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65章 采花毛贼(1)

第65章 采花毛贼(1)

d

我的……”齐康帝皱了皱眉,似乎万般思索中,半晌才继续说道,“我怎么舍得伤害她呢!”

该死的女人,即便是预备了那么久,还是没有十足胆量去对付已经恢复武功的她,就连她的窝囊女儿,也变得武功高强。既然如此,就先不动用幕后的力量了。

什么?林宝儿震惊在地,双眼显出惊惧来。虽然皇帝老儿没有明说,可是言下之意——她是他的女儿?难道美人娘亲也喜欢上了皇帝?所以才没有灭了北斗国?不行,怎么会以这样,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和北斗银,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他们的相见的第一天,就……

“齐康,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是什么样的人,在以往的交手中,你我都明白。你想灭了梨花宫,是不会顾念那一丝情意的。如今,事情已经摆在明面上了,你我之间,再无瓜葛。我不喜欢啰嗦,你我就把事情都说开吧。北斗国是存在,还是灭亡,就在你一句话了。”美人娘亲意气风发地说道,自信满满。

却不知,她这一番话,几乎震得林宝儿站立不稳来。娘亲没有反驳,娘亲默认了,娘亲还说“情意”。自己果真是齐康帝的女儿。怎么会这样!难怪,当初问美人娘亲谁才是亲爹爹的时候,美人娘亲居然说自己也不知道。

“渺衣——”齐康帝深情地喊着,似乎有满肚子的情意。他的眉峰深深蹙起,稍稍有些苍老却残留英俊的脸上满是忧伤,“渺衣,你如何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你是知道我的心的,我怎么会去伤害宝儿,一切都是误会,是误会。我甚至都不知道她是宝儿。”

好个油嘴滑舌的齐康帝,渺衣心下大怒,直想趁此机会直接灭了北斗国。然而,事情自有它的发展轨迹。一切,都是早就预定好了的。一代宫主梨花所作的决定,不会错!

“齐康帝,你已经老了,让儿辈们去争吧。两个要求,第一,铲除辛家势力;第一,我女儿进宫,选出北斗国继承人来。我退回梨花宫,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让步了。”美人娘亲冷冷说道,不再和皇帝周旋。断了他的左右臂,给宝儿时间。假以时日,有幸得见《御风疾》的她,定能如梨花宫主所预料的那般,独步天下。

果真,人脱不了一个情字,就是骄傲如美人娘亲,都一再给皇帝老儿机会。林宝儿心下黯然,同样,自己能狠下心来向父亲、向兄弟们下手吗?

齐康帝垂首敛眉,暗暗思忖。比起渺衣来,林宝儿稚嫩多了。再拖一些时间,对抗梨花宫的势力就该培养出来了。那时候,便是他为自己的孩子扫清所有障碍的时候了。

“好!”他毅然抬头,接受了美人娘亲的条件。

“陛下啊——留驸马一命……”辛老爷嘴唇微张,发出最后一声凄清苍凉的嗓音。等候在外的护城军纷纷涌进来,却变成了辛府的催命符。

“哈哈,渺衣,如此是否满意?”齐康帝抚掌笑道,一颗血滚滚的人头,掉落下来,在地上骨碌滚着,沾了一地的血。

齐康二十八年戌月十五,莹玉公主与辛家少爷辛梓柏完婚。

齐康二十八年戌月十六日,从辛府搜出龙袍国玺,以谋逆罪诛九族,唯有莹玉公主实属无辜,接回皇宫。辛宝敏畏罪自刭,辛梓柏打入天牢,三日后凌迟处死。辛家产业,均数归入皇家。我的……”齐康帝皱了皱眉,似乎万般思索中,半晌才继续说道,“我怎么舍得伤害她呢!”

该死的女人,即便是预备了那么久,还是没有十足胆量去对付已经恢复武功的她,就连她的窝囊女儿,也变得武功高强。既然如此,就先不动用幕后的力量了。

什么?林宝儿震惊在地,双眼显出惊惧来。虽然皇帝老儿没有明说,可是言下之意——她是他的女儿?难道美人娘亲也喜欢上了皇帝?所以才没有灭了北斗国?不行,怎么会以这样,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和北斗银,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他们的相见的第一天,就……

“齐康,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是什么样的人,在以往的交手中,你我都明白。你想灭了梨花宫,是不会顾念那一丝情意的。如今,事情已经摆在明面上了,你我之间,再无瓜葛。我不喜欢啰嗦,你我就把事情都说开吧。北斗国是存在,还是灭亡,就在你一句话了。”美人娘亲意气风发地说道,自信满满。

却不知,她这一番话,几乎震得林宝儿站立不稳来。娘亲没有反驳,娘亲默认了,娘亲还说“情意”。自己果真是齐康帝的女儿。怎么会这样!难怪,当初问美人娘亲谁才是亲爹爹的时候,美人娘亲居然说自己也不知道。

“渺衣——”齐康帝深情地喊着,似乎有满肚子的情意。他的眉峰深深蹙起,稍稍有些苍老却残留英俊的脸上满是忧伤,“渺衣,你如何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你是知道我的心的,我怎么会去伤害宝儿,一切都是误会,是误会。我甚至都不知道她是宝儿。”

好个油嘴滑舌的齐康帝,渺衣心下大怒,直想趁此机会直接灭了北斗国。然而,事情自有它的发展轨迹。一切,都是早就预定好了的。一代宫主梨花所作的决定,不会错!

“齐康帝,你已经老了,让儿辈们去争吧。两个要求,第一,铲除辛家势力;第一,我女儿进宫,选出北斗国继承人来。我退回梨花宫,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让步了。”美人娘亲冷冷说道,不再和皇帝周旋。断了他的左右臂,给宝儿时间。假以时日,有幸得见《御风疾》的她,定能如梨花宫主所预料的那般,独步天下。

果真,人脱不了一个情字,就是骄傲如美人娘亲,都一再给皇帝老儿机会。林宝儿心下黯然,同样,自己能狠下心来向父亲、向兄弟们下手吗?

齐康帝垂首敛眉,暗暗思忖。比起渺衣来,林宝儿稚嫩多了。再拖一些时间,对抗梨花宫的势力就该培养出来了。那时候,便是他为自己的孩子扫清所有障碍的时候了。

“好!”他毅然抬头,接受了美人娘亲的条件。

“陛下啊——留驸马一命……”辛老爷嘴唇微张,发出最后一声凄清苍凉的嗓音。等候在外的护城军纷纷涌进来,却变成了辛府的催命符。

“哈哈,渺衣,如此是否满意?”齐康帝抚掌笑道,一颗血滚滚的人头,掉落下来,在地上骨碌滚着,沾了一地的血。

齐康二十八年戌月十五,莹玉公主与辛家少爷辛梓柏完婚。

齐康二十八年戌月十六日,从辛府搜出龙袍国玺,以谋逆罪诛九族,唯有莹玉公主实属无辜,接回皇宫。辛宝敏畏罪自刭,辛梓柏打入天牢,三日后凌迟处死。辛家产业,均数归入皇家。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