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64章 针锋相对(2)

第64章 针锋相对(2)

原来,这才是辛府的杀手锏。倒是梨花宫自己害了自己了。

“这个,是准备送给皇帝的礼物。”林宝儿依旧是不卑不亢,说道。脑海,却是急速飞转着。无论什么原因,含星和小十六已经在对方手里了。自己的轻功,只能夺得一个,另一个却没有法子。

如何,才能把两人都安全无恙地带出去呢?

“只怕,是你私自所用吧。”辛老爷打开盒子,恭敬地托出了里面的黄金牙刷,上面的雕刻的五爪金龙,栩栩如生。金黄色、五爪龙,在北斗国只有皇帝才有资格使用。

“愈加其罪,何患无辞。辛老爷,谢谢你。”谢谢你让皇帝和梨花宫正式决裂,谢谢你给我除掉北斗朝廷的借口。

“来人呐,证据确凿,醉云轩余孽为人**,私用皇家物品,怀有谋逆之心。小人不敢逾矩,还请各位大人带去刑部,由刑部处置。”

“送去刑部,谋逆罪,论律当诛九族凌迟处死的!”已有人小声嘀咕林宝儿的命运。林宝儿却勾唇一笑,毫不在乎。醉云轩的女余孽做出漱口器具的消息,想必马上就能传了出去了。有希沛这样的高人帮忙,能死得了吗?

“骗子,骗子!你们是骗子!”小十六闻言,脸色越发苍白,忽然尖声厉叫起来。他急切地挣扎,如波澜中的小舟般摇来晃去,又如溺水的人般手脚仓惶乱蹬,却脱离不了黑脸士兵的大手。

小十六?见到十六的怪异表现,林宝儿心下了然,原来如此。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辛府到底给了他什么好处?

“啪!”很清脆的一声响,是黑脸兵士击了小十六一掌,咯、咯——骨骼碎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屋里显得无比清晰。小十六闷哼一声,额头上瞬间渗满汗珠,一张脸,瞬间发青。

他费劲地抬起头,吃力地说道:“小宫主,你快走,不要管我们了,你快走!十六对不起小宫主……”

须臾,小十六的头,软软地搭了下去。

“小十六!”林宝儿怒吼一声,眸子里绽出火的光芒。他肯定很疼吧,他年龄最小,又从未习武,身体是后宫众人中最弱的。就算小十六错过,伤小十六者,却不轻饶。

“啪啪——”更为清脆的两声,回荡在辛府大厅里。所有的人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只感觉到一阵微风。林宝儿已经回到了原地,手上抱着小十六。

而伤害小十六的黑脸士兵,已经到了下去,在地上挣扎着,双手不停地抓挠着脸部的肌肤,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嘟囔、呻吟。他的双颊黑红发亮,肿的犹如两个馒头山一般,被指甲抓出一道道横竖不一的痕迹。紫黑的血,从指痕处、鼻孔、唇角溢了出来。半晌,那人头一歪,没了气息。

林宝儿一手抱着小十六,一手伸出来。她默然看着自己小巧的手掌,心中稍稍有些慌乱。为何,是紫黑的血。她灌注了几分内力,不过是想要打得那人一个猪头猪脑,怎么就死了,还那般痛苦?她的手掌上,到底有什么?

屋里,是死一般的寂静,这寂静,似乎要摄了人的心魄去;这寂静,静得如幻境一般,静得很不真实。

一次,亲手杀了一个人,林宝儿的目光迷惘起来,有些呆滞,有些惊惶,有些害怕,又有些嗜血般的快意?她怯怯了看了看含星,又看了看小十六,这时候,她是那么庆幸他们是昏迷的。她这狰狞的样子,不想让他们看到。

“啊,有毒——妖怪啊——”忽然有人尖利喊了起来,仓惶地跳起来,摇摇摆摆就要往外跑。

“不许走!”冰冷的声音忽地从红唇中迸出,单掌不由自主地一伸,那人便软软地倒了下去,眼珠子突出,满是铺天盖地的惊惧。嘴角,溢出紫黑的血。

好陌生的感觉,好陌生的声音。冰冷的声音,如同地狱中飘出一般,自己都无法接受。那一掌,根本就不是她有意要打出的,好像是本能的反应。难道,她的心里,果真住了一个恶魔?

“啊啊啊啊……”林宝儿不由得怒吼尖叫。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掌风会有毒,为什么须臾之间便杀了两个人?若不是顾及到含星,早就大开杀戒了。为什么,为什么!头好疼,好疼!

满屋子的人,吓得抖抖索索,不少人埋着头,尽量往后缩,胆子小的,已然昏倒过去。唯有辛老爷还算镇定,面孔虽是死一般的灰败,却依旧挺立着,眸子里光芒闪动。辛梓柏却定定地看着林宝儿,眸子里有着意味不明的异光。

“抓住这个妖孽,这是妖孽,妖孽!”辛老爷苍老的声音在大厅环绕,一个穿着血红铠甲手执血红长枪太阳穴高鼓的将领大步进来,围绕着大厅,影影幢幢都是黑甲身影。

“太好了,是邬崇浚将军!是皇家的护城军!护城军来了,有救了!”来参加莹玉公主的婚礼的,有几个不是在朝廷上很有分量的人。当下,马上有人看出那黑甲军的来历了。护城军百战百胜,从未失利。就是靠着护城军,北斗国才得以灭掉了周边小国,统一天下。

护城军么,我也不怕。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林宝儿不由得冷笑,眸子渐渐变得通红,全身,散发出一种嗜血的戾气。

红甲将领手执长枪,定定地看着林宝儿。眸子里,有遇到挑战的兴奋,有遇到强敌的谨慎。

很强大的对手!人生得一对手,死而无憾。他不由地舔了舔唇角。

好浓厚的杀气,好暴虐的戾气,是凝结了无数生魂而成的戾气。林宝儿紧咬银牙,轻轻搂住小十六,凝神相对。

气氛沉静而凝重,对战,一触即发。

“齐康帝,你欺人太甚!”忽然,响彻云霄的高亢女音传来,震耳欲聋。当下,不少宾客仆役便昏了过去,少数武官,还能站立,然而,都控制不住地发抖。

刷刷刷,连续几把银针飞速刺来,只怕是除了林宝儿,没几个人见着那银针是如何来的,剩下的武官,就连护城军,也倒在了地上。唯有邬崇浚,躲过了银光。 你们都是我的夫64 针锋相对(2)地址 html/12/12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