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80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3)

第80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3)

d

的美人们裙钗下,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些趣事。这次,可不能错过了。”玥袭香面上显出了兴奋的神色,率先进了菊萝苑。

“呀,几位爷,里面请。”老鸨子已经迎了出来,林宝儿抬头一看,还是那个叫如花的绝色美女。没想到,这么几个月过去了,如花还是依旧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丝毫不沾烟火气。

这菊萝苑,可是二皇子的产业。林宝儿稍稍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跟上了玥袭香。

“几位爷请稍候,奴家唤公子们出来见客。”龟奴上了茶,如花抿嘴笑着说道,嗓音娇滴滴清脆脆。

“不用了,叫你们的寒衣公子出来就行。”玥袭香靠在椅踏上,拿出一叠银票来,财大气粗地喊道。

那么一叠银票,寒衣公子的价钱再怎么涨,也足够了。如花看了看银票,不沾烟火气地伸出葱白似的细指来,不着声响地揣起了银票。

“几位爷,请随奴家来。”如花清脆地说道,轻摆腰肢,在前头带路。

循着熟悉的抄手游廊、亭台楼阁,林宝儿等人,跟着如花,进了寒衣那个异常别致的庭院。

依旧是这个庭院?林宝儿暗暗思忖。就是在这里,她第一次见到了寒衣公子和二皇子。

“几位爷,请。”如花推开门,站在一旁,弯腰说道。

玥袭香,已经迫不及待地跑了进去。林宝儿等人,不及进去,便听到了惊呼声。

“天呐,寒衣公子,居然生得这般美貌如仙。莫非公子不是公子,公子乃是小姐?天呐,这肌肤,这俏模样,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比得上皇宫妃嫔的公子。到底是公子还是小姐,我的头要晕了。”

林宝儿一进去,便看到玥袭香的魔爪袭到了寒衣公子胸前,貌似要验明正身。林宝儿不由地扑哧一笑,说道:“寒衣公子,自然是公子了。”

玥袭香的反应,实在是意料之中。就是林宝儿,第一次看到寒衣公子时,也完全把他当成了女子。

如花已经关上门,退了出去。林宝儿、彦羽好整以暇地坐下来,欣赏这如日中天的寒衣公子。含星却是习惯性地立在了林宝儿身旁。

“怎么样,比下去了吧。”林宝儿看着彦羽,轻笑道。

“可不是呢,比下去了。便是亦涵在,也说不出个上下来。”彦羽答道,眼中划过一丝黯然。

“亦涵和寒衣公子可是不同的,亦涵,毕竟还是像个男人呢!要比起来,我觉得我们的彦羽却是最好的。”林宝儿说道,敏捷地攫住了那一丝黯然。

“哈哈,宝儿姑娘要是觉得好,便收了我吧。”彦羽咧嘴大笑,毫不在乎轻描淡写地说道。

“可是你说的哦。那么,从今天起,你便是我的夫了。”林宝儿说道,“从今天起,彦羽便正式是我的人了呢!”

含星在身后,略略有些黯然,却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自从小宫主把彦羽子凌救下来,他便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

“爷,莫非爷对寒衣不满意么?”寒衣公子忽然委屈地开口,局促地捏着衣襟。几位爷从进来开始,便自顾聊着,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呢。

“哈哈,美人儿不愿意了呢。美人儿不要伤心,我玥袭香最是怜香惜玉了,我定会好好疼你的,与你一起去摸索去享受最为快乐的事情……”或许依旧只能把寒衣看做女子,玥袭香的猥琐毛病又开始犯了。的美人们裙钗下,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些趣事。这次,可不能错过了。”玥袭香面上显出了兴奋的神色,率先进了菊萝苑。

“呀,几位爷,里面请。”老鸨子已经迎了出来,林宝儿抬头一看,还是那个叫如花的绝色美女。没想到,这么几个月过去了,如花还是依旧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丝毫不沾烟火气。

这菊萝苑,可是二皇子的产业。林宝儿稍稍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跟上了玥袭香。

“几位爷请稍候,奴家唤公子们出来见客。”龟奴上了茶,如花抿嘴笑着说道,嗓音娇滴滴清脆脆。

“不用了,叫你们的寒衣公子出来就行。”玥袭香靠在椅踏上,拿出一叠银票来,财大气粗地喊道。

那么一叠银票,寒衣公子的价钱再怎么涨,也足够了。如花看了看银票,不沾烟火气地伸出葱白似的细指来,不着声响地揣起了银票。

“几位爷,请随奴家来。”如花清脆地说道,轻摆腰肢,在前头带路。

循着熟悉的抄手游廊、亭台楼阁,林宝儿等人,跟着如花,进了寒衣那个异常别致的庭院。

依旧是这个庭院?林宝儿暗暗思忖。就是在这里,她第一次见到了寒衣公子和二皇子。

“几位爷,请。”如花推开门,站在一旁,弯腰说道。

玥袭香,已经迫不及待地跑了进去。林宝儿等人,不及进去,便听到了惊呼声。

“天呐,寒衣公子,居然生得这般美貌如仙。莫非公子不是公子,公子乃是小姐?天呐,这肌肤,这俏模样,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比得上皇宫妃嫔的公子。到底是公子还是小姐,我的头要晕了。”

林宝儿一进去,便看到玥袭香的魔爪袭到了寒衣公子胸前,貌似要验明正身。林宝儿不由地扑哧一笑,说道:“寒衣公子,自然是公子了。”

玥袭香的反应,实在是意料之中。就是林宝儿,第一次看到寒衣公子时,也完全把他当成了女子。

如花已经关上门,退了出去。林宝儿、彦羽好整以暇地坐下来,欣赏这如日中天的寒衣公子。含星却是习惯性地立在了林宝儿身旁。

“怎么样,比下去了吧。”林宝儿看着彦羽,轻笑道。

“可不是呢,比下去了。便是亦涵在,也说不出个上下来。”彦羽答道,眼中划过一丝黯然。

“亦涵和寒衣公子可是不同的,亦涵,毕竟还是像个男人呢!要比起来,我觉得我们的彦羽却是最好的。”林宝儿说道,敏捷地攫住了那一丝黯然。

“哈哈,宝儿姑娘要是觉得好,便收了我吧。”彦羽咧嘴大笑,毫不在乎轻描淡写地说道。

“可是你说的哦。那么,从今天起,你便是我的夫了。”林宝儿说道,“从今天起,彦羽便正式是我的人了呢!”

含星在身后,略略有些黯然,却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自从小宫主把彦羽子凌救下来,他便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

“爷,莫非爷对寒衣不满意么?”寒衣公子忽然委屈地开口,局促地捏着衣襟。几位爷从进来开始,便自顾聊着,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呢。

“哈哈,美人儿不愿意了呢。美人儿不要伤心,我玥袭香最是怜香惜玉了,我定会好好疼你的,与你一起去摸索去享受最为快乐的事情……”或许依旧只能把寒衣看做女子,玥袭香的猥琐毛病又开始犯了。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