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07章 痛(1)

第107章 痛(1)

“宫主!”

“宝儿!”

亦涵抱着北斗银,将将逃过炮火。他们看着浓烟处,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叫。叫他们怎么相信,宝儿就这么死在了那奇怪的爆炸中?这么能相信?那么多的难关,那些密密麻麻的士兵,那些蝗虫般的密箭下,他们都活过来了。宝儿,却这般离去了?

他们死死地盯着浓烟处,挪不开逃走的步子。面上的血色瞬间失去,变成死寂的灰白。不会的,不会的,宝儿不会离开他们的。宝儿,马上便会冲浓烟里飞出来的。

“放箭!”齐康帝冷冷地喊道。那个女人,太可怕了,他不能确信这般容易地就胜了。

另一拨人,在齐康帝的命令下,从台下跃出。他们拉紧弓箭,朝向浓烟密集处。这临时搭建的高台,竟藏了这么多人!

“刷刷刷——”尖锐的弓箭朝着浓烟里,决然疾去。这样,那个女人不可能还能活下来了吧!齐康帝看着密集的弓箭,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然而,那笑容在他的脸上,持续了不到一秒钟,便被铺天盖地的惊骇代替。所有的箭矢,居然同上次一样,全部反射出来。

那个女人,居然还没有死!

齐康帝一愣,随手拉过一个人,挡在身前。几枚箭矢,钉在那人身上。齐康帝的心中,不由得颤抖几下。太可怕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亦涵掐紧了北斗银,脸上忽地绽开了颠倒众生的笑容。他眉眼一弯,露出了最娇媚最诱人的微笑。宫主,还活着!北斗银,你知道吗?宫主没有死!

北斗银也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忘记了他几欲被亦涵掐断。

浓烟缓缓逝去。变薄变淡的烟雾中,忽地露出两个身形来。林宝儿满头乌丝全数便成暗红色,一双眸子也赤红得几欲滴下血来。她一手抱着含星,一手一挥,便让所有的箭矢改变了方向。

见林宝儿没事,亦涵知道自己再呆在这里,只会给她添乱,便捞着北斗银,闪进了一个木制菜架后面。

尖锐的箭矢,是不长眼睛的。士兵、无数仓惶而逃的命中,皆被穿了个透心凉。齐康帝咬紧了牙,嘴角渗出一丝血迹。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做的?这般还不死?

“辛梓柏!”齐康帝怒吼道,打出了最后一张牌。护城军已经全军覆没了,他所剩下的,只有辛梓柏为他训练的暗士了!

隐藏在后的辛梓柏,面上浮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他带着武功高强的暗士,缓缓地围在齐康帝身边。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他想大笑,却笑不出声来。心里反倒是涌上一阵悲怆!为了这一天,他失去太多了!他的父亲,他心爱的人,全部离开他了!

正待动手,长长的街道两头却忽地灰尘阵阵,骏马踏地的声音,震耳欲聋!辛梓柏眸子一亮,面上的笑容愈加浓厚。既然有另外的人等不及了,就把先头战留给他们吧!

“诛暴君!诛暴君!”渐渐地,人马越来越近,齐康帝的脸越发苍白了!是大皇子和三皇子,各领了一对人,包抄了齐康帝。飞扬的旗帜上,“诛暴君”三个字如通红的火炭,灼伤了他的眼睛。

他们怎么敢做出这样谋逆的事情来?他们是他的儿子!

就让他们一家子慢慢斗斗吧!辛梓柏诡异地一笑,领着他的人,迅速退开!大皇子和三皇子的兵马,一直在逼近!

“辛梓柏,你敢背叛我?”

仓惶的民众,逃得也差不多了,齐康帝的眼睛,聚焦不起来。他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他,居然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了!

“皇帝,我从未顺从你,又谈何背叛呢?我的父亲对你忠心耿耿,却被你杀害。你以为,我会顺从自己的杀父仇人?哈哈……”

辛梓柏略带阴柔的笑声,不停地在齐康帝耳旁环绕,他的心也慢慢地沉了下去。林宝儿,冥儿、昱儿,辛梓柏,他居然四面楚歌了!

“父皇,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齐康帝回头一看,忽地笑了起来。是辰儿,辰儿领着一对人马,立在了他的身后。辰儿来得正是时候,不愧他略施小计,便得到了他的死心塌地!

只要稍稍拖延些时辰,他最后的秘密武器定会赶到的。到时候,一切就都结束了!

“辰儿,你来了?”齐康帝转过身,微笑着拉住了全身着铠甲的北斗辰。手,略略有些颤抖,暴露了他内心的激动。

“父皇,儿臣撞见皇后娘娘等人密谋叛变,便召集人马,速来护驾。”北斗辰换了一身乳白色的铠甲,明眸挺鼻,少了些温和,却多了一分英武。

“什么皇后娘娘,朕下口谕,皇后陈氏无德,密谋叛变。着日起,废陈氏,重立霜妃为后,赐号淑娴。”齐康帝看着跪下的北斗辰一批人马,下了口谕。

“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被打败的!齐康帝得意地看着下跪的人马,狠狠地笑了笑。其余的人,没有下跪的,一个都不能留!

“诛暴君!”

大皇子、三皇子的人马越加逼近,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天空。林宝儿看着从两旁包抄过来,鲜艳欲滴的唇儿大张,放声大笑起来。

齐康帝,没想到,即便玥袭香没有帮上忙,你还是走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那么,接下来的戏份,就让给你的亲生儿子吧。

“哈哈……”林宝儿疯狂地大笑,雪白的面孔,飞扬的暗红发丝下,是一双诡异的赤红双眸。一声裙衫已经破烂不堪,洁白如玉的肌肤若隐若现。她抱起昏迷不醒的含星,飞身跃起,往天际疾去。

亦涵见状,也无心再留下来观看。齐康帝的势力,几近被耗尽,不再是威胁。当务之急,是含星的伤势。亦涵捞起北斗银,紧追林宝儿而去。然而,林宝儿的身子如闪电一般,只留下一抹淡淡的痕迹。不到半盏茶时间,亦涵就再也找不到她的身影,只得带着北斗银,回到暂时安身的民房。

这边,北斗辰的人,已经执起了长枪,迎上了大皇子和三皇子的人马。 你们都是我的夫107 痛(1)地址 html/12/12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