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99章 疯狂嗜杀(1)

第99章 疯狂嗜杀(1)

d

很快,便将含星、一一和十五都救了出来。即便是受了伤,可是在林宝儿的内力的支撑下,却都能挺着挤在暴乱的队伍里,往上面挤去。

“奶奶的,拆了狗皇帝的皇宫!”胡汉三见势,越发兴奋起来,高声喊道。他也不急着逃跑了,不停地唆使着已经昏了头脑的犯人们。

“对,拆了狗皇帝的皇宫!”

“是啊,是啊,杀了狗皇帝,那些后宫美女们,就都是你们的了!”

“还有金银珠宝,所以的,都是我们的了!”

“就是,咱当了一辈子土匪,也要混个丞相当当吧!”

越是怂恿,那么犯人情绪越发高涨,似乎已经杀了齐康帝,只等着分财产分美女分权势了!

面对这一群疯狂的人,士兵们似乎已经镇压不住了,更何况还是林宝儿的掌风伤人,偶尔又洒下一把迷药。不一会儿,犯人便完全占了上风。

跟在群情澎湃的犯人后面,林宝儿放眼望去,见子凌和彦羽都已经被兵士制住。可是,****的不是林宝儿,那些兵士,连动手杀了子凌和彦羽的胆量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所有的犯人拥挤过来,赤手空拳把他们打死!

不一会儿,牢房里,竟一个清醒的士兵都没有剩下了。那些中了迷药的,反倒是捡到了一条命。

事情太过反常了!林宝儿和亦涵交换了一个眼神,七个人毅然往外走去!

“哈哈,林宝儿,你果真没有死!”

一听到齐康帝的声音,林宝儿只觉得气血上涌,恨不得马上扑上去,把齐康帝大卸八块了。

“为了让你逃得快乐,朕特意放松了天牢的戒备呢!朕想,你会很乐意与这些死刑犯死在一处的!”齐康帝站在高处的台子上,捋着下巴上的胡须,得意地笑道。这一次,就是她插上几对翅膀,也逃不了了!

林宝儿一看,周围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只怕,皇帝老儿把所有的兵力都帮来了。就连出现在辛梓柏婚礼上的邬崇浚都在皇帝老儿身后。

护城军都出动了,是么?林宝儿轻蔑地瞥了瞥披着红甲的邬崇浚,见他的眼光躲闪开去。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上一次是娘亲的手下败将,这一次,依旧会是她的手下败将!

“准备火炮!”

忽地,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林宝儿扫视一圈,竟发现,四围,居然是八抬黑洞洞的大炮!

密密麻麻的兵士,八抬火炮。犯人们目瞪口呆,一时竟都被吓傻了去。死亡,就在面前了。所有的念头都抛开了,唯独剩下恐惧!

“朕想,朕的这份大礼,你会很满意的!”齐康帝站在高台上,睥睨地望着挤成一团的犯人和林宝儿诸人,直想高声大笑几声。多年的怨气,终究是能够一口吐掉了。

齐康帝的话,林宝儿一个字也不想听,她望了望八抬大炮,暗暗思索。没想到,这个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的朝代,居然发明了火炮。现在他们和这些犯人挤在一处,亦涵等人受伤了,子凌和彦羽根本就没有武功。要想逃出火炮的攻击,几乎是没有可能性!

无论如何,一定要想个法子来!林宝儿眸子一闪,不屑地笑道:“齐康,你放的屁,真的很臭!”

“你这个妖孽,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朕准备了三份大礼,你今日插翅也难逃了!”齐康帝却不气恼,唤道:“弓箭手准备!”??很快,便将含星、一一和十五都救了出来。即便是受了伤,可是在林宝儿的内力的支撑下,却都能挺着挤在暴乱的队伍里,往上面挤去。

“奶奶的,拆了狗皇帝的皇宫!”胡汉三见势,越发兴奋起来,高声喊道。他也不急着逃跑了,不停地唆使着已经昏了头脑的犯人们。

“对,拆了狗皇帝的皇宫!”

“是啊,是啊,杀了狗皇帝,那些后宫美女们,就都是你们的了!”

“还有金银珠宝,所以的,都是我们的了!”

“就是,咱当了一辈子土匪,也要混个丞相当当吧!”

越是怂恿,那么犯人情绪越发高涨,似乎已经杀了齐康帝,只等着分财产分美女分权势了!

面对这一群疯狂的人,士兵们似乎已经镇压不住了,更何况还是林宝儿的掌风伤人,偶尔又洒下一把迷药。不一会儿,犯人便完全占了上风。

跟在群情澎湃的犯人后面,林宝儿放眼望去,见子凌和彦羽都已经被兵士制住。可是,****的不是林宝儿,那些兵士,连动手杀了子凌和彦羽的胆量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所有的犯人拥挤过来,赤手空拳把他们打死!

不一会儿,牢房里,竟一个清醒的士兵都没有剩下了。那些中了迷药的,反倒是捡到了一条命。

事情太过反常了!林宝儿和亦涵交换了一个眼神,七个人毅然往外走去!

“哈哈,林宝儿,你果真没有死!”

一听到齐康帝的声音,林宝儿只觉得气血上涌,恨不得马上扑上去,把齐康帝大卸八块了。

“为了让你逃得快乐,朕特意放松了天牢的戒备呢!朕想,你会很乐意与这些死刑犯死在一处的!”齐康帝站在高处的台子上,捋着下巴上的胡须,得意地笑道。这一次,就是她插上几对翅膀,也逃不了了!

林宝儿一看,周围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只怕,皇帝老儿把所有的兵力都帮来了。就连出现在辛梓柏婚礼上的邬崇浚都在皇帝老儿身后。

护城军都出动了,是么?林宝儿轻蔑地瞥了瞥披着红甲的邬崇浚,见他的眼光躲闪开去。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上一次是娘亲的手下败将,这一次,依旧会是她的手下败将!

“准备火炮!”

忽地,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林宝儿扫视一圈,竟发现,四围,居然是八抬黑洞洞的大炮!

密密麻麻的兵士,八抬火炮。犯人们目瞪口呆,一时竟都被吓傻了去。死亡,就在面前了。所有的念头都抛开了,唯独剩下恐惧!

“朕想,朕的这份大礼,你会很满意的!”齐康帝站在高台上,睥睨地望着挤成一团的犯人和林宝儿诸人,直想高声大笑几声。多年的怨气,终究是能够一口吐掉了。

齐康帝的话,林宝儿一个字也不想听,她望了望八抬大炮,暗暗思索。没想到,这个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的朝代,居然发明了火炮。现在他们和这些犯人挤在一处,亦涵等人受伤了,子凌和彦羽根本就没有武功。要想逃出火炮的攻击,几乎是没有可能性!

无论如何,一定要想个法子来!林宝儿眸子一闪,不屑地笑道:“齐康,你放的屁,真的很臭!”

“你这个妖孽,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朕准备了三份大礼,你今日插翅也难逃了!”齐康帝却不气恼,唤道:“弓箭手准备!”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