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63章 针锋相对(1)

第63章 针锋相对(1)

随着小厮进入前厅,林宝儿寻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前厅里,熙熙攘攘的挤满了人,或是红光满面,或是肥头大耳,也不缺清癯飘然的。能进来的,只怕非富即贵。

林宝儿刚一入座,旁边一穿着崭新锦袍细眉小眼长条脸的人凑了过来,问道:“尊府……”

“俺家是醉云轩。”林宝儿忽地起了捉弄人的心思,嘻嘻笑道。看那谄媚的脸,公主的婚事,倒成了你结交富贵的好机会了。

林宝儿这么一说,一桌的人瞬间黑了脸,坐正了身子。似乎,林宝儿就是那霉星,那毒药,稍一接触,就要毒发身亡的。

林宝儿也不在意,自顾倒起酒来。自从练了那《御风疾》后,林宝儿的酒量也跟着大增,一杯一杯倒下去,丝毫不见醉意,只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内力运行得更为欢畅。

看到林宝儿大口牛饮的模样,有人慢慢蹭着屁股,换桌去了。这可是陛下为公主准备的三十年女儿红,这人,居然当水喝了。

渐渐地,这一桌只剩下了林宝儿一人,她也不在乎,一人专享一桌佳肴。要是让爱好美食的含星看到,只怕乐得眼睛都得眯成小缝。

辛少爷一桌一桌敬酒,不得不说,辛少爷也是海量。这么一桌一桌过来,居然不见丝毫醉意。

“夫人前来,蓬荜生辉。您的屈尊,是小可的福气。”

林宝儿抬头一看,新郎已经到了她面前。辛少爷那文绉绉酸不溜秋怪里怪气的样子,她也不在乎,举起酒盅,一口饮下,随口说道:“祝白头到老,早生贵子。”

唉,酒盅太小,不过瘾啊。

林宝儿正待摇头晃脑感叹,却猛地见辛少爷眼睛地露出了愤懑的光芒。说错话了吗,没说错啊。

“你……你……”辛少爷的眼里,居然蓄满了泪水,“你为何……摸我!”

什么,林宝儿惊愕,辛家居然找的是这么个由头,真是有够白痴的。辛梓柏那挫样,身高不足170,摸谁也不摸他啊!

“天呐!”辛少爷一番话,激得群情愤懑。居然,有人胆敢骚扰莹玉公主的夫君,十个脑袋也不够她砍的。

“她……她是醉云轩的奸细,方才不少人听到的。”有人站起来,指着林宝儿说道,原来是方才那个搭讪的长条脸。

长条脸可算是逮着往上爬的机会了,一脸喜气洋洋的,另外几个人也不甘落后,纷纷作证林宝儿自称是醉云轩的。

林宝儿不由得轻笑,她可算是帮了辛家一个大忙了。不过,她要走,谁能拦住吗?只等高堂上的辛老爷一声令下,就算撕破脸了。她疾驰而走,看谁拉得住衣襟。

“来人,”辛老爷沉声喊道。屋外响起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一个个手持长戬的黑甲兵士影影幢幢,须臾便围住了大厅。很是训练有素守株待兔的架势。

原来是朝廷士兵,可是,拦不住我!林宝儿一笑,只待飞身就走。皇帝老儿,不要怪我,灭了你北斗国!

只是,笑容慢慢凝固,正厅门口,露出来的身影,居然是……

似乎被一盆子冷水迎头浇下,轻盈的身子忽然呆滞住,林宝儿定定地看着从大门处出来的两个身影——含星和小十六。含星已然昏倒,被绑着推了进来,小十六却是被人如抓小鸡般擒着。

原来是被擒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宫主!救我!呜呜……”小十六满脸都是泪痕,胖乎乎的脸颊皱成一团。似乎感受到了气氛的诡异,前来的宾客,无人喧闹,或是哆嗦,或是强作镇定,或是幸灾乐祸,却一言不发。

不是告诉含星,迷倒辛府的仆从,带小十六从后门出去么。以含星的功夫,和小十六逃出去,怎的就被擒了。林宝儿银牙暗咬,稍稍有些焦急。

“醉云轩的余孽,你是如何混进辛府的?”辛老爷站起来,喝问道。苍老的眸子里,闪烁着诡异兴奋的光芒。真是天助我也!

“是辛老爷您亲自请我进来的呀!”林宝儿甜美地笑道,菱唇微翘,魅惑无比。既然含星和小十六在他们手中,逃是不可能了。那么,就面对吧!

“胡说!你我首次相见,我如何能请你进来。”辛老爷翘起唇上的两撇胡须,怒目圆瞪。

“咯咯……昨日,辛老爷亲自点头哈腰地请我住进辛府后头的偏院,如何就不认识我了呢!”林宝儿咯咯笑道,心下却知不妙。

“大家皆知,我那偏院是辛家祖屋禁地,除了我父子外不许任何人进去的。我如何会请你进那偏院,生生惊扰我的先祖?梓柏快快去偏院查看,府里进了余孽,你我居然不知。”

“是,爹!”宾客让出路来,由辛梓柏出去。不知为何,听到辛梓柏的声音,林宝儿心中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很不舒畅。为何不舒畅,却说不上来。

半晌,辛梓柏回来,站在辛老爷身后,递过一个东西。

“这是什么?”辛老爷狠狠说道,扔出一个纯银打制的盒子来。

“砰”一声,银盒磕在地上,盖子被撞开,露出里面的的物什来。是一个打磨细致的银柄,略大的一头还有一些整齐的毛物,另外,还有一个小圆盒,不知道装的什么。

“牙刷和牙膏!”林宝儿镇定地答道。原本就是送给辛家的贺礼,昨天,便给了辛府。

“这牙刷和牙膏是何等妖物?我等,从未在北斗国见过!”

“这个,是我发明的,用来代替青盐漱口的。你个老不修的蠢货!你没有见到的东西多去了,你没见过,世界上就没有吗?莫非,皇宫有的东西,你也都见过?”林宝儿毫不示弱地说道,将了辛老爷一军。她鄙弃地笑了笑,引起一阵细小的喧哗。这人,居然敢骂驸马的爹。

“陛下用的圣物,我等自然是见不着的。哼哼……”辛老爷得意地笑了笑,接过辛梓柏手中的一个黄金盒子。

“那么,这个又是什么!”

看到那物品,林宝儿瞳孔一缩,寒光乍现。这黄金盒子,是放在偏院的,辛府那么快就搜出了,是二十告的密么?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