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03章 伤心欲绝(2)

第103章 伤心欲绝(2)

“脉象正常,武功也恢复了。宫主应该马上就能醒来了。”小十六放下林宝儿的皓腕,说道。

“嗯……”似乎验证了小十六的话,林宝儿蹙着眉头,轻轻地呻吟着。蒲扇般的睫毛,不停地抖动,缓缓地睁开了又大又亮的眸子。只是,那眸子,依旧是诡异的暗红色。

“宫主——”

“宝儿——”

众人又围拢了些,急切地喊道。

“我觉得,好累啊!”茫然地看着众人,林宝儿轻声说道。心里的感觉很怪异,朦胧中,似乎痛过,似乎疯狂过。只是,那感觉却无比飘渺,如上辈子的事般,只是稍稍在心中留下了一丝痕迹;又如做了一场梦,很是虚幻,很不真切。

“宫主,喝了这碗稀粥吧。”一一端了一个细瓷碗过来,搅动着,撅着嘴,轻轻吹动着。宫主已经昏迷了一天了,先用些稀粥,补充补充体力。

“嗯,好的。”林宝儿乖乖地应道,顺从地咽下一一递过来的稀粥。熬得很稠很绵软很香甜,放了花生仁、各种豆类。

大家怎么都来了呢?林宝儿缓缓咽着稀粥,不说话。脑子里,却在慢慢回想着说经历过的事。

传位、婚礼、恶战、被擒、逃走、劫狱……一幕幕,如放电影般,在脑海里划过。原来,那一切,不是梦,都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他们都逃出来了,一一、亦涵、含星、子凌、彦羽、小十六都在面前了!可是……

“十五呢?”林宝儿惊慌地问道。十五,没有十五的身影,一个个脸上扫过去,重复往返,她都没有看到十五。她只记得,十五跳进来,挡在了她和巨雷之间……

“十五呢?十五去哪里了?”没有人回答,大家低着头,一声不响。十五,甚至两个整洁的身子都没有留下。整个身躯,被劈成了黑炭。全身上下,找不出一块完整的肌肤。

“十五!”林宝儿凄惨地唤道,眸子里,忽地又血光忽闪。十五,那个声音异常好听的孩子,因为她,死去了。她真的不愿意这样,她不想看到任何人因她而死。可是,偏偏那么多人,一个一个,被她害死了!上帝啊,让她回去了吧,让时光倒流吧。她不想回炉重造了,她不想穿越了。她会乖乖地,做那个丑女人,不再伤心,不再抱怨!

让所有因她而死去的人,都活过来吧!

然而,上帝不应答。时间,依旧在慢慢流逝,屋子里,静谧异常。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古代器具、屋子……都切切实实地显露在她面前。

难道真的不能重新来过了吗?林宝儿哀哀轻问。或许,要死了,才能再回去?林宝儿忽地躲过瓷碗,内力一阵,瓷碗碎成尖锐的小碎片。捡起一块最尖锐的碎片,舍去其余的,内力涌出,压在碎片上。碎片一震,狠狠地刺进左手手腕,割断动脉。所有的动作,迅疾无比,大伙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鲜红的血,忽地迸出来,洒在衾被上,衣裳上,小十六才慌忙地从身上撕了一块不了,裹住林宝儿的手腕。亦涵也慌忙向前,点住穴道,止了喷涌而出的鲜血。

“呜呜……让我去死吧!我死了,爹爹们都能活过来了,四儿、九儿,所有的人,都不会死了!只要我死了,大家都好了呀!”林宝儿痛苦涕零,疯狂地撕去止血的布条,冲开止血的穴道。血,又一次流了出来。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暗红的眸子也失去了光芒,渐渐黯淡下来。

无法,大家只能按住她的手,继续包扎,继续点穴。林宝儿怎么疯狂,却总注意着,不要伤了大家。

“让我死了吧!我是个妖孽,都是我,都怪我,是我害死了大家啊!呜呜……我是个坏女人,我该死,呜呜……”林宝儿不停地扭动、挣扎,痛苦地哭着。大颗的泪珠,如雨一般,疯狂地从眸子里喷涌而出。

“宫主,宫主……”看着悲痛欲绝的林宝儿,他们也不知该如何劝说。短短几天,那么多亲人的离去,他们的心里,一样的悲痛,一样的愤恨。可是,那都是齐康帝的错,不是宫主的错哇!

子凌、彦羽默默地看着林宝儿,心中五味复呈。他们看到了与醉云轩的她不一样的她,似乎换了一个人。她悲恸,她珍惜身边所有的人。她不再是那么整天乐呵呵的,迷迷糊糊地,贪吃、偷懒,以招惹美男为乐。

“让我死了啊!”眼圈都已经哭肿了,瘦削的小脸上,布满了晶莹的泪珠。手腕上的血,止了又流,流了又止。从小十六身上撕下的布片,已经被鲜血浸透。

“宝儿!”渺衣推开门,走了进来,威严地喊道。

“娘,娘,我对不起你们。我真的对不起你们,我害了你们!”林宝儿泪眼朦胧地看着渺衣,伤痛地喊道。她的娘亲,她怎么才能弥补她所带来的灾难啊?晴岚说得对,不能改变历史,她改变了历史,她肆意行事,才给她的亲人,带来了厄难。

“你没有对不起我们!你死了,才是对不起我们!”渺衣说道,眸子里散发出犀利的光芒。

“可是,我原本不是这个世界上的,我却硬要来到这个时空。都是我的介入,才改变了一切,才造成了后面的一切。我,死了,说不定就回去了,说不定一切都不回发生了!”林宝儿急促地说道,把她的一切,都明明白白地承认了。昨天那些异象,那些粗雷,劈的就是她这个不应该出现的灵魂!

“胡说!”大伙让出地方,渺衣坐在床沿,严厉地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应该与梨花宫主来自同一个地方。没有梨花宫主,就不会有梨花宫。没有你,我就没有女儿了。娘相信,你的到来,只会给梨花宫带来好运!”

“可是,我带来的都是噩运啊!都是我,害死了爹爹们。”林宝儿仰着头,梨花带雨地看着渺衣。她和梨花宫主不一样,她带来的,只有噩运。

“胡说!没有你,梨花宫只会衰败得更快!没有你,我们全都早已经死了!没有你,梨花宫便没有继承者了。齐康帝,早就会遣兵攻打梨花宫了。梨花宫的武功,早已经外泄,绝对抵不住朝廷的攻势!女儿……”渺衣放缓语调,轻声说道,“梨花宫,迟早都会被齐康帝灭掉的。只有你,才能拯救梨花宫。你现在,要快些养好身子,为你的爹爹们,为你的夫妾们报仇!”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