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95章 悄探银王府

第95章 悄探银王府

“你不是我爹?”林宝儿垂首问道,嗓音平静,却有了一丝不易觉察的波澜。

“笑话,朕这么会是你这种妖孽的爹。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哈哈……”

“那么,所谓的情意……”

“哦,情意啊!这话就远了!朕原本是最没有希望得到皇位的。所以,朕便向一介平民的渺衣的结拜姐姐示好,朕说朕爱她,朕还说若是朕当了皇帝,她便是皇后,她的爹便是朕的威武将军。所以,说起来,朕与渺衣,算是有一份情意在呢!”

“你不是我的爹,对么?”林宝儿抬起头来,笑容异常甜美。一双眸子,却泛着诡异的暗红的幽光。

“自然——朕自然不会是你这种妖孽的爹。”面前的女人笑得异常甜美,齐康却忍不住然后倒退了几步。一股从心底油然而生的冰冷,给了他一种不详的直觉。

“那么——你便等待最残酷的报应吧。”林宝儿诡异地一笑,忽地双手一挥,一股强烈的气流迸裂而出,粗大的镣铐,断成一截一截。齐康帝被气流一撞,摔出石牢之外,忙惊惶地爬起身来,厉声喊道:“护驾!护驾!”

凌乱的脚步声响起,林宝儿定定地瞅着齐康帝,一抹异常甜美的微笑绽放在嘴角。她一步一步走着,每一步都似乎踏在齐康帝的心口上。齐康帝疯狂地转过身,往外跑去。她的武功,居然已经超出了渺衣。太可怕了!

林宝儿看着齐康帝仓惶而逃,却不追逐,只是笑着,笑着,一步一步往前走。明黄的锦袍下摆,已经洇满了鲜血。那是她的孩子的鲜血。在孩子从她的体内消失的那一刻,她忽然发觉,她那充沛的似乎是用不尽的内力,又全数回到了她的体内。

既然那个人不是她的爹,那么,她会化身为魔鬼,把所有的债,全数讨回来!北斗银,对不起,她没有保护好他们的孩子。即便他们不是兄妹了,她却依旧不能接受那个人的儿子!对不起,血债,是要用血还的!

林宝儿一步一步往外走去,她弯下身来,抱住渺衣,对着围过来的士兵甜甜地笑着。

“对不起!”

林宝儿抱起渺衣,掠起身子,往外疾去。知道了天牢里暗道的入口后,她成偷偷进来探查过。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她这个石牢,应当在地牢的尽头处。地牢的出口蜿蜒曲折,很狭窄。可是,每一个拐弯,每一处兵力,她都牢牢地记在了心里。对不起了,虽然这些兵士是无辜的。可是他们是他的人,为他效命,那么休怪她手下无情了!

林宝儿的身子掠过之处,惨叫连连。每一个士兵,都倒了下去,每个人,都是全身肿的发紫,七窍流紫黑的鲜血。

孩子没了,她的武艺却似乎更高了。不需要动手,只要她想要,无穷无尽的内力便只发散发出来,瞬间夺人性命。

只是,她也不会让齐康帝随随便便地死去的!。

“女儿,娘……”渺衣撑着身子,痛苦地看着双眸暗红的林宝儿,心中有万般的思绪,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娘,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休息吧。”林宝儿执着青花瓷勺,舀了一勺参汤,递到渺衣的唇旁。杀父杀夫之仇,她定是要报的。娘亲所受的伤害,她也要加倍讨回来。

她的绝美的娘亲,一头乌丝已经成了斑白。面上的水嫩,也不复存在。一夜之间,竟老了十岁。

“我,也定不会放过齐康的。”渺衣恨恨地说道。她的骄傲,全数被齐康打破。她所在乎的,全数被齐康毁灭。这一生中最在乎她的人,全数被齐康帝害死。她的女儿,甚至都失去了宝贵的孩子!她,绝不会退缩的。

“娘,你放心,所有的一切,我都会讨回来的。”林宝儿沉静地说道,一口一口喂着渺衣,直到一碗参汤全数被渺衣喝下,才放下碗勺。

“娘,休息吧。”林宝儿说道,渺衣只觉得一阵困意袭来,不由地闭上了双眼。林宝儿站起身来,换上一身灰色衣裳,如当初含星的装扮一般。

不一会儿,她便从一间普通的民房的屋顶上闪了出来。这间民房,在京城很久了。是很普通很寻常的一间民房。平常,这里住的是一对老年夫妇。谁也不知道,这对老夫妇其实都是男人,是梨花宫的人。只要亦涵不背叛,齐康帝定不能找到这里来。娘亲在这里,她很放心。

靠着绝妙的轻功,林宝儿灵活地闪动着身子,从屋顶上疾驰而过。且不说极少会有人看屋顶上,即便偶尔有人见着了,也只能感受到一道淡淡的影子。

很快,就接近了银王府。林宝儿趴在王府屋顶上,往下看去。王府很平静,偶尔有三三两两的下人仆役走过。这些日子,她想要打听出银王府的消息来,也不能。几乎所有的渠道,都说银王府没有丝毫变化。

或许,齐康帝真的不会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动手。亦或许,北斗银把含星等人已经送进了皇宫。林宝儿调节着自己的呼吸,密切地关注下面的情况。

然而,看了近半个时辰,林宝儿依旧没有瞧出银王府有何不妥。呆在屋顶上,她才想起她对北斗银的残忍。她不知道银王府的构造,她甚至不知道,到底哪个院落才是北斗银居住的地方。

“这些日子,王爷似乎有些不高兴呢!”

林宝儿心中一震,屏息听着,下面,一个绿裙衫白坎肩的丫头与一个藕荷色裙衫淡粉坎肩的丫头咬起耳朵来。

“是呀,是呀。我也发觉了,却不知为的何事。”藕荷色裙衫丫头应声问道。

“这个……”绿裙衫丫头凑到藕荷色裙衫丫头的耳前,悄声说道,“听说,为的是后院那几个贵客呢!那几个贵客这几日闹着要走,王爷似乎不愿意他们走。”

女绿裙衫丫头的嗓音很低,然而,林宝儿只要屏息去听,依旧能够听清。

齐康帝竟没有来银王府要人?林宝儿细细思索,她现在武功,即便这府里有着重重埋伏,也伤不到她了。

孩子已经没了,她的身体反倒越加强壮起来。除了那一瞬间的疼痛,她再也没有觉察到身体上的不适。以前,听人说过,女人若是流产了,也得坐月子。可是她的身子,复原能力却莫名地强悍。虽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实在是找不出缘由,只得罢了。 你们都是我的夫95 悄探银王府地址 html/12/12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