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83章 谁都想当孩子他爹(1)

第83章 谁都想当孩子他爹(1)

“大伙都累了,各忙各的吧。”林宝儿由着大伙散开,领着希沛进了内室,打开箱笼,取出一个镶满宝石的精致盒子来。

打开盒子,林宝儿取出银作柄、镶满细颗五彩宝石的牙刷来。镶嵌得很精致,牙刷既是珠光宝气的,手感又非常不错。

看到希沛的呼吸也急促起来,眸子里的赞赏展露无遗,林宝儿得意地笑了笑,说道:“这是牙刷,每日起床一次,睡觉前一次,用这个,沾了牙膏刷牙。不多久,你的牙齿便会越来越洁白光滑,口气也会越发的清新。”

“牙刷?牙膏”希沛接过珠宝璀璨的牙刷,又拿起那个镶满了宝石的银盒。手微微颤抖着,可以看出他的激动。

“是的,我答应你的,肯定会做到。满意吧。”林宝儿得意地笑道,这可是她着重划了横线叫旻爹爹特制的,专门就是为的对付希沛这个珠宝控的。一看他卧房里的那些稀世宝贝,林宝儿便知道,这个希沛就算不是西方的恶龙,也与那些恶龙有着同样的嗜好。

“还不错,那么,我走了。”希沛说道,收起了牙膏牙刷,便往外走去。

“哎、哎……”林宝儿不由地皱眉,这个希沛,倒是连感谢的话都不会讲啊。不过,貌似自己也没有感谢他救了美人娘亲呢。

“哎,希沛,多谢你救了我娘亲。”算了,追要感谢的话,她实在是说不出来。那就,表示表示自己的感谢吧。

“不用谢。”希沛冷冷地说道,上三路下三路打量了林宝儿一番,眉头蹙起,脸上显出严峻的神色来。看得林宝儿不自然起来,忙往自己身上看去,似乎,穿戴整齐,没有什么丢人的地方啊。

“因果轮回,一切事情终须有报的。不要以为,你做的事情没有人发现。若是你继续作孽下去,只怕会,白白浪费了千年修行。妖孽,适可而止吧!”希沛看着林宝儿,冷冷地说道,悠忽间便没了身影。

“唉、哎,你说谁呢?”林宝儿喊道,却已经不见了希沛的身影。原本,她对自己的轻功已经非常自负了。自认为天下第一的玥袭香,都比她慢了不少,可是,希沛的速度,却是她看都看不出的。

那,居然是传说中的瞬移。须臾之间,便能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只是,希沛嘴里乱七八糟说的是什么啊?让人摸不着头脑!作孽?她林宝儿绝对算不是一个恶人吧,要说杀人,也就在辛家的两个,可比起北斗辰来,好了不少呢!希沛居然说她是妖孽,还千年修行。也太搞笑了吧!

看希沛那憔悴不堪的样子,不会是受了打击,精神分裂,才说出那么一番乱七八糟的话来吧。林宝儿耸了耸鼻子,朝着希沛离去的方向,给了大大一个白眼。

可恶的希沛!

希沛的话,并没有给林宝儿带来多大的困惑,毕竟,妖孽那个词,实在是离她太远了。像希沛那种变态的人,胡说八道也是有可能的。寻找二十的任务,也交给了皇帝和皇子们。接下来的日子,林宝儿便乖乖地呆在桪梨苑养胎,她的第一个孩子,她不想有任何的闪失。

日子仿若又恢复了平静。彦羽一如既往的大大咧咧,偶尔也在林宝儿身上揩揩油,毕竟,他已经是她的夫了。出乎意料的事,子凌得知,并没有多大的反应。林宝儿原以为,他会持刀来砍了她呢!

含星,还是那个乖乖的影卫,但是不用活在黑暗里了,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呆在林宝儿身边,细心地照顾她。采珊呢,那个机灵的丫头,倒是对林宝儿少了些兴趣,大概是因为她日渐曲线的身材吧。

唯一多出来的人,便是玥袭香那个采花小毛贼了。小毛贼和采珊到现在还没有就女人的欣赏问题达成一致,因此,他贼溜溜的眼睛在林宝儿上三路、下三路循环的次数,一天比一天多了。

“含星,这梅子腌得真好吃呢,你也来一颗啊。”林宝儿拈了一个梅子,递到含星嘴旁去,唬得含星圆睁双眼,忙后退三尺。

“小宫主,你饶了我吧,这梅子我吃不得啊!”

天呐,那梅子酸得人牙都得倒掉,小宫主却若无其事的,一颗一颗接连往嘴里送,看着就酸得眉毛都立起来了。

“哈哈,含星,你就吃一颗嘛。”看着含星哭丧着脸,可怜兮兮如临大敌的模样,林宝儿嘟起唇来,含了一颗梅子,笑嘻嘻地凑过去。逗弄含星的感觉,实在是比吃梅子的感觉还好啊。

“小宫主,小宫主喜欢的梅子,含星怎么能吃呢,还是小宫主自己吃了吧。”含星面红耳赤,不停地摆手,求救地看着其余的人。

子凌穿着黑底素白花的锦袍,执着一本书在看,衣袖稍稍滑下,露出一段洁白的皓腕来。怎么看,怎么觉得恍惚,似乎子凌根本就不是一个凡尘中的人,好似那最洁白无暇的白莲。

玥袭香和采珊两个头凑在一处,正争得面红耳赤。

唯有彦羽看着了含星求救的目光,大喇喇地拉开衣襟,露出结实的胸膛来。他走到林宝儿面前,俯下身子,张开性感的厚唇,软滑的舌儿轻轻一勾,把梅子从林宝儿嘴里叼了出来,闹得林宝儿一个大红脸。

这么多男人,唯有彦羽那副毫不在乎的表情、大方狂野的动作,才会让林宝儿产生一种小女人的娇态。

“哈哈哈……味道不错,很香。”彦羽性感的唇轻轻蠕动,把梅子嚼碎,咽了下去,舌头,还在唇边勾人地舔了舔,似乎很不过瘾。

该死的彦羽!都说好了的,小宫主怀有身孕,所有人不得诱惑她,彦羽却又做出那番动作来。含星心中暗暗后悔,早知道可以这样,那梅子再酸,他也亲自去噙过来了。

“小宫主,我来服侍你。”想到这,含星忙跑到林宝儿身边去,拿起荷包,喂林宝儿吃起来。无论如何,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得最先陪到小宫主身边来。

“嘿嘿,好的。”林宝儿嘟起唇,接过含星手里的梅子,顺便轻轻舔了几下他的手心,诱惑诱惑那害羞的男人。只觉得,这样的生活,非常的平静,非常的幸福。若是能一直这般,那就好了。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