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75章 四儿逝去

第75章 四儿逝去

d

布紧紧地裹成一团的肉人,就像编织水平很滥的稻草人般,四肢很短,就连头部,也裹满了白布,里面隐隐透出丝丝血迹和黄色的脓水。

“呀……呀……呀……”白布下的头部越加激烈地晃动着,躯体不停地扭动,极力想要说出话来,却囫囵不清,实在是分辨不出。

“啊啊啊啊——谁干的——”林宝儿忽地仰头长啸,脑袋激烈地摆动着,金钗掉落,发髻被晃散,一头青丝忽地飘散开来,发丝飞扬。娇小妩媚的脸蛋上,布满了泪珠。

“我的人发现他时,他便血肉模糊地被人抛在城外的荒地里。手掌和足都被斩了下来,眼珠被挖出,鼻子舌头都被割掉。似乎,有人想要让他一辈子开不了口。”深深地呼吸一下,北斗银镇静地说道。

最初的震撼,他比她不会少。就算是从小生活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里,他也从未见过这么残忍的刑罚。

那次,他原本是想出京城,去克巴扎大森林寻找那神秘莫测的梨花宫。不想,却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循着腥味儿找去,在草丛中发现了血肉模糊的一团,似人,不似人。那模糊的一团,竭力地缓缓滚动,发出模糊不清的“啊呀”声。

或许是一时的善心,或许是被那一团强烈的求生意志打动,他把他带回了王府,从皇宫找来御医诊治,用最好的草药。把血迹慢慢清理干净后,他才发现,那个人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了。没有了五官,没有了四肢,就是身上,也见不到丝毫好肉,不知是被割的,还是被铁丝抽的,所有的肌肤都已经开始腐烂。

虽然用的最好的草药,派了最细心的人照顾他,还是抵挡不住阎王爷的强烈攻势。他一直在发高烧,身上的肉,也慢慢地腐烂。

直到有一天,他稍稍清醒了些,居然疯狂地用残缺的四肢蹭去身上的包扎,任由伤口撕裂,鲜血再一次涌出来。残缺的胳膊,不停地划来划去在锦被上写着“小宫主、四儿”,字迹歪歪斜斜,血红刺眼。

理解到他的意思,北斗银忙拿了一张宣纸来,由着他颤抖着,慢慢地划出“二十”两个字。划完,他便安静下来,整天日呆呆地躺着,不再动弹。

左思右想,熬了整整一个晚上,北斗银才推测道,或许,事情和梨花宫有关。小宫主,不就是宝儿么!于是,匆匆地跑到桪梨苑,求见宝儿。

“二十么?哈哈哈……我倒是看低了他呢?”林宝儿仰着头,眼泪飞溅,疯狂地大笑着,眸子里尽是凄厉和嗜血的光芒。

“小四儿,不要动了,不要动了。”林宝儿忽地又低下头来,坐在四儿旁边,柔柔地说道,声音柔和温暖的,如同母亲哄着心爱的孩子安睡。

“四儿!”林宝儿惨然喊道,见他始终不停挣扎着滚动,发出野兽般囫囵不清的声音,只得犹豫着、缓缓地、轻轻地抱住了那残缺的人儿。

好害怕,好害怕,好害怕一个动作重了,那可怜的人儿,便会痛死。

到了她的手中,那人儿便停止了挣扎,停止了呻吟,只是轻轻地颤抖着。他,一定是痛极了。

林宝儿看着鲜血已经慢慢地溢到了最外一层纱布上,然后,氲开。眼睛渐渐地朦胧起来,似乎看到的,依旧是那白嫩的脸蛋,嘟着的红唇。

红唇一启,是略略有些谄媚,有些羞涩,有些紧张,尚未成熟的男声:“小宫主,让奴婢来为你擦身子吧。”布紧紧地裹成一团的肉人,就像编织水平很滥的稻草人般,四肢很短,就连头部,也裹满了白布,里面隐隐透出丝丝血迹和黄色的脓水。

“呀……呀……呀……”白布下的头部越加激烈地晃动着,躯体不停地扭动,极力想要说出话来,却囫囵不清,实在是分辨不出。

“啊啊啊啊——谁干的——”林宝儿忽地仰头长啸,脑袋激烈地摆动着,金钗掉落,发髻被晃散,一头青丝忽地飘散开来,发丝飞扬。娇小妩媚的脸蛋上,布满了泪珠。

“我的人发现他时,他便血肉模糊地被人抛在城外的荒地里。手掌和足都被斩了下来,眼珠被挖出,鼻子舌头都被割掉。似乎,有人想要让他一辈子开不了口。”深深地呼吸一下,北斗银镇静地说道。

最初的震撼,他比她不会少。就算是从小生活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里,他也从未见过这么残忍的刑罚。

那次,他原本是想出京城,去克巴扎大森林寻找那神秘莫测的梨花宫。不想,却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循着腥味儿找去,在草丛中发现了血肉模糊的一团,似人,不似人。那模糊的一团,竭力地缓缓滚动,发出模糊不清的“啊呀”声。

或许是一时的善心,或许是被那一团强烈的求生意志打动,他把他带回了王府,从皇宫找来御医诊治,用最好的草药。把血迹慢慢清理干净后,他才发现,那个人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了。没有了五官,没有了四肢,就是身上,也见不到丝毫好肉,不知是被割的,还是被铁丝抽的,所有的肌肤都已经开始腐烂。

虽然用的最好的草药,派了最细心的人照顾他,还是抵挡不住阎王爷的强烈攻势。他一直在发高烧,身上的肉,也慢慢地腐烂。

直到有一天,他稍稍清醒了些,居然疯狂地用残缺的四肢蹭去身上的包扎,任由伤口撕裂,鲜血再一次涌出来。残缺的胳膊,不停地划来划去在锦被上写着“小宫主、四儿”,字迹歪歪斜斜,血红刺眼。

理解到他的意思,北斗银忙拿了一张宣纸来,由着他颤抖着,慢慢地划出“二十”两个字。划完,他便安静下来,整天日呆呆地躺着,不再动弹。

左思右想,熬了整整一个晚上,北斗银才推测道,或许,事情和梨花宫有关。小宫主,不就是宝儿么!于是,匆匆地跑到桪梨苑,求见宝儿。

“二十么?哈哈哈……我倒是看低了他呢?”林宝儿仰着头,眼泪飞溅,疯狂地大笑着,眸子里尽是凄厉和嗜血的光芒。

“小四儿,不要动了,不要动了。”林宝儿忽地又低下头来,坐在四儿旁边,柔柔地说道,声音柔和温暖的,如同母亲哄着心爱的孩子安睡。

“四儿!”林宝儿惨然喊道,见他始终不停挣扎着滚动,发出野兽般囫囵不清的声音,只得犹豫着、缓缓地、轻轻地抱住了那残缺的人儿。

好害怕,好害怕,好害怕一个动作重了,那可怜的人儿,便会痛死。

到了她的手中,那人儿便停止了挣扎,停止了呻吟,只是轻轻地颤抖着。他,一定是痛极了。

林宝儿看着鲜血已经慢慢地溢到了最外一层纱布上,然后,氲开。眼睛渐渐地朦胧起来,似乎看到的,依旧是那白嫩的脸蛋,嘟着的红唇。

红唇一启,是略略有些谄媚,有些羞涩,有些紧张,尚未成熟的男声:“小宫主,让奴婢来为你擦身子吧。”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