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66章 采花毛贼(2)

第66章 采花毛贼(2)

榜文一发,天下轰动。前一日,所有人还在羡慕着辛家的鸿运,辛家所得皇恩浩荡;第二日,所有人还未从婚宴的震撼中缓过神来,辛家便全部成了阶下囚,只待凌迟处死了。

“都已经这般富贵了,居然还想当皇帝,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白白耽误了一绝妙女子!”某君摇了摇头,叹气说道,正是那日的书生甲。

“这你就不懂了,谁都想往更好的位置爬嘛……”另一君鄙弃地说道。

“到底是不是真的谋逆,又有谁知道呢!”再一君同情地说道。

“你不想活了,也不要拉我们下水啊!”几君同时拿扇子,敲了敲他的脑袋。

不管外面怎么传得沸沸扬扬,林宝儿坐在皇宫的樰梨苑的一个小亭中,摩挲着手上镶满了七彩宝玉的牙刷。据说这樰梨苑是北斗国第一任皇帝为梨花准备的。尽管,伊人从未入住。

十六的月亮,如银盘一般挂在天际。月光如水,遍地倾泻,给整个墨黑的皇宫镀上了一层银白的亮光。

这是在皇宫的第一个夜晚。

昨日,与美人娘亲匆匆一见,美人娘亲却什么都没有告诉,只说辛府趁她重伤,把她关在辛府地牢,是希沛救的她,又说希沛会来讨要漱口器物。

没想到,希沛果真救了娘亲。能在森严的护卫中救出娘亲,希沛实在是超乎梨花宫的存在,以后万万不能得罪。

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以什么身份入住皇宫。回想起来,娘亲和爹爹们所做的安排、决定,似乎都是极力把她往皇宫里送。难道,是要她和皇帝老儿培养培养父女感情?想到这,林宝儿不禁干恶一声,这也太折磨人了!

皇帝老儿居然是自己的亲爹。难怪以前问二十个爹爹谁才是亲爹的时候,美人娘亲也不知道。原来不是不知道,而是无法回答。

辛家的没落,她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在辛家成为皇帝老儿的人那一刻起,他就必须承担着后面的一切。似乎,她的心愈发冰冷了,却不知道为何会如此。

小十六,从被救出后就寡寡欲欢,不再说话。林宝儿也没有再去问那天的事情。其实很明朗,能迷晕含星的,除非是小十六特制的迷药,能让含星猝不及防的,也只会是梨花宫里的人。

可是,她不想去问小十六为何要这么做。最后,小十六反悔了,不是吗?

“那是什么?”林宝儿心下一惊。不远处,一道淡影划过,若不是有她这般功力,只怕淡影也见不着,林宝儿把牙刷揣在怀里,展开身躯,跟了上去。

淡影的轻功的的确不错,比二十、含星都不差。可是,他碰到了林宝儿。渐渐的,影子愈发清晰,是一个人,还是个男人,更是一个穿白袍的男人。这世界上,喜好穿白袍的男人也太多了,林宝儿不再会象刚来时那样猪脑地认为,白衣飘飘的便是大侠了。

白袍男渐渐地放慢了速度,终于,在一个屋顶上停了下来。林宝儿放下身躯,杏黄的裙裾飘飞,慢慢地滑落在一旁。

“美人儿,跟了我这么久。是想我了?可是哥哥我今天已经约好人共度春宵了呢!”见林宝儿过来,白袍男丝毫不见惧怕,反倒是垂涎着脸,嬉皮笑脸地说道。只是,眸子里却划过一道亮光,皇宫何时有了轻功这么厉害的一个女人。

很没正经很猥琐很骚包的一个男人!林宝儿的第一个感觉。

“这可是皇宫内院,你来这里干什么?”林宝儿稍稍一瞥,便看出来了,这是皇帝的老婆们住的地方。

“自然是……泡美人了!”

“泡美人?”林宝儿惊吓得脖子一缩,眼睛圆睁,眼珠子往外突出来。在哪里听到这句话都不奇怪,可是在皇宫听到这句话就太奇怪了。莫非,这男人是哪个宫女的相好?

“不错,这世界上,皇宫内院的美女,是最多的。我玥袭香号称采遍天下美女,如何能不来皇宫?”玥袭香扬起头来,骚包地拂了拂飞扬的发丝。

“公子,有胆量!”林宝儿呲牙咧嘴的,翘起了大拇指。这玥袭香原来是个采花贼啊!果然,穿白袍的不一定是天使,不一定是侠客,也不一定是翩翩公子,还可能是采花毛贼!

细细一看,他长得倒是一表人才,飞扬的乌发,鼻梁高耸,凤眼狭长,下颚有些尖,却不失英气。月色之下,白袍翻飞,还是蛮吸引人的。

“可是,皇宫内院啊,后宫妃嫔你也敢下手?”

“有何不敢?小妹妹……”玥袭香拍了拍林宝儿的削肩,神采飞扬地说道,“你有所不知,当今皇帝那方面有问题,据我的相好们说,他已经将近十年没有宠幸过任何人了!”

“什么,你肯定?我才不相信呢,皇帝十年不宠幸任何妃嫔,早就天下传飞了。”林宝儿的眼珠子几欲脱出眼眶,这可是爆炸性的八卦啊,皇帝性无能,虽然,那个性无能可能是自己的……爹!

冲这个八卦,不计较那声“小妹妹”,也不计较那拍在肩上的蹄儿了。

“那当然,三妃一后,如今尽在我囊中。”玥袭香得意地晃了晃脑袋,“在床榻之上,**之后,四人皆埋怨皇帝的不解风情。皇帝牌子继续点,可是每晚都是很纯洁的陪睡,什么都不做,哈哈……”

只是,灌注在她肩上的内力如泥沉石海,没有一丝响动。这样的人,要么是全无内力,要么是内力极高,高到深不可测的地步。毫无疑问,她是后者。

原来,皇帝果真是性无能,要不,随便一个气血男儿,天天各种风情的美女在身边,哪个不兽血沸腾啊。难怪北斗国一共才一个公主四个皇子。林宝儿不禁叹了叹气。

不过,就玥袭香这样,还能把后宫四巨头全部纳为囊中,怎么说也有些让人不太相信啊,林宝儿斜着眼儿,再次打量了一番玥袭香,比不上含星,比不上子凌,更加比不上亦涵。要是这般,是不是随便派个人色诱,都能掌控北斗国后宫么。

“我不才不相信,三妃一后怎么可能看得上你……”林宝儿耸了耸鼻子,故作鄙弃的样子看着玥袭香,轻轻摇了摇头。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