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74章 小四儿(2)

第74章 小四儿(2)

d

宝儿直接打上金銮殿,那么一场恶战便免不了了。无论是父亲,还是她,都不希望他们受到伤害。

算了,下次找机会跟她讲也好。北斗银坐在轿子里,微微叹气,却忽地嘴角一翘,桃色的唇儿,漾着鲜活的光芒。

总算,唧唧歪歪的杂音没了。林宝儿长吁一口气,揉了揉几欲裂开的脑袋。不知道屋里的战争怎么样了,林宝儿叹气,往屋里走去。

悄无声息地疾起心法内功,蹑手蹑脚走到乳白色棱格雕花窗棂下,翘着耳朵细细聆听。若是有人看到,绝对会直呼见鬼!裙裾下那双踏步的天足,居然离地面足足有一尺。

没有声音,很安静。莫非舌战已经结束了?林宝儿欣喜地推开门,却在看到屋内的人那一霎那,满脸冰霜。

“玥袭香你这个小毛贼,什么时候进来的?”林宝儿大踏步过去揪起玥袭香的耳朵,狮子大吼。

“唉,放下,放下。世上最俊的四位美男在旁,怎能发火呢?你在威胁那个四皇子的时候,我便从后院的光明正大地飞进来了。由此可见,我与这桪梨苑实在是有缘,与在座的各位实在是有缘啊!你我的缘分,或许在千年前便被注定了,所以,请接受我来此做客,与各位深入探索……”

“还不闭嘴?”林宝儿恶狠狠地说道,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原来,屋内的安静是因为彦羽在喝茶,含星和子凌却都是怒目而视这不速之客。而骚包猥琐的玥袭香,正在大流口水。

虽然知道玥袭香性取向很很正常,他只是单纯的欣赏,却还是接受不了他那如狼似虎的眼神。

“我——闭——嘴——”玥袭香身子一抖,做出三个字的嘴型,而后紧紧地抿住唇。

闭嘴就闭嘴,不赶他跑就是了。

唉,一大早就不得安宁,这会总算都解决了!林宝儿放开玥袭香,一屁股坐在梨木方椅的软垫上,长长嘘了一口气。

“小宫主,银王爷求见!”

“叫他滚回去!”北斗银,脑袋秀逗了还是怎么的。这才多大一会儿,又来了?

“回小宫主,银王爷要属下带一句话给小宫主。”

“说!”林宝儿舒展身躯,不耐烦地说道。

“银王爷要属下带的话是‘一、二、三、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

一、二、三、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怎么这么怪异的话?林宝儿暗暗思索,心中默默念了几遍这十九个数字。忽地,她脸色一黑,沉声说道:“让他在偏房等我。”

得到通行证的北斗银,乐呵呵地进了桪梨苑,贪婪地看着以乳白色和粉红色为主调的亭台楼阁,喜气洋洋。

还好他忽然想出了这么一个聪明的法子,既不会让别人发觉,又能把消息告诉宝儿。

“这边——银王爷。”桪梨苑的仆役恭敬地领着北斗银进了内院,入了一间偏僻的屋子,然后细心地关上门,退了出去。

二十个数字,独独缺了四。小十六受伤那日,四儿和长歌双双不见。难道,四儿在北斗银手上?林宝儿从另一个方向拐进这个院子,推开门,又细心地关上。

“宝儿——”北斗银桃花眼一亮,欣喜地迎了上去。宝儿直接打上金銮殿,那么一场恶战便免不了了。无论是父亲,还是她,都不希望他们受到伤害。

算了,下次找机会跟她讲也好。北斗银坐在轿子里,微微叹气,却忽地嘴角一翘,桃色的唇儿,漾着鲜活的光芒。

总算,唧唧歪歪的杂音没了。林宝儿长吁一口气,揉了揉几欲裂开的脑袋。不知道屋里的战争怎么样了,林宝儿叹气,往屋里走去。

悄无声息地疾起心法内功,蹑手蹑脚走到乳白色棱格雕花窗棂下,翘着耳朵细细聆听。若是有人看到,绝对会直呼见鬼!裙裾下那双踏步的天足,居然离地面足足有一尺。

没有声音,很安静。莫非舌战已经结束了?林宝儿欣喜地推开门,却在看到屋内的人那一霎那,满脸冰霜。

“玥袭香你这个小毛贼,什么时候进来的?”林宝儿大踏步过去揪起玥袭香的耳朵,狮子大吼。

“唉,放下,放下。世上最俊的四位美男在旁,怎能发火呢?你在威胁那个四皇子的时候,我便从后院的光明正大地飞进来了。由此可见,我与这桪梨苑实在是有缘,与在座的各位实在是有缘啊!你我的缘分,或许在千年前便被注定了,所以,请接受我来此做客,与各位深入探索……”

“还不闭嘴?”林宝儿恶狠狠地说道,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原来,屋内的安静是因为彦羽在喝茶,含星和子凌却都是怒目而视这不速之客。而骚包猥琐的玥袭香,正在大流口水。

虽然知道玥袭香性取向很很正常,他只是单纯的欣赏,却还是接受不了他那如狼似虎的眼神。

“我——闭——嘴——”玥袭香身子一抖,做出三个字的嘴型,而后紧紧地抿住唇。

闭嘴就闭嘴,不赶他跑就是了。

唉,一大早就不得安宁,这会总算都解决了!林宝儿放开玥袭香,一屁股坐在梨木方椅的软垫上,长长嘘了一口气。

“小宫主,银王爷求见!”

“叫他滚回去!”北斗银,脑袋秀逗了还是怎么的。这才多大一会儿,又来了?

“回小宫主,银王爷要属下带一句话给小宫主。”

“说!”林宝儿舒展身躯,不耐烦地说道。

“银王爷要属下带的话是‘一、二、三、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

一、二、三、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怎么这么怪异的话?林宝儿暗暗思索,心中默默念了几遍这十九个数字。忽地,她脸色一黑,沉声说道:“让他在偏房等我。”

得到通行证的北斗银,乐呵呵地进了桪梨苑,贪婪地看着以乳白色和粉红色为主调的亭台楼阁,喜气洋洋。

还好他忽然想出了这么一个聪明的法子,既不会让别人发觉,又能把消息告诉宝儿。

“这边——银王爷。”桪梨苑的仆役恭敬地领着北斗银进了内院,入了一间偏僻的屋子,然后细心地关上门,退了出去。

二十个数字,独独缺了四。小十六受伤那日,四儿和长歌双双不见。难道,四儿在北斗银手上?林宝儿从另一个方向拐进这个院子,推开门,又细心地关上。

“宝儿——”北斗银桃花眼一亮,欣喜地迎了上去。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