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02章 伤心欲绝(1)

第102章 伤心欲绝(1)

d

下来,雨夜停了下来,太阳拨开云层,露出了光彩。

“十五、十五……”一一惨叫着,哀哀呼唤。二十不知去向,这么一来,二十后宫,只剩下了他和十六。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照顾着他们,他们就是他的亲人,他的兄弟。这叫他,如何能接受十五的离去?

“快快快,快上前,把他们都杀了!”天助朕也,那个女人居然晕倒了。他玩够了,不想再欣赏那个女人的惊慌。齐康帝欣喜地连连喊道,支使着仅剩不多士兵。

“陛下!”邬崇浚忽地跪下来。

“陛下,护城军,几近全军覆没!敌人的武功也不低,陛下,还是速速回去,龙体要紧!”

他低下头,目光从眼角飘过,微微划过那人怀里弱小的身躯。他无法想象,那么纤细的身躯,竟能释放出那么大的力量。即便是金戈铁马铁石心肠,他曾以为,他的心再也不会有任何波澜了。可是今日,他却被深深地触动了。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这点了!

“胡说!护城军听令,速速上前,杀了他们!”齐康帝一角踹开邬崇浚,怒喊道。

这个女人,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不能再冒险了,他必须永远地断了后患!

“是!”

稀稀拉拉的士兵围拢起来,慢慢地朝着林宝儿等人逼近。亦涵、含星、一一把子凌和彦羽护在身后,彦羽抱着林宝儿,仇恨地看着逼近的士兵。现在,轮到他们来保护他们的女人了!

“动手!”齐康帝下令。

明亮的长刀被抽出来,明晃晃的红缨枪枪头颤动,划过弧线,往亦涵等人砍下去刺过去。虽然已经受伤了,可是在监牢里得到了林宝儿内力的治疗,又休息了一段时间,重要的是他们保护她的心,支撑着他们。看起来,竟象不曾受伤一般。含星是影卫,亦涵的武功亦是非常出色的。三个人,竟完全接下了所有人的攻击。

“邬崇浚,你去!”齐康帝怒吼道。

“陛下,陛下,属下要在此保护陛下。”邬崇浚依旧跪下,请求道。

“朕不用任何人的保护,朕命令你你速速上前,把他们都杀了。难道,你想抗旨?”

“是!”邬崇浚无奈,只得上前,与亦涵游斗起来。然而,两人竟将将战成平手。齐康帝看在眼里,怒在心头,却也无法。

其余的兵士,原本就受到大惊吓,士气大伤。含星和一一,却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也要护住林宝儿。一时间,竟被含星和一一斩了不少人。

看着余留的士兵越发见少,齐康帝只得恨恨地咬紧牙,慢慢往后退去。若是今日把银王府的辛梓柏调来,或许,那个妖孽就能死在他的手上了!

亦涵等人,也无法抽出身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罪魁祸首,慢慢逃走!

“你们走吧!”邬崇浚淡淡地说道,化掉亦涵的攻势。

“多谢了!”亦涵轻声答道。邬崇浚没有用全力,否则重伤未愈的他绝不是他的对手。时间每过去一分,他们的危险便越大一分。

“我们走!”亦涵沉声说道,亦打亦退,一伙人慢慢往外退去。

室内,一伙人围在床榻前,望着昏迷中的林宝儿。那头暗红的秀发,慢慢地恢复了墨黑的颜色。

天遇异象,沉沉的乌云,紧追不舍的雷击……每个人的心中,都是那么的沉重。可是,谁也不敢开口,不敢去想,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下来,雨夜停了下来,太阳拨开云层,露出了光彩。

“十五、十五……”一一惨叫着,哀哀呼唤。二十不知去向,这么一来,二十后宫,只剩下了他和十六。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照顾着他们,他们就是他的亲人,他的兄弟。这叫他,如何能接受十五的离去?

“快快快,快上前,把他们都杀了!”天助朕也,那个女人居然晕倒了。他玩够了,不想再欣赏那个女人的惊慌。齐康帝欣喜地连连喊道,支使着仅剩不多士兵。

“陛下!”邬崇浚忽地跪下来。

“陛下,护城军,几近全军覆没!敌人的武功也不低,陛下,还是速速回去,龙体要紧!”

他低下头,目光从眼角飘过,微微划过那人怀里弱小的身躯。他无法想象,那么纤细的身躯,竟能释放出那么大的力量。即便是金戈铁马铁石心肠,他曾以为,他的心再也不会有任何波澜了。可是今日,他却被深深地触动了。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这点了!

“胡说!护城军听令,速速上前,杀了他们!”齐康帝一角踹开邬崇浚,怒喊道。

这个女人,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不能再冒险了,他必须永远地断了后患!

“是!”

稀稀拉拉的士兵围拢起来,慢慢地朝着林宝儿等人逼近。亦涵、含星、一一把子凌和彦羽护在身后,彦羽抱着林宝儿,仇恨地看着逼近的士兵。现在,轮到他们来保护他们的女人了!

“动手!”齐康帝下令。

明亮的长刀被抽出来,明晃晃的红缨枪枪头颤动,划过弧线,往亦涵等人砍下去刺过去。虽然已经受伤了,可是在监牢里得到了林宝儿内力的治疗,又休息了一段时间,重要的是他们保护她的心,支撑着他们。看起来,竟象不曾受伤一般。含星是影卫,亦涵的武功亦是非常出色的。三个人,竟完全接下了所有人的攻击。

“邬崇浚,你去!”齐康帝怒吼道。

“陛下,陛下,属下要在此保护陛下。”邬崇浚依旧跪下,请求道。

“朕不用任何人的保护,朕命令你你速速上前,把他们都杀了。难道,你想抗旨?”

“是!”邬崇浚无奈,只得上前,与亦涵游斗起来。然而,两人竟将将战成平手。齐康帝看在眼里,怒在心头,却也无法。

其余的兵士,原本就受到大惊吓,士气大伤。含星和一一,却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也要护住林宝儿。一时间,竟被含星和一一斩了不少人。

看着余留的士兵越发见少,齐康帝只得恨恨地咬紧牙,慢慢往后退去。若是今日把银王府的辛梓柏调来,或许,那个妖孽就能死在他的手上了!

亦涵等人,也无法抽出身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罪魁祸首,慢慢逃走!

“你们走吧!”邬崇浚淡淡地说道,化掉亦涵的攻势。

“多谢了!”亦涵轻声答道。邬崇浚没有用全力,否则重伤未愈的他绝不是他的对手。时间每过去一分,他们的危险便越大一分。

“我们走!”亦涵沉声说道,亦打亦退,一伙人慢慢往外退去。

室内,一伙人围在床榻前,望着昏迷中的林宝儿。那头暗红的秀发,慢慢地恢复了墨黑的颜色。

天遇异象,沉沉的乌云,紧追不舍的雷击……每个人的心中,都是那么的沉重。可是,谁也不敢开口,不敢去想,那到底是怎么回事。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