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81章 猥琐男遇到猥琐女(1)

第81章 猥琐男遇到猥琐女(1)

d

“爷……”寒衣悄声地喊道,脸上的委屈越见明显。他们情愿和一个小丫头说话,都不愿意多看他这个菊萝苑最红的公子一眼呢。

“哈!”玥袭香大叫一声,淹没了寒衣公子委屈的小嗓音。“采珊姑娘,去过北斗国所有的青楼?”

“北斗国所有的说不上,京城所有的,那就差不多了!”采珊扬了扬眉,得意地说道。

“那么,兄弟我是否能够于你切磋切磋御女的各种绝妙秘诀,能否问一问这位姐姐,这北斗国青楼的各位姑娘,其风韵风姿,各有何特点呢?”玥袭香垂涎着脸,一屁股坐在采珊身旁,乌黑的眸子里,竟然闪现出绿光来,似乎饿狼,见着了毫无反抗之力的小绵羊。

“没问题,我跟你讲。要说风姿风韵呢,第一的,还是得数红艳姑娘。你不知道她那身板儿啊,是我见过的最平的了,摸上去的触觉,绝对是最好的;还有,绿叶姑娘也很不错,瘦瘦削削的,如竹竿一般,也是我非常喜欢的类型;再说菊花姑娘……”这下可是遇到知音了,采珊满脸通红啊,滔滔不绝啊,口若悬河啊,上蹿下跳啊,就像一个母狒狒一般,还是打了鸡血吃了兴奋剂的母狒狒,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采珊!”林宝儿咬牙切齿地喝道,忍不住要把采珊生吞活剥了。从采珊说欣赏的花儿叶儿里,就知道为什么以前采珊要对她上下其手了。那是因为,她胸脯够平,身材够竹竿啊!

“嘿嘿,不过啊,那些,都比不上以前的宝儿小姐。宝儿小姐,可是集所有人的优点于一身呐!”采珊见林宝儿怒了,忙点头哈腰地,去她的拍马屁。

却不想,这个马屁,却严严实实地拍在了马腿上。林宝儿撩起蹄儿,哦不,是手掌,便捂住了采珊的嘴。可是,还是迟了。

“哈哈哈哈,妹妹,没想到妹妹原来是这个样子啊!”玥袭香大笑着,眼泪几近笑了出来。“我说采珊姐姐,咱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呢。姐姐喜欢的和我玥袭香喜欢的,不一样啊。我原本以为,姐姐应当也是个中好手,不想,姐姐却还没上道啊。姐姐,兄弟我告诉你,女人有三好,****、细腰、翘臀。姐姐却一样都没有尝过啊。”

“弟弟,你不知道,平板的身材,其实更有味道呢……”采珊稍稍有些不满玥袭香的看法,正着脸色,循循诱导。

“呼——”林宝儿哀叹一声,忙从采珊身旁钻出来。这两个活宝,总算是配到一块儿去了!看看彦羽,早就咧着嘴笑得不成样了,就连含星,虽然没笑出声来,脸却憋得通红。

三人面面相觑,看着争论得面红耳赤的两个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可是,寒衣却要哭了,这都是些什么怪胎啊!

“含星……”林宝儿在含星耳旁低声说了几句,含星点了点头,便出去了。林宝儿却一直看着寒衣公子,他局促地捏着衣襟,似乎坐立不安手足无措的样子。寒衣,居然这般没有定力?

一会儿,含星重新进来,在林宝儿耳旁轻声说了几句话。林宝儿站起来,说道:“刚才,借寒衣公子的宝地,叙了叙朋友旧情,寒衣公子不会在乎吧。”

“没……没事的。”寒衣站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头低得看不出脸上的表情来。

“那我们走吧。多谢寒衣公子了!”林宝儿笑道,“小毛贼,采珊,你们可以边走边探索研究的。”

“爷……”寒衣悄声地喊道,脸上的委屈越见明显。他们情愿和一个小丫头说话,都不愿意多看他这个菊萝苑最红的公子一眼呢。

“哈!”玥袭香大叫一声,淹没了寒衣公子委屈的小嗓音。“采珊姑娘,去过北斗国所有的青楼?”

“北斗国所有的说不上,京城所有的,那就差不多了!”采珊扬了扬眉,得意地说道。

“那么,兄弟我是否能够于你切磋切磋御女的各种绝妙秘诀,能否问一问这位姐姐,这北斗国青楼的各位姑娘,其风韵风姿,各有何特点呢?”玥袭香垂涎着脸,一屁股坐在采珊身旁,乌黑的眸子里,竟然闪现出绿光来,似乎饿狼,见着了毫无反抗之力的小绵羊。

“没问题,我跟你讲。要说风姿风韵呢,第一的,还是得数红艳姑娘。你不知道她那身板儿啊,是我见过的最平的了,摸上去的触觉,绝对是最好的;还有,绿叶姑娘也很不错,瘦瘦削削的,如竹竿一般,也是我非常喜欢的类型;再说菊花姑娘……”这下可是遇到知音了,采珊满脸通红啊,滔滔不绝啊,口若悬河啊,上蹿下跳啊,就像一个母狒狒一般,还是打了鸡血吃了兴奋剂的母狒狒,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采珊!”林宝儿咬牙切齿地喝道,忍不住要把采珊生吞活剥了。从采珊说欣赏的花儿叶儿里,就知道为什么以前采珊要对她上下其手了。那是因为,她胸脯够平,身材够竹竿啊!

“嘿嘿,不过啊,那些,都比不上以前的宝儿小姐。宝儿小姐,可是集所有人的优点于一身呐!”采珊见林宝儿怒了,忙点头哈腰地,去她的拍马屁。

却不想,这个马屁,却严严实实地拍在了马腿上。林宝儿撩起蹄儿,哦不,是手掌,便捂住了采珊的嘴。可是,还是迟了。

“哈哈哈哈,妹妹,没想到妹妹原来是这个样子啊!”玥袭香大笑着,眼泪几近笑了出来。“我说采珊姐姐,咱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呢。姐姐喜欢的和我玥袭香喜欢的,不一样啊。我原本以为,姐姐应当也是个中好手,不想,姐姐却还没上道啊。姐姐,兄弟我告诉你,女人有三好,****、细腰、翘臀。姐姐却一样都没有尝过啊。”

“弟弟,你不知道,平板的身材,其实更有味道呢……”采珊稍稍有些不满玥袭香的看法,正着脸色,循循诱导。

“呼——”林宝儿哀叹一声,忙从采珊身旁钻出来。这两个活宝,总算是配到一块儿去了!看看彦羽,早就咧着嘴笑得不成样了,就连含星,虽然没笑出声来,脸却憋得通红。

三人面面相觑,看着争论得面红耳赤的两个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可是,寒衣却要哭了,这都是些什么怪胎啊!

“含星……”林宝儿在含星耳旁低声说了几句,含星点了点头,便出去了。林宝儿却一直看着寒衣公子,他局促地捏着衣襟,似乎坐立不安手足无措的样子。寒衣,居然这般没有定力?

一会儿,含星重新进来,在林宝儿耳旁轻声说了几句话。林宝儿站起来,说道:“刚才,借寒衣公子的宝地,叙了叙朋友旧情,寒衣公子不会在乎吧。”

“没……没事的。”寒衣站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头低得看不出脸上的表情来。

“那我们走吧。多谢寒衣公子了!”林宝儿笑道,“小毛贼,采珊,你们可以边走边探索研究的。”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