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01章 风云色变

第101章 风云色变

“宫主!宫主”

“宫主,不要——”

“宝儿……”

“死女人,谁叫你管我们了?你快醒过来!”

是亦涵?含星?十五?彦羽?子凌?所有的嗓音都在耳旁环绕,林宝儿一双眸子却变得茫然无比,只有鲜红,只剩下强烈的嗜血的欲望。她只能杀,看着人倒下去,看着有人被她撕裂,她甚至忘了,她为什么要杀!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要杀这些人?她不知道了,她只知道,她要把他们都杀光!

“宫主!”

亦涵等人的眸子里,都显出了惊惧的光芒!现在的宝儿,变得他们都人不出来了!她的眸子,血红血红的。眼角,滴下了一滴滴鲜红的血滴。她的脸色,越发地苍白,她的唇,朱红朱红,是涂上了一层血。她的秀发飞扬,慢慢地,显出诡异的红来。

这样的宝儿,让他们觉得陌生。

他们疯狂地喊叫,想要她停下了,她却充耳不闻;他们竭力想要制止他,却根本接近不了她!

她的身上,已经沾满了犯人的鲜血。直到,仅剩的几个犯人,惊恐地发现,他们面前的,是个女魔头,这么多人,也丝毫伤不了她。他们惊惶地发现,身旁的人,都已经成了支离破碎的肉块。

“妖怪啊,妖怪啊!”他们惊惶地倒退,想要离那个女魔头远些,却被她诡异地近身,掠起,撕开!

“啊啊啊啊——都去死吧!”林宝儿疯狂地尖叫,十指的指甲,攸地突出,又长又尖又硬,只需要轻轻一划,便有一个人的脖子被划开。她似乎疯了,可是,她却很小心的,不伤到亦涵等人中的任何一个。

“妖怪、妖怪……”齐康帝脸上终于显出惊惧来,那个女人,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她,必须要死,否则他将再也控制不了她!

“预备——放炮!放箭!”齐康帝不停地倒退,厉声喊道。他甚至控制不了自己的身子,差点从台上摔落。

皇帝一声令下,密密的弓箭,如雨一般,射向林宝儿;火把,也挨近了炮筒,只消点下,圆滚黑沉的大炮弹,就要发射出来!

密密麻麻绿莹莹的弓箭,如蝗虫一般,铺天盖地地往林宝儿等人袭过来,林宝儿双目圆睁,瞳孔放大,愤怒地看着飞速地疾驰过来的箭雨,几欲要把牙齿咬碎。

不行,不能让这些箭射过来,否则,亦涵、一一、含星、十五、子凌、彦羽,他们全部会死!索命阎罗的毒,一般人只要沾染上一丁点,必死无疑!

“啊——”林宝儿跃起身子,附在亦涵等人上空。浸满了鲜血已经变成深黑的灰色裙裾,被气流激得如墨色的荷叶一般绽开。暗红的发丝,飞扬起来,如血一般!

澎湃的内力画成一个圆弧,笼罩在亦涵等人周围,飞箭射来,却在圆弧上一滑,被反弹了出去,反射在皇家兵士的身上。顿时,惨叫声四面迭起,被射中的人,全部七窍流血全身肿胀而死。

“护驾,快护驾!”邬崇浚惊慌地喊道,挡在齐康帝身前。他的宝甲都是纯铁炼制,弓箭射不透。但是,他的脸已经惨白一片。这世上,居然有这么恐怖的武功,这种武功,不可能是人能拥有的。上次和她较量时,还没有这么深的恐惧,现在,看到她,却有了深深的惶恐。他,根本就没有办法与她衡量。

放火的士兵,也被这反射过来的箭矢吓得面如土色,情不自禁都蹲下来,护住自己的身子。死亡,近在眼前,竟没有人还记得要去点火。

“都是些混账东西,快点火。八炮齐发,什么妖孽都活不了!”齐康帝躲在兵士之间,咬牙切齿地喊道。

这个女人,他还是低估了她!他的所有精锐,就这么一会儿,已经倒下去一大片了,死在他耗费了无数人力财力炼制的索命阎罗箭上!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再也不敢放箭。

该死的,就算杀了这个女人,北斗国也会元气大伤!

“混账,快点点火。不想死的,点火发炮!”

“谁敢?”林宝儿目呲俱裂,尖锐地喊道。不能点炮,不能点炮,一旦点炮,她不能确定她的内力还能阻挡火炮的威力。更何况,她已经觉得内力有些不继了!

“点炮!”齐康帝高声喊道。只要炮弹一出,就再也不会有人威胁他的孩子的政权了!

抖抖瑟瑟的兵士,终于反应过来了。他们慢慢地颤抖着捡起火把,往炮筒处探过去。瞬间,就要八炮齐发,她所珍爱的人,都会被炮弹轰个粉碎!

该如何是好!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她不知道要怎样,才能保护自己所珍爱的人。她真的没有办法了,她甚至,已经不能再支撑一轮箭雨了!

老天,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保护她所珍爱的人?

“啊——”林宝儿悲怆地长啸,一泼又一波的内力,随着她的激愤,被释放出来。即便已经无人可伤,她依旧不停地释放着澎湃的内力,似乎这般,才能稍稍减弱她的无助她的苦痛!

雪白的面孔,暗红的发丝,嫣红的唇,两行鲜红的血从那血红的眸子中流出来,滑过脸颊,一滴滴落下来,沉重地落在亦涵等人的心头。

他们静默,他们只能哀伤地看着那个为了他们疯狂的女人,什么都说不出来。甚至,连劝她走的话,都在喉间徘徊,吐不出口。

或许,被炮弹轰碎、血肉交融,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啊——”林宝儿低下头来,看着一张张哀伤的脸,内心的悲愤无法抑制。他们,都已经在她的心中刻下了深深的痕迹,她怎么能接受,他们一个个死去?如果不是她意外地闯入这个时空,或许,他们还能依照他们原有的生活轨迹,平安地活着。她,是她,害了他们!

她的悲怆、她的凄然,缓缓地弥漫开来。即便是身经百战的士兵,也不由得被感染,竟无法动手去点火。他们的心,似乎也痛了起来。

唯有真正的悲痛,深入骨髓的伤痛,才能如此地浓重吧!

天似乎也暗了下来。大伙抬头一望,大朵的乌云竟沉沉的笼罩过来,瞬间便掩盖了整个天空。整个北斗国,似乎也暗了下来。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