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84章 谁都想当孩子他爹(2)

第84章 谁都想当孩子他爹(2)

然而,生活中的若是,大多是成不了真的。

“小宫主,亦涵求见。”一个从梨花宫带来的仆役,走进来,微微躬起身子,请示道。

“是亦涵,快请他进来,快请他进来。”林宝儿忙起身来,迎上去,欣喜地说道。有些日子没有看到亦涵了,真有些想他呢。只是可惜,亦涵是个人才,要留在梨花宫管理宫务的。

“是!”那仆役应道,转身出去。林宝儿由着含星扶着,忙跟了上去。

“亦涵,你可算是能来陪着我了。”看到依旧是一身墨黑夜行服紧裹的亦涵,长发缭绕,肌肤白嫩莹亮,五官精致妖冶。那种惊艳的美貌,直撞得林宝儿心口一阵阵突突乱跳。世界上,有一种男人那是看也看不够的,只要一看到,便会心情荡漾心跳加速,恨不得马上扑上去。亦涵,便是那样的集诱惑于一身的男人。

“咝——”那毫无形象的抽气声,咽口水的声音,除了玥袭香,不会有第二个了,其余的人,都是见过亦涵的。再惊艳,也不会如此的。

“妹妹!”玥袭香悲愤地喊道,“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自称美男子了!从此以后,世界上再无采花贼这号人了,太伤自尊了!妹妹,遇到你后就没有好运啊,轻功被比下去,帅气的容貌被比下去,你让我死了算了!”

“哈哈……还有很多美男美女,你没见过呢!”林宝儿得意地说道。美人娘亲,希沛,爹爹们,她的后宫,那个庞大的队伍,要是小毛贼看了,不知道会不会也要求回炉重造啊。

“小宫主!”亦涵双手抱拳,面无表情地说道,“小宫主,属下奉宫主命令前来迎接小宫主回宫。马车,已经在外面等了。”

“亦……亦涵,你别吓我,什么事情,需要那么急匆匆的啊?”看着亦涵一脸的严峻,林宝儿不由得心慌起来。梨花宫,有娘亲和爹爹们在,又有亦涵、一一们帮忙打理,难道还会出事?

“小宫主,请随属下回宫。”亦涵神色黯然,埋下头,却不说缘由。

“这,这个……”经过那么多的事情,林宝儿的心态已经好了很多,不会再慌慌忙忙了。一会儿,她便镇静下来,冷静地思考一切事情。既然美人娘亲急匆匆地要把她接回去,梨花宫出的事情,不可能很简单。彦羽他们,是没办法带到梨花宫去的。她一走,他们在皇宫,也不安全。现在,京城她唯一能稍稍信任的人,便是北斗银了。就算北斗银心怀不轨,现在她有了他的孩子,无论如何,他应该都不会为难他们吧。想到这,林宝儿沉声说道,“含星,你就留在这边,把大伙先带到银王府去。银王应该会同意的。我不在京城,不要和朝廷有什么冲突。”

“亦涵,我们走。”林宝儿说完,便往外走去。能让亦涵这么急匆匆来接她回宫,梨花宫,出的事,绝不会是小事。

“小宫主,小心……”含星黯然说道,却也知道,小宫主是必须得回去一趟的。为何,从小宫主及笄起,梨花宫便不再平静了呢?

“含星,我不会有事的。乖乖等着我,我的夫……”林宝儿回个头来,飞给含星一个安慰的笑容。她的轻功,除了希沛,没有人能伤到她的。

“妹妹,你我还没有去探索那最为快乐的事情呢,怎么能丢下我呢?我也要去。我想去看看神秘的梨花宫,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作为一个极品男人,去过那么神奇的地方逛一逛,才能死而无憾啊。”

“是啊,宝儿小姐。采珊好不容易才重新见到你,采珊也要去。”

“宝儿……”彦羽靠在门框上,大咧咧地翘着腿,眸子微带笑意。子凌握着书,冰清幽黑的眸子看着林宝儿,却一言不发。

“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等过段时间,梨花宫随便你们逛。亦涵,出发吧。”林宝儿坐上马车,放下帘幔,不再多说。心里,却是一阵阵暖意。小毛贼,其实也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想跟着去,不过是自持武功不错,希望可以助她一臂之力。如果梨花宫出的事,连娘亲们都不能解决,他们去了,只有被连累的结果……

亦涵赶着马儿,放开了速度,疾驰在林间。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了,就是宫主,也一点都看不透。好在出了京城了,路上的人并不多,这样的速度倒也不会困扰别的路人。

结实强壮的骏马飞速奔驰,乌黑的鬃毛飞扬起来,踏地的笃笃声急促地响着,扬起一阵阵灰尘。

“呕……”胃里一阵翻滚,林宝儿忙拉开帘幔,胃里的东西,悉数吐了出来。亦涵的功夫也不弱,听得呕吐声,忙一拉缰绳,制住马儿的狂奔。

“小宫主,晕车了吗?属下太心急了,却没有顾及到小宫主的身体,属下该死。”待马儿缓缓地自行前行,亦涵爬进马车,搂着林宝儿,慢慢摩挲着她的背,执起丝绢,轻轻拭去她唇边的残留。

“没事,只是,宝宝有些受不了了呢!”林宝儿靠在软垫上,弱弱地笑道。没想到,怀了宝宝,身子居然弱了这么多。以前,马车怎么狂奔,也不会有丝毫不适的。

“宝宝?”亦涵的眸子里闪过奇异的光芒,忐忑地问道。

“是的,三个半月了呢,他的妈妈太粗心了,居然现在才知道。”林宝儿说道,脸上显出一丝开心的红晕。

“三个半月,宝儿,是我的孩子?我有孩子了?”亦涵忽地搂紧林宝儿,惊喜地问道,妩媚的眼睛,欣喜地看着林宝儿。

呃……林宝儿翻了翻白眼,只觉得一群黑鸦刮刮叫着从脑旁掠过,这,这就是**的恶果啊,弄得个个都认为孩子是他的!谁叫她,一个星期,和北斗银、亦涵、希沛都有了肌肤之亲。要是希沛知道了,还不知会怎么说呢?是鄙弃,还是让她赶紧堕了?说不定,还得吹着银笛,欣赏她堕胎呢!

恶……林宝儿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千万不能让希沛知道!

“宝儿,是我的孩子吗?我太高兴了!哈哈……啊……”见林宝儿不出声,亦涵以为她默认了,抱着她就跳起来——很不幸的,这是在马车里,所以,亦涵的头,只能和顶棚来了个激烈的亲密接触。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