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93章 惨烈的对抗(2)

第93章 惨烈的对抗(2)

亦涵看着林宝儿焦灼的目光,心中涌起了深深的无奈。

对方已经培养出一批懂得梨花宫武功的高手。原本梨花宫还可借着妖驿梨花和雾嶂的掩护,与对方一搏。可是如今,最天然的屏障没了,对方绝不会错过这么一个绝好的机会,定是要全力出动。要保住梨花宫的势力,只得让宫主隐匿起来,以暗对明。如今宫主执意要回去,只能祈求,决斗已经结束了,或是还未开始。

宫主,定是生气了。她现在是,瞧都不愿瞧他一眼了。

其余的马车内,一一他们也是满脸的惊慌。宫主,居然这么快就明白了。宫主的性子,定是不会听亦涵的劝告的。他们不愿死去,却愿意为梨花宫而死。梨花宫便是他们的家。可是,他们不愿意看着宫主往危险奔去啊!

回去的速度,快了很多。骏马已经显出疲态来,嘴边冒出白白的泡沫。很快,便离梨花宫不远了,依稀已经可以听到打斗的呐喊声与惨叫声。

“娘亲,爹爹,你们一定不要出事。”林宝儿紧咬银牙,几欲要把那一口扁贝般的银牙咬碎。她的内心焦躁地如同燃了一把火,烧的心口都疼。马车颠簸得厉害。小腹越发疼了起来,如刀绞一般。

不是不相信娘亲和爹爹的功夫,而是害怕那可能的变数。这么多年,谁能肯定外界就没有三方的势力?杀死陆仁甲的人、魔道四贱客不都是有着极高的功夫么?还有——二十那个内奸!

刀枪相撞的铿锵声音、惨叫声隐隐传来,林宝儿的眉头越发皱紧。鲜血和死亡就在前面,她却丝毫感觉不到恐惧,只有对娘亲和爹爹们的担心,以及对战斗的渴望。既然有人胆敢冒犯梨花宫,她决不轻饶!

惨叫声越发清晰,从帘幔往外看去,林宝儿不禁抽了一口冷气。人哪,漫山遍野的人哪!密密麻麻地,挤着的都是人头。留在梨花宫人绝不超过五十个,可是面对的敌人却是那么的多。

“啊——”林宝儿长啸一声,从窗口疾驰而去,须臾便飞进了人群。这么多人,数也数不过来的人,全部是穿着铠甲的士兵,或是持枪,或是拉着弓箭,或是扛着长刀。他们居然是皇帝的人!

皇帝,她的爹,怎的那么狠心?齐康帝,既然你不顾念父女情感,休怪我也不再顾及父女亲情。

林宝儿双手一挥,掌风四射,身旁便倒下去一圈人!那些士兵即便是有些功夫,却也抵不住林宝儿带毒的内劲。

她红着眼,寻找这人海里的父母。却蓦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够高大,很挫的样子,他居然没有死?狗屁皇帝,林宝儿恨恨想道。辛梓柏居然没有死,还是领兵来的将领?

辛梓柏立在高地上,冷眼观看战斗。身旁一顶龙旗,上面是“诛妖孽”三个鲜红的大字。

林宝儿待要上前结果了辛梓柏的命,却又发现了娘亲和爹爹们。他们围成一个圈,背朝内,齐力御敌。娘亲和爹爹的功夫虽然高,却也抵不住这人山人海呐!无论如何谨慎,总会被那斜刺里来的一柄枪或是一把刀或是一支箭伤着。娘亲和爹爹们的脸上,已经有了倦意。衣服上,也沾上了血污。

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的,往往不会是几个高手。娘亲和爹爹们的内力也是有限的。林宝儿怒吼一声,眸子里开始弥漫着诡异的血光。她御着内力,往渺衣疾去。她的内力毫无顾及毫无保留地释放,即便是腹中不适,却也顾不上了。一路上,惨叫连连,士兵纷纷倒下。刀箭,竟刺不穿她周围的气圈。

“宝儿!你怎么来了?”渺衣见到自己那暴怒的女儿,不由得焦急起来,一时没能防着一柄红缨枪。眼看着那柄枪便要刺向娘亲心口,好在烈爹爹及时挥出一掌,折断了那枪。

“娘亲,我们一起!”林宝儿说道,加入娘亲和爹爹们的战圈,齐力御敌。这么,才觉得轻松了些。鲜血崩裂而出,惨叫连连。可是,那似乎不怕死一般涌上来的人流,却象杀不尽一般,没有止境。林宝儿的内力确实雄浑,然而没有好的招式相称。她只能努力地释放内力,靠着掌劲伤人,渐渐地便觉得内力慢慢地流失,仿若每一次挥掌,都要付出十二分的力气一般。

外围,亦涵和宫众们已经与皇帝的人对上了。辛梓柏,居然也是个武功异常高强的人,竟与亦涵打成了平手。兵士们,对梨花宫的功夫都异常熟悉。亦涵他们,竟闯不进来。

“女儿,你快走吧。你的轻功好,没有人能追上的。”形势越发紧急,渺衣见林宝儿的脸色越发苍白,一双眸子已经成了赤红。心下一惊,忙唤道。这一分心,又被一支箭射中右胳膊。她左手随手一拔,带出一块血肉,右手丝毫不见退缩,掌风凛冽,劈开一具身体。

“娘,我不会走的。因为,我不能走!”娘亲的意思,她懂。前世看电视,她总对那些能跑不跑结果全部死掉的人不满。现在,她却明白了他们的心。这里有她的爹娘。或许只能说是她这具身体的爹娘,可是,她的内心早就认可了他们。她的心,没有办法去扔下他们。若是她走了,爹娘们,或许便再也不能相见了。

如果不能一起快乐的生活,那么,便死在一处吧。这么想着,林宝儿越发肆意地消耗内力。皇帝为了对付梨花宫训练的兵士,她多杀一个,便多报了一分仇!

含星,彦羽,希沛,希望北斗银能护住你们。长歌,你到底去了哪里呢?我相信,你不是内奸。可是为什么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呢?四儿,对不起,你的小宫主或许不能为你报仇了!希沛你个混蛋,你到底是怎么从士兵紧紧围绕的醉云轩逃脱的呢?我竟做不到呢!还有采珊、玥袭香那两个疯子。采珊,你的性取向还是该改改了。玥袭香,皇宫里的那些老女人,美则美矣,其实没什么味道的。

腹部如刀绞一般疼,内力一丝丝流逝,林宝儿的思绪也越发恍惚起来。她居然那么不济么,娘亲和爹爹们还未倒下,她居然会坚持不下去了呢!面前的人山人海,慢慢地晃动起来,惨叫声、呐喊声也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她身子一软,便倒了下去。 你们都是我的夫93 惨烈的对抗(2)地址 html/12/12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