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05章 决定逼宫(2)

第105章 决定逼宫(2)

d

的,皇帝肯定不会放过她的银儿的!

静妃埋下了头,那绢帕上的字、皇后的话语纠缠着她的心。昱儿,昱儿。皇帝真的不会放过昱儿么?皇后的话,柔妃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可是,皇帝的确十年没有要过她的身子了!

屋内,一时间异常静谧!

“姐姐,你说,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柔妃忽地跪下来,拉着皇后的衣襟,焦急地问道。她几近哭烂的眼睛,又流出眼泪来。小巧的鼻子鼻翼不停地阖动。

“我也不知道!若是知道,我早就动手了!”皇后淡淡地说道,却恢复了平静。这个时候,该她们开口了!

“姐姐,再等等,好吗?皇帝或许并不会害了昱儿呢!”静妃,还是抱着那么一丝侥幸。无论如何,昱儿还是储君。小心点便是了。

“静妃姐姐!银儿明日就要问斩了,我怎么等?我怎么能等?我怎么可以再等下去?我求皇上,皇上连见都不见我!我的银儿,何时犯了谋逆罪啊?”柔妃忽地转过头来,咆哮道。

“这、这……”静妃看着疯狂的柔妃,说不出话来。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太子求见!”外面,传来了小宫女的通报声。

“准!”

“娘,娘,快些回去罢!”北斗昱的脸上,失去了以往的平和,他的眼眶微微发红,看到静妃,嗓音也哽咽起来。

“昱儿,何事这般急匆匆的?”静妃缓住心神,问道。

“应当是皇帝下圣旨了废太子吧!”皇后讥讽地说道。

“娘……”北斗昱颓然地低下头,只是轻轻地唤了声。

“昱儿,是不是,是不是废太子了?”看到儿子的神情,静妃的心沉了下去。不详的感觉浮上心头。皇帝真的忍不住要把皇位给二皇子了吗?

“是的,娘。父皇下旨,改立二哥为太子。”北斗昱说道,强忍住心中的不安。圣旨刚到,皇后怎的就知道了呢?

“不会的,不会的,我去找我爹。皇帝不可以这样做,朝廷的大臣,都不会同意的!”静妃疯狂地喊道,要往外跑去。

“妹妹,你如今还不明白么?”皇后冷喝一声,拉住静妃的手腕。看着静妃哀哀地转过头来,忽地轻叹一声。她们,都是可怜的女子。

“妹妹,你醒醒吧!皇上甚至都不在早朝的时候与众大臣商议,便颁了圣旨。皇帝已经是一意孤行了。十年,十年了,皇帝已经预谋十年了,你以为,左丞相能让皇帝改变心意?”

“姐姐,到底该如何是好啊?”静妃,已经是六神无主了。皇上果真就丝毫不顾念父子之情么?

“冥儿,你也出来吧!”皇后想了想,轻声唤道。

木制轮胎滚地的声音响起,北斗冥一身黑色锦袍,坐在木制轮椅上,缓缓地走了出来。

“银儿如今被关在牢里。能过来的,都已经过来了。为了活命,我们三方必须联手。”

“嗯!”其余的人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唯一的法子便是:三家联手,逼宫!”皇后冷冷地说道,突出了预备已久的法子!

“那可是谋逆啊……”静妃,怯怯地问道。

“就算你什么都不做,皇上说你谋逆,依旧是谋逆。银儿,便是活生生的例子!”皇后打断静妃的话,决绝地说道。冥儿好不容易才得到那个消息,她必须借这个,把冥儿推上皇位。的,皇帝肯定不会放过她的银儿的!

静妃埋下了头,那绢帕上的字、皇后的话语纠缠着她的心。昱儿,昱儿。皇帝真的不会放过昱儿么?皇后的话,柔妃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可是,皇帝的确十年没有要过她的身子了!

屋内,一时间异常静谧!

“姐姐,你说,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柔妃忽地跪下来,拉着皇后的衣襟,焦急地问道。她几近哭烂的眼睛,又流出眼泪来。小巧的鼻子鼻翼不停地阖动。

“我也不知道!若是知道,我早就动手了!”皇后淡淡地说道,却恢复了平静。这个时候,该她们开口了!

“姐姐,再等等,好吗?皇帝或许并不会害了昱儿呢!”静妃,还是抱着那么一丝侥幸。无论如何,昱儿还是储君。小心点便是了。

“静妃姐姐!银儿明日就要问斩了,我怎么等?我怎么能等?我怎么可以再等下去?我求皇上,皇上连见都不见我!我的银儿,何时犯了谋逆罪啊?”柔妃忽地转过头来,咆哮道。

“这、这……”静妃看着疯狂的柔妃,说不出话来。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太子求见!”外面,传来了小宫女的通报声。

“准!”

“娘,娘,快些回去罢!”北斗昱的脸上,失去了以往的平和,他的眼眶微微发红,看到静妃,嗓音也哽咽起来。

“昱儿,何事这般急匆匆的?”静妃缓住心神,问道。

“应当是皇帝下圣旨了废太子吧!”皇后讥讽地说道。

“娘……”北斗昱颓然地低下头,只是轻轻地唤了声。

“昱儿,是不是,是不是废太子了?”看到儿子的神情,静妃的心沉了下去。不详的感觉浮上心头。皇帝真的忍不住要把皇位给二皇子了吗?

“是的,娘。父皇下旨,改立二哥为太子。”北斗昱说道,强忍住心中的不安。圣旨刚到,皇后怎的就知道了呢?

“不会的,不会的,我去找我爹。皇帝不可以这样做,朝廷的大臣,都不会同意的!”静妃疯狂地喊道,要往外跑去。

“妹妹,你如今还不明白么?”皇后冷喝一声,拉住静妃的手腕。看着静妃哀哀地转过头来,忽地轻叹一声。她们,都是可怜的女子。

“妹妹,你醒醒吧!皇上甚至都不在早朝的时候与众大臣商议,便颁了圣旨。皇帝已经是一意孤行了。十年,十年了,皇帝已经预谋十年了,你以为,左丞相能让皇帝改变心意?”

“姐姐,到底该如何是好啊?”静妃,已经是六神无主了。皇上果真就丝毫不顾念父子之情么?

“冥儿,你也出来吧!”皇后想了想,轻声唤道。

木制轮胎滚地的声音响起,北斗冥一身黑色锦袍,坐在木制轮椅上,缓缓地走了出来。

“银儿如今被关在牢里。能过来的,都已经过来了。为了活命,我们三方必须联手。”

“嗯!”其余的人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唯一的法子便是:三家联手,逼宫!”皇后冷冷地说道,突出了预备已久的法子!

“那可是谋逆啊……”静妃,怯怯地问道。

“就算你什么都不做,皇上说你谋逆,依旧是谋逆。银儿,便是活生生的例子!”皇后打断静妃的话,决绝地说道。冥儿好不容易才得到那个消息,她必须借这个,把冥儿推上皇位。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