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98章 劫狱

第98章 劫狱

小强说完,重新闭上了双眸,似睡着了般!

天色慢慢地暗了下来,简朴的小院落里,林宝儿低声嘱咐小十六:“小十六,你是会医的。你帮着我看好娘亲。不要伤害她的健康,却也不要让她出去报仇!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办好的。我只剩下娘亲了,要是失去她,我真的会疯狂的!”

“宫主放心,小十六谨遵宫主的吩咐。”

“那么,玥袭香我们一块出去吧。”林宝儿与玥袭香相对而视,点了点头,掠起身子,疾驰而去。慢慢地,两条身影便接近了京城中心的皇宫。

“小毛贼,你我分头行动。我这边,定是会引起很大的响动的,也好方便你行事。”

“嗯,我知道了。”

看着玥袭香稍带失落的眸子,心中,隐隐地不愿意让小毛贼去,可是,仇恨却马上冒出头来。不行,要报复,一定要保护齐康帝!小毛贼一向都是这么做的,现在,不过是顺便帮了帮她而已。

“那么,万事小心。你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林宝儿想了想,毅然说道。

“嗯,里也要小心。”玥袭香说道,朝着皇宫深处飞去。眸子里,隐隐有了些湿润。最后一次,以后,他便不再是一个采花贼了!

林宝儿看了看玥袭香的背影,只觉得那背影无比的孤寂。然而,她没法回头了。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报仇!

她的可怜的还未成型的孩子。她那些被枪矛弓箭刺穿的爹爹们,她新婚的夫妾们,还有她那一夜白头的娘亲。

她的仇恨,把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出来,也无法浇灭!越发想,林宝儿越发觉得愤怒,她忍不住攥紧拳头,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一双眸子,几欲滴出血来。

一定要报仇!林宝儿扭转身躯,往天牢疾去。若是意料得没错的话,齐康帝为了斩草除根,定是把梨花宫的人关在了天牢,等着林宝儿自投罗网呢!

天牢里,怕是已经布满了兵力!可是,她不怕!

越挨近天牢,林宝儿越觉得攥紧了一颗心。她这番要去的,是要把一一、亦涵、十五以及子凌、彦羽、含星都救出来。她是不能出一丝差错的,否则,恶果可能就是任何一个她心爱的人的逝去。

林宝儿往前疾去,后背渗出了一颗颗细小的汗珠。她眸子一转,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安乐?林宝儿暗暗低呼。难道,安乐在这里等她?安乐所站的地方,恰恰是两簇灌木树的阴影处。站在那里,不细看,甚至不能发觉有人。

到底要不要与他相见?林宝儿的身子稍稍缓了缓,却避过安乐,自行飞进了天牢拐角的阴影处。无论安乐在这里是什么目的,她都不能见他。若是安乐是皇帝派来的,她见他,只会横生枝节,破坏她救人的计划。若是安乐等在这里,是为了她好,她去见他,却也害了他。

天牢里的每个关卡,林宝儿都异常熟悉了。皇帝定也想不到,几天不见,她的武功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再个,她白天不还是中箭了吗?皇帝会想到她刚中了索命阎罗的毒,当晚就来天牢劫狱吗?

林宝儿自信地笑了笑,化作一阵风,就潜进了天牢。只要里面有个空隙,她就能隐住身形,不让人发现。

林宝儿在天牢里急速前行,心中却越发不妙。天牢里,居然兵力很少。难道,皇帝确信她必死无疑吗?这兵力安排,竟比不上平日。天牢里关的都是重犯,所以大抵是一件牢房关一个。林宝儿一个一个牢房找过去,愕然发现,子凌和彦羽关在上层,一个在东北角,一个关在西南角。含星等人全部关在地牢,分别关在四角的牢房里。

也就是说,林宝儿只要救了一个人,势必会惊动狱卒。那么,其余的人随时会有生命危险。齐康帝倒还有脑子!林宝儿不敢放缓身形,却也不敢蓦然救人。若是先救亦涵含星,子凌他们没有武功,实实在在成了砧板上待宰的鱼肉。若是先救子凌他们,把他们带在身边,她一个人更不好保护。

要么,就用这个?林宝儿暗暗揣着怀里的纸包。纸包里,是小十六特制的迷药。只要吸入一丁点,马上就会晕倒。只是,上下两层,她只要一洒迷药,定会惊动另一层的人。

该如何是好呢?林宝儿想了想,心中却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这天牢里关的,都不是一般人。若是把他们都放出来,或许她就能浑水摸鱼?只要放了地牢的人,所有的犯人暴动拥挤,那么兵士便顾不上子凌和彦羽了。

然而,念头刚一冒出来,林宝儿流了一身冷汗,忙否定自己。这样一来,其余的人也会被牵涉进来,甚至连命都没法保住了。这样的法子,实在是太残忍了!

然而,自从那念头冒出来后,便挥之不去在脑海里不停地盘旋。林宝儿不停地留着汗,想要制止自己这恶毒的念头。然而,越发压制,念头就越发活跃,在脑海里不停地跳动着。象火一般,越燃越烈,如何都浇不灭。

林宝儿,你不可以这样做!林宝儿攥紧双拳,指甲深深地嵌入细嫩的肌肤里,甚至流出了一丝丝鲜血。然而,越压制,那念头便如叛逆的皮球一般,越弹越高。

可是,这般做,是救出一一他们的最好的法子。只要犯人都暴乱了,齐康帝不可能不顾及一切全部杀光。即便是都杀光,暴乱的那一段时间,也足够她把他们都救出来了。

林宝儿想着,不由地飞身往地牢奔去。

林宝儿满脸渗满了大颗的汗珠,眸子里的暗红,诡异地一闪一闪。内心的挣扎,压得她几近喘不过起来。她何时竟成了这么一个残忍的人。她何时,连内心的龌龊念头都压制不住了?

“啊——”眸子里的暗红,似乎又亮了些。内心的挣扎,迫使林宝儿不由地低低闷哼了一声。

“什么人?”一个士兵反过头来,执起手中的大刀,谨慎地朝着林宝儿的身影走过去。

瞒不住了。林宝儿知道,这样的特殊情况,只要稍稍一丁点响动,所有人的士兵定是都望向了她这个方向,只等着所有的刀枪都往这个方向扎过来了。 你们都是我的夫98 劫狱地址 html/12/12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