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76章 威胁诱惑(1)

第76章 威胁诱惑(1)

声音萦萦绕绕,甜美的,热情的,一遍又一遍地,在耳旁环绕……

渐渐地,怀里的身子,连颤抖都没了。或许,在这白日,有一颗星星从天际悄然划过,优美地、华丽的弧度,却无人能见着。

北斗银轻轻叹了叹气,拭去眼角的泪珠。他知道,他见了她,只会是这个结果。他早已经是油尽灯枯,只靠着一口气吊着。感觉到了挂念的人,那口气也就没了。

“四——儿——”林宝儿惨叫着,用力地抱住染满鲜血的,已经不可能再有一丝痛觉的残躯。她想要留下些什么,却感觉那想要的,从指缝中,慢慢地慢慢地溜走,决绝地,残忍地溜走。

似乎,想起了小时候在乡下外婆家,想要回家。于是,和小脚的外婆,赶了一整天的山路,终于在残阳西下时,赶到江边的码头。

然而,长长的汽笛声尖锐地响起,白色与蓝色相间的最后一班轮船,已经缓缓地驶离了码头……无论你怎么挥手,怎么焦急地大声呼唤,轮船的速度只是越来越快,直至没了影子。

身影,被斜阳拉得长长的,孤寂地拖在寂寥的码头上。心中,是不舍,是恐慌,还是迷惘?

只是,轮船明日还能再来,可是,小四儿,却是永久地离开了——甚至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

“啊啊啊啊……”林宝儿双手一挥,凌乱的青丝根根飞扬,冰冷的眸子里,红光发暗,诡异地亮着。白色的裙裾,鼓胀起来,如盛开的白花。

“小——四——儿——”凄厉的惨叫在天寰之际,桪梨苑的粉红轻纱,悉数换上了纯洁的白色。整个桪梨苑,只能见到一片一片白色,从头到尾,全部是白色。寂寥的白,空洞的白,忧伤的白,心碎的白。

桪梨苑,室内,含星焦灼地踱来踱去,白亮的肌肤,显出疲倦的神色来。璀璨的眸子外,浓浓一圈黑晕。右手,却用白布吊着,似乎负伤了。

彦羽,脸上再没了爽朗的笑容,就连子凌,也蹙眉坐着,满脸尽是忧郁。玥袭香单独坐在一旁,手里玩弄一锭银子,唉声叹气。

“不行,我要闯进去!”含星咬了咬唇,毅然说道。他的左手里,端着一碗参茶。

“不可以,进去,你会没有命的。”彦羽拦住他,坚决地说道。

“再不进去,小宫主就会饿死了!已经五天了,先前还能听到摔打东西的动静,现在却是一丝一毫的声响都没有了!”

“不能进去!她不会死的!没有为四儿报仇,她不会死的。”彦羽沉着脸,拦住含星,不让他再向前跨进一步。

是的,没有为四儿报仇,她不会死的。含星叹了口气,颓然坐了下来。

那天,小宫主几乎把整个银王府翻了过来。桌椅器具,花草树木,皆尽被她雄浑的内力,震了个稀烂。小宫主,却丝毫不自知,她只是一次又一次地挥舞着双臂,发泄着自己的心伤、愤懑……

银王爷重伤,到现在还卧床不起呢!

之后,便抱着小四儿的骨灰,一个人呆在屋里,再不出来。含星试着进去送过一次饭菜,却在刚刚进去的那一霎那,被一股气流弹了出来,饭菜洒了一地,右手骨折。

小宫主的内力,已经超出了他所见过所有人。充沛得,让人骇异。

“应该快出来了!”

彦羽和玥袭香诧异地望着对方,他们两个,居然说出了同样的话。玥袭香暗暗吃惊,那个总是咧着嘴大笑貌似没心没肺的彦羽,居然和他有同样的想法。

她不是一个软弱的人,五天,已经足够她想明白了。伤痛,也能压制到内心去;该怎么做,也会有了决定。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四个男人,看着门口,含星欣喜的目光,子凌同情的目光,玥袭香忧伤的目光,唯有彦羽脸上,看不出丝毫。

“含星,我要你!”林宝儿缓缓说道,脸上的笑容甜美异常,越发瘦削的小脸蛋,清透苍白。单薄的身躯,似乎被一阵风便要吹了去。

唯独幽黑的眸子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五天五夜的沉默,三天三夜的疯狂。

门外,子凌脸上的冰霜几欲滴落下来,似乎要把这屋子也冻结起来。三天了,三天还不出来。当含星是铁打的么?

彦羽,却是大喇喇地张开腿,仰躺在靠椅上,咧嘴笑着,任由性感的腿从袍衫下探出头来。唯有一双狂野的眸子,却躲在凌乱的发中,一抹心焦,深深地躲在幽黑的眸子里。

玥袭香实在是躲得无聊,便细细地算着,他可有这么疯狂的举动。似乎,他还比不上她呢!

安乐,持着佛尘,不停地踱来踱去。陛下、皇后、三位妃子多次亲自来探望,又派人过来,赏赐的宝物,都快装满了一间屋子。可是,正主儿,居然一直在里面荒唐。

素白纤细的葱指,紧紧地攥住乳白的门框,稍后,探出云鬓高耸的头来。

乌丝如云,秀眉飞入鬓角,又大又圆的眼睛如氲了一层雾,眼梢竟发生了变化,稍稍上勾,眼波流转之间,媚态百生。挺秀的琼鼻下,是一抹鲜红的唇儿,微微一翘,便摄人心魄。吹弹可破的肌肤,漾着微微荧光,如陶瓷一般,果真是肤如凝脂!

“妹!妹?”玥袭香看着走出的人儿,嘴巴张大得可以塞下去一个鸡蛋。不过三天未见,她居然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阅人无数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心窒的诱惑。

“安乐在呢,那么,去拜访皇帝吧。”林宝儿唇角一勾,巧笑倩焉地说道,眼睛弯成一轮新月。她的目光定定地落在安乐身上,似乎,其余的人都未见着。

“唉——”安乐一扬佛尘,长叹一口气,转身往外走。林宝儿跟在他身后,脸上的笑容,溢满了脸颊,却没有丝毫温度。

唯有她知道,为何会有三天三夜的疯狂。即便是过了五天五夜,她的怒火,也丝毫没有降下来。那种毁坏一切的欲望,那种把人生生撕开的嗜血,丝毫不能从心中移除。

四儿的离去,让她发现,她心中,确确实实住了一个魔鬼。忧伤,怒火,焚烧了她的心灵,心中的魔鬼也蠢蠢欲动起来,一直一直往外跳,想要控制住这具身体。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