,可是,小宫主,我的伤,还刚刚好,怕……不行……”天呐,一个男人,要说自己不行,真的是需要莫大的勇气哇,呜呜……含星的心里在滴血啊!

“嘿嘿,小骗子,你的身体貌似要诚实些哦。伤好不久,没关系,咱可以上演一出‘娘子在上’嘛!”林宝儿奸笑着,握住那蠢蠢欲动,扑上含星。

戌月十五,是北斗国唯一的公主莹玉公主下嫁辛府的特殊日子。一大早,京城皇宫到辛府的道旁便站满了人,磨踵接耳,嘴里说的,都是辛家的好运,眼神远眺,等待的都是莹玉公主的送亲队伍。

“听说,莹玉公主生得是美若天仙,若是今日能够得见一眼,便是死了也值啊。”风月场中的常客,信仰“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书生甲双眼放光,按捺不住内心的期待。

“去你的,莹玉公主是你能看到的么!”一粗犷汉子,拿铁骨扇轻轻敲了敲书生甲的头,鄙弃地说道。

“小生今日来,可不是为的莹玉公主。只是,很久没有听到长歌乐师弹琴,耳朵都有些发痒了。莹玉公主出嫁这么大的阵仗,定是会请来长歌乐师的。”一个戴着青皮布帽、青色长衫貌似书生的年轻人,摇着纸扇说道。

“看,看,红色,红色,是莹玉公主的辇队!”远远地,在拐角处发现了一抹大红,书生甲不禁跳了起来,拍掌欢呼。

卯时开始,莹玉公主的车辇便从皇宫开始出发,却不往西行驶,而是从东面绕过去,整整绕京城一周,方驶往辛府。

莹玉公主乘坐大红的精致八抬大喜轿,喜轿上红幔翠盖,上面插着龙凤呈祥,四角的大红丝穗随着轿子的摆动轻轻摇晃。喜轿前,是仪仗开道,吹拉弹唱,好不热闹。前头,更是请来了狮舞队,精彩绝伦。喜轿后,是一溜的嫁奁,那箱阁笼篓,数也数不过来,丰盛地拉了一条街。

直到迎亲队伍已经远去,众人还咂舌不已,感叹着皇族的奢侈富贵,感叹着与寻常婚礼有着天壤之别的阵仗。有人兴奋,有人唏嘘,有人失望,只为那长歌乐师并未出现。

明明知道,公主的婚事,定是热闹万分,林宝儿却提不起一丝兴趣去观看。以她这般轻功,想要出去,相信谁也拦不住。只是,近日来的奇怪事情,背叛者、内奸,林宝儿已经把皇宫当成了自己最大的敌人,连带着,连那莹玉公主也不喜欢了。再个,鸿门宴,能不参与,就不参与。

这会儿,她正拉着含星,在玩叠红线。然而,前院的热闹声却一阵一阵传过来,奏乐声震天地响,似乎莹玉公主已经迎进了辛府。林宝儿瘪了瘪嘴,说道:“为虎作伥。”

含星的忠心是一流的,但是玩起叠红线来,却远远不及林宝儿的灵活。见小宫主不悦,他抬起头,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疑惑地看着她。

“虎就是那皇帝老儿,伥就是这辛家。我梨花宫是狮子,原是不屑与虎争地盘的。奈何虎却不甘,想要把狮子狮孙都灭绝了。”林宝儿叹了叹气,说道:“魔道四贱客那几个贱人,目的就是伤了你。只怕,今天的婚礼是场鸿门宴,专对付我的鸿门宴。”

“小宫主,莫怕,含星拼了这命,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到小宫主的。”放下收红的红线,含星定定地看着林宝儿,毅然说道。

“傻瓜,以后再也不许说拼命的话,我不允许你拼命。我想的是,如何能让你和小十六先离开辛府了。我的轻功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我不愿意,谁能留下我?”真是傻傻的影卫,被梨花宫当做保镖使,还那么忠心。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司仪的声音真是有够亮堂,清清楚楚地传入了林宝儿耳里。无奈,林宝儿无精打采地站起身来,由含星换上小宫主专用的五层粉色纱衣。头上,是一早起来,便有随从梳好的繁缛发髻,都是有夫妾的人了,所以秀发均挽了起来。

原本,这样的事儿应当是小十六服侍的,可是,小十六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生气,一天都躲在屋里不愿意出来。所以,只得由含星贴身服侍。

真美,含星不由得心神荡漾,不过区区数月,小宫主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略施脂粉的她,唇红齿白,眉眼中透出一丝娇媚来,幽香沁鼻,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在如梦如云丝丝缭绕的粉色轻纱的裹绕下,犹如九天仙子下凡尘。

“人,马上就会到了。”林宝儿知道,虽则她的身份特殊,辛府不好大肆渲染。可是,若这是鸿门宴,主角怎能不出场呢。她在偏院龟缩了这么久,司老爷只怕急了,得派人来催了。

“咚咚——”轻微的叩门声响起,随从在门外轻声说道:“小宫主,辛老爷派人迎接小宫主去用午膳。”

“呵呵……”林宝儿轻笑,在含星耳边轻轻叮嘱道。辛老爷,果真沉不住气了。

“不行,小宫主。我不能丢下你。”含星摇着头,惶恐地说道。小宫主怎么能,怎么能抛开他们,独自去面对危险。

“含星,听话,若是你们被抓,我便是想走也走不了了。相信我!”林宝儿细细叮嘱。只要含星把小十六带走了,她便可以来去无牵挂了。倒要看看,谁能阻止得了她。经过昨夜,内力似乎又雄厚了不少。

“小宫主!”外面的随从又轻唤了一声,不再多说,林宝儿推开门,出了院落,随着那青衣小厮穿过亭台楼阁,逶迤前行。这般合作,应当能给含星和小十六赢得一些时间。

前院的喧闹声越发清晰,应当是喝喜酒的时辰了。莹玉公主,也送进新房了吧。林宝儿发现,自己冷静异常,似乎,天生便是要应付这些的。若是刚穿越那会而,只怕她早就哭爹喊娘屁滚尿流满地爬了。 你们都是我的夫62 婚宴地址 html/12/12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