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92章 惨烈的对抗(1)

第92章 惨烈的对抗(1)

d

真实了。可能是这两天看到妖驿梨花凋零,美人娘亲又性急得有些怪异,才会做这个个奇怪的梦吧。

林宝儿坐正身子,撩开窗帘,看着外面的景色。与克巴扎大森林完全不同,这只是狭窄的一条小道,仅仅能容一辆马车通过。小道两旁,全是些荆棘小灌木,长得密密麻麻的。

“为什么要从这边走呢?真是不方便!”林宝儿小声地嘟囔道。从克巴扎森林那边走多好,累了还能就地取材,打几个野兽,采采蘑菇野菜。不一会儿就是鲜美的一顿。林宝儿想起第一次被含星抱着飞去梨花宫,不由地唇角上翘。

真遗憾,为什么要从这边走呢!林宝儿心中叹息,却忽地联系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脸色大变,咬着牙,急促地说道:“亦涵,快点,快点叫大家全部掉头,回梨花宫!”

“宫主,已经走出很远了,为何要掉头呢?”亦涵看着林宝儿,眸子里稍稍有些紧张。

“快,掉过头。不要问为什么,必须调头。”林宝儿说道,脸色越发严峻起来。

她太傻了,娘亲这么明显地要传位于她,又那么性急地让她成亲,让她把夫妾们都带走。梨花宫,绝对是要出事了。她居然走了,留下娘亲和爹爹们独自面对。难怪,宫众们都以护送的名义跟随她了;难怪,不从克巴扎大森林走,却要从这偏僻的小山路走。

“亦涵,快点!”见亦涵不动,林宝儿的眸子几欲冒出火来。亦涵,总是不那么听话。

“对不起,宫主。我们不能调头。”亦涵低声答道,虽然恭敬,却蕴涵着不容置疑的口气。

“亦涵,你们都知道?”林宝儿黑下脸来,沉声问道。

“是的。”亦涵低低地答道,只觉得林宝儿的眸子仿若有质一般,似乎要看到他的心里去。脸烧得厉害,很内疚,可是却不能从命。妖驿梨花全数凋败后,渺衣宫主便有了这番决定。他们这些夫妾,都是知晓渺衣宫主的决策的。也都听从了渺衣宫主的命令。

“你给我调头,否则,我自己飞去。我的轻功你是知道的,你拦不住我。”林宝儿说道,做出防备的姿势来。她不会再犯错误,让别人制住自己。既然亦涵什么都知道,她也不想解释或者强调恶果。没有用!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威胁亦涵。若是亦涵心疼她,自然不会由着她挺着肚子飞回去。不出所料,亦涵犹豫了,垂首思量了一番,高声喊道:“调头!”

不调头,宫主飞去定会元气大伤,还是免不了会与对方对抗。调头,若是遇上对方的正面势力,依旧是危险。思量一番,或许调头反倒是安全。

继续坐在马车里,林宝儿不停地催促道:“快点,再快点!”即便是路上很颠簸,小腹隐隐作痛,却顾不上了。在这狭窄的山路上,调头就耗费了许多时间。每分钟过去,她内心的焦灼便愈加一分。

回忆起早膳的一幕幕,娘亲和爹爹们,每一句都如交代——遗言一般。虽然很不愿意想到那两个字,可是那两个字却一直在脑海里回旋。为何,要把她支走。她的轻功,宫众们的武功,留在梨花宫大家一起面对可能到来的灾难,或是一起走,不是更好么?

马儿,快跑呀!

林宝儿暗暗呼唤。即便是马儿已经是尽力往前飞奔了,她还是觉得不够!她拉开帘幔,去看沿路往后退去的荆棘藤蔓,几欲要自行飞去。真实了。可能是这两天看到妖驿梨花凋零,美人娘亲又性急得有些怪异,才会做这个个奇怪的梦吧。

林宝儿坐正身子,撩开窗帘,看着外面的景色。与克巴扎大森林完全不同,这只是狭窄的一条小道,仅仅能容一辆马车通过。小道两旁,全是些荆棘小灌木,长得密密麻麻的。

“为什么要从这边走呢?真是不方便!”林宝儿小声地嘟囔道。从克巴扎森林那边走多好,累了还能就地取材,打几个野兽,采采蘑菇野菜。不一会儿就是鲜美的一顿。林宝儿想起第一次被含星抱着飞去梨花宫,不由地唇角上翘。

真遗憾,为什么要从这边走呢!林宝儿心中叹息,却忽地联系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脸色大变,咬着牙,急促地说道:“亦涵,快点,快点叫大家全部掉头,回梨花宫!”

“宫主,已经走出很远了,为何要掉头呢?”亦涵看着林宝儿,眸子里稍稍有些紧张。

“快,掉过头。不要问为什么,必须调头。”林宝儿说道,脸色越发严峻起来。

她太傻了,娘亲这么明显地要传位于她,又那么性急地让她成亲,让她把夫妾们都带走。梨花宫,绝对是要出事了。她居然走了,留下娘亲和爹爹们独自面对。难怪,宫众们都以护送的名义跟随她了;难怪,不从克巴扎大森林走,却要从这偏僻的小山路走。

“亦涵,快点!”见亦涵不动,林宝儿的眸子几欲冒出火来。亦涵,总是不那么听话。

“对不起,宫主。我们不能调头。”亦涵低声答道,虽然恭敬,却蕴涵着不容置疑的口气。

“亦涵,你们都知道?”林宝儿黑下脸来,沉声问道。

“是的。”亦涵低低地答道,只觉得林宝儿的眸子仿若有质一般,似乎要看到他的心里去。脸烧得厉害,很内疚,可是却不能从命。妖驿梨花全数凋败后,渺衣宫主便有了这番决定。他们这些夫妾,都是知晓渺衣宫主的决策的。也都听从了渺衣宫主的命令。

“你给我调头,否则,我自己飞去。我的轻功你是知道的,你拦不住我。”林宝儿说道,做出防备的姿势来。她不会再犯错误,让别人制住自己。既然亦涵什么都知道,她也不想解释或者强调恶果。没有用!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威胁亦涵。若是亦涵心疼她,自然不会由着她挺着肚子飞回去。不出所料,亦涵犹豫了,垂首思量了一番,高声喊道:“调头!”

不调头,宫主飞去定会元气大伤,还是免不了会与对方对抗。调头,若是遇上对方的正面势力,依旧是危险。思量一番,或许调头反倒是安全。

继续坐在马车里,林宝儿不停地催促道:“快点,再快点!”即便是路上很颠簸,小腹隐隐作痛,却顾不上了。在这狭窄的山路上,调头就耗费了许多时间。每分钟过去,她内心的焦灼便愈加一分。

回忆起早膳的一幕幕,娘亲和爹爹们,每一句都如交代——遗言一般。虽然很不愿意想到那两个字,可是那两个字却一直在脑海里回旋。为何,要把她支走。她的轻功,宫众们的武功,留在梨花宫大家一起面对可能到来的灾难,或是一起走,不是更好么?

马儿,快跑呀!

林宝儿暗暗呼唤。即便是马儿已经是尽力往前飞奔了,她还是觉得不够!她拉开帘幔,去看沿路往后退去的荆棘藤蔓,几欲要自行飞去。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