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79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2)

第79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2)

然而,看到满桌子的菜,林宝儿却不由得又是干恶一声,俯下身子来。

彦羽皱了皱眉,说道:“先撤下去吧。留下腌酸梅和皮蛋瘦肉粥就好。”

看着仆役们把饭菜又撤了下去,林宝儿靠在软缎小榻上,轻轻笑了笑。彦羽其实并不是那么大大咧咧的,反倒是最细心的呢。

含星立在地上,眼睛一眨不眨的,愣了半响,脸上才攸地显出惊喜的神色来。

这么说,小宫主有喜了?

含星欣喜地跑到林宝儿身边,伸出手来,试探地在她小腹上轻轻摸了摸,小心翼翼地说道:“是不是、有——了宝宝了?”

林宝儿抿嘴轻笑着,点了点头。

“真的?真的!”含星的眸子里瞬间绽放出宝石般的光芒,欣喜地跳起来,激动地嚷着,“我要做爹啦,我要做爹啦!彦羽,子凌,我要做爹爹啦,玥袭香,我要做爹爹啦!”

含星欢乐地跳着,只觉得心里的激动如波涛般,一浪接着一浪,欣喜,几乎要把他淹没了。他只能嚷着,不知道还能怎么去表达内心的惊喜,内心的激动。小宫主,有了他的孩子了。

满腹的欣喜实在是没办法去宣泄开了,眼角甚至都流出了欣喜的泪珠来,一颗颗,晶莹地挂在脸颊上,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看着含星欣喜的模样,林宝儿脸上的笑容一滞,却瞬间恢复过来,这样也好,孩子有含星这样的爹,肯定会很幸福的。

“银王爷——你不能进去,等、等奴婢通报了小宫主,你才能进来。”忽地,外面却传来了嘈杂的吵闹声,小厮焦急的嗓音,清清楚楚地传了进来。

“不需要通报,不能通报,通报了,她就不会让我进来了!”北斗银身上缠满了白纱布,焦急地往里面闯。相对于心里的焦急,肉体上的那点点痛,算什么?

都怪他,只顾着自己的感受,却忽视了宝儿的心情。三个半月前,那不就是他第一次和宝儿相见的日子吗?天,那个孩子,只可能是他的。可是,他这个爹,却落荒而逃了。

“宝……儿,宝儿,我知道,孩子是我的,对吧!”北斗银踉踉跄跄地冲进来,扶住门框,激烈地喘着气,唇角不由自主地往上勾。

“不……是!”林宝儿眼神躲闪,看了看忽地呆立的含星,镇静地说道,“孩子是含星的。”

看着含星的唇角开始翘起来,林宝儿只能暗暗地道歉。对不起,含星。我的孩子,他的爹不能是北斗银。我只能欺骗你们。

“胡说,怎么会是别人的。御医说了,孩子三个半月了。那时候,只有我和你……你胡说!你胡说!孩子是我的!”北斗银忽地冲过来,抱住林宝儿,把头埋在她的怀里。

“孩子是我的,孩子是我的。为什么你不能接受我,为什么。我不在乎你曾经有过他们,真的不在乎了。你和我在一起,好不好,还有咱们的孩子。我们三个人,一起好好的生活。”

“孩子不是你的。”林宝儿推开北斗银,冷冷地说道。

“孩子是我的,你骗不了我,你骗不了我。”北斗银定定地看着林宝儿,坚毅地一下一下点着头,说道,“为什么不接受我,因为我曾经利用你吗?可是,我已经后悔了,我早就后悔了。所有的人都以为我是因为被封王而痛苦,不是的,我是为自己曾经利用你而痛苦。我爱你,真的爱你。求你不要扔下我,好吗?”

看着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皇子,曾经志得意满的皇子,全身裹满了白纱布,在她的面前泪流满面,卑微地祈求她不要抛下他,林宝儿觉得心里一阵一阵的痛,她转过身去,咬着唇角,不去看那充满希冀的眸子,说道:“可是,我很讨厌你,没有丝毫的喜欢你。孩子真的不是你的,你回去吧。”

“你真的很讨厌我?”北斗银痛苦地看着背对自己的白色身影,觉得每个字,都像一把刀一般,不停地割着他的心。他饱含泪水的美丽的桃花眼,如今充满了痛楚。

“是的,很讨厌你。”林宝儿重复道,声音不含一丝感情。

“宝儿——”北斗银痛楚地喊道,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他失神落魄地往外走去,双眸无神。

宝儿,你可知道,这里真的很痛,很痛。

当他知道,孩子是他的时候,他是那么的欣喜,他想,有了孩子,宝儿肯定就会接受他了。可是,没想到,有了他们的孩子,宝儿却还是不愿接受他。她还说,她讨厌他!

看着北斗银失魂落魄地走出去,众人呆立着,一句也也说不出来,只能看着那似乎苍老了一般佝偻的身影,一步一步地走出去。

“你不是一向都来者不拒吗?为何要拒绝他?”子凌攥紧拳头,走到林宝儿身旁,不悦地问道。

“想拒绝,便拒绝了。”林宝儿不在意地说道,看着子凌,毫不示弱。你这是在为他说话吗?子凌,你何时变得这么好心了呢?

“我没有想到,你也是那般冷漠。”子凌冷冷地说道,拂袖离去。就连他,都觉得他可怜了。可是,她居然丝毫反应都没有,真是冷血的女人!

“哈哈,哈哈,咱们继续吃啊!”玥袭香见气氛不对,打着哈哈说道,特意挖了一勺皮蛋瘦肉粥,递到林宝儿嘴旁。林宝儿微微张嘴,把粥全数咽下去。

三个半月,三个半月。含星默默数着日子。他一直跟在小宫主身边,可以说,小宫主的每一次……他都在身旁。四皇子是小宫主第一个男人,日子也对得上,那么说来,孩子的确是四皇子的了。

可是,为何小宫主却要这般对待四皇子呢?

无论如何,若是小宫主愿意,他做孩子的爹,他是很愿意的。

“让我来。”含星瞥了瞥玥袭香,抢过他手中的银制小勺,端着皮蛋瘦肉粥,一勺一勺,亲自喂着林宝儿。

“很好吃。”林宝儿一口一口把含星喂的粥咽下去,满足地说道。只是,一向喜欢的粥,为何就没了味道呢?

“小宫主,你有好些日子没有出去走走了呢,要不,等会出去走走,对咱们的孩子也好。”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