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06章 刑场风云

第106章 刑场风云

“好,我们都听姐姐(皇后娘娘)的!”其余的人不再犹豫,齐声应道。几个人,在德懿宫,悄悄地商量起来。

后宫中的三对母子,因为被自己的男人自己的父亲抛弃,似乎结成了一条心。

“快点跑啊,再晚些就来不及了!”

“是啊,是啊,午时处斩谋逆犯人北斗银和长歌呢!”

无论是粗胡子老汉、俊俏小生、蒙着面纱的俏姑娘,还是憋着嘴的老太太,全数激动地往菜市场跑去。百年难见的处斩皇子,实在是刺激啊!

“让开,让开,全部让开!”侍卫挥着皮鞭,击打着过于兴奋围绕过来的民众。没想到,处斩一个皇子,竟引起了全城民众的观看。

倒也能理解,毕竟北斗国一向安详富饶,处斩犯人的事情,不是那么常见的。好不容易有一次,自然就万人空巷观斩头了!

四皇子和另一个人分别被关在两个高高的栅栏里。四皇子双手被镣铐锁着,自立在木制栅栏里。他的发丝,只是稍稍凌乱。但是,苍白的面孔上,双眼无神,茫然地平视前方。四皇子后面那人低垂着头,一身白衣已经凌乱不堪,上面被划出一条条裂口,沾满了已经发黑的血迹。

林宝儿、含星、亦涵三人躲在人群里,紧跟在栅栏不远处。后面那人,看不清面貌,大概就是长歌了。

自从长歌不见后,林宝儿一直都相信他是无辜的。四儿留下的宣纸,二十的背叛,也坚定了林宝儿的想法。然而,长歌就如在世间消失了一般,再也不见踪迹。

知道皇榜发出,林宝儿才知道,他竟然在皇帝手中。林宝儿激动地看着他,暗暗下定决心。今天,就会把他和银全部都救出来的。

菜市口,临时立起了一个高台,由皇帝亲自监斩。当囚犯押到刑场时,齐康帝已经坐到高台正中金光耀耀的龙椅上了。两个囚犯,不哭不闹,也没有谁喊出个“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观看的民众稍稍有些不满,不停地喧闹着。

初冬的空气无比干燥,略略夹带着丝丝寒风。懒洋洋的太阳,慢慢地往上爬。渐渐地便要爬到天空正中央。

北斗银跪在冰冷的地上,转了转头,茫然地扫过四处兴奋的民众。娘亲没有来,想是怕被他连累了吧。心中忽地异常寒冷,冷得几欲结成冰块。下辈子,他再也不要生在皇家!

她也没有来,想来这辈子,是不能再见她一面了。有些希望她能来,又希望她不会来。父皇布下这个局,怕是为的就是擒住她了。

身旁的人,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北斗银与他也是有过几面之缘的。一直以为,他是其丑无比的,不想丑陋的面容下,竟是压倒众生的绝美姿容。他,或许也是父皇的一个诱饵,引诱宝儿上钩的诱饵。

不由地,抬起了头。天空,是病态的亮白。即便是太阳跑出来,也遮掩不了冬日的阴沉。被父皇母妃抛弃,也从未得过她的心。他这一辈子,死了或许比活着跟幸福吧。嘴角,不由地噙着一抹笑容,然后,转头,看着高座上威严的父皇。

父皇,午时,就要到了呢!

齐康帝执起令牌,便要抛下,却忽地看到了北斗银唇角的那一抹暖暖的笑容、很幸福的笑容。他的手一颤,收住了抛下的手势。面前的人,是他的儿子。他笑了,笑得暖暖的。在牢里,他一句埋怨的话都没有说过,只是笑,看着他笑。

然而,脑海里却忽然闪过那张让他魂牵梦萦的面孔,还有,她为他生的儿子。他这辈子,已经失去自己了。那个淡然恬静的女人,把他的心全数夺去了!

他的皇位,只能给她为他生的儿子。其余的人的存在,只会是障碍。是的,他承认,他从未想过要北斗银活下去。处斩他,实在是一石二鸟的好计谋。为了他的她,他策划了十年,决不能在这即将成功的最后关头放弃。更何况,林宝儿还没有出现呢!

齐康帝硬起心肠,双唇一抿,冷冷地喊道:“行刑!”

扬起手来,毅然把令牌掷下!描金刻龙的令牌在空中跃了好几个跟头,划着优美的弧线,落在了地面上,反弹了几下,终于无奈地躺了下来。

两个光着膀子的刽子手,高高的举起宽大的大刀,往下砍下来。今天要处死的人身份实在是异常,他们不知道,这会不会是他们最后一次充当侩子手。因此,心中略略有些不安。

刀身,很是明亮。太阳的光芒映射在上面,忽地更加明亮起来,白晃晃的光芒从刀身泛出,往四面反射而去。大家的眼,被刺痛,不由地伸起手来,遮住了眼睛。

“就是这个时候了!”林宝儿轻声低喝,飞身跃了出去。两股如线一般的气流飞速击中刀身,让宽刀险险地擦过两个人的身子砍了下去。紧随林宝儿身后,亦涵和含星疾驰过去,分别捞起了北斗银与长歌。

“动手!”齐康帝喊道,人群四周,忽地窜出无数兵士每个人手中,拿着一个黑不溜秋圆实的东西。其余的人不知道那是什么,林宝儿却惊出了一身冷汗。那个,大概就是简陋的炸弹了。现下这么多人,齐康帝竟然敢拿出炸弹来,难道不顾忌他的子民的死活了吗?

“啊……”忽地,含星闷哼一声,一掌击飞了怀中的长歌。一柄匕首,整个没入他的腹部,只留下灰黑的柄头。

“宫主,那是假的长歌……”含星捂住腹部,痛苦地说道。嫣红的血,从他莹白的指缝间不断地溢出来,往地下滴去。

含星,居然被假的长歌伤了!那真的长歌在哪里?

“亦涵,你先带北斗银走!”林宝儿冷冷地说道,抱住了含星即将滑下的身子。却不敢拔出里面的匕首。

若是含星死了,她要整个皇宫的人陪葬!

“宝儿,宝儿……”巨大的惊喜让北斗银已经看不到了别的景象。他只知道,他的宝儿来救他了,来救他了!他不停地喃喃地唤着林宝儿的名字,贪婪地看着她的面容。

亦涵不再多说,制住北斗银,便往外疾去。同时,所有兵士,同时扔出了手里的炸弹!震耳欲聋的爆裂声连续不断地响起来,夹杂着火药味的浓烟火光瞬间就把行刑的地方完全覆盖住了。断肢残腿一个个从空中跌落下来,死的人,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那连绵不绝的尖叫声,全部是仓惶奔逃的民众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