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08章 痛(2)

第108章 痛(2)

“大哥,三弟,回头是岸!”北斗辰执着一把玉骨纸扇,灵活地一绕,滑开北斗冥的长杖,说道。

北斗冥虽是双腿残疾,一身功夫却着实不轻。因为废皇后陈氏的缘故,他从小便得到了渺衣的真传,武功原是四个皇子中最高强的。如今虽是废了双腿,却也能与北斗辰持平。

他一身黑色绣金锦袍,发丝墨黑。木制轮椅如沾在他身上一般,灵活地转动。手中一根长杖,使得炉火纯青。对于北斗辰的话,他置若罔闻,一招更比一招凌厉,却并不伤着北斗辰。

他这个二弟,亦是个可怜人!

北斗昱却是用一柄细剑,灵活地在众多兵士间飞跃,一剑便是一条人命。虽然,与梨花宫的人不能相比,在北斗辰匆匆召集的人马中却能游刃有余。

一时间,两方人马,喊杀声惨叫声不断。整条街道,再也看不到一个民众。

齐康帝躲在一旁,冷冷地看着街道尽头。辛梓柏冷笑着看着他,一语不发,却不上前。杀父之仇,杀了他也无法泄愤!他要亲眼看着他,被自己的儿子擒获!

为何还不过来?齐康帝紧紧的攥紧龙纹袖筒,心急如焚。北斗辰领来的人马,毕竟无法与北斗冥北斗昱的兵士抗衡。情势越发严峻,北斗辰,只怕撑不了多久了!

终于,街道的尽头,出现了一群黑衣黑帽黑色面罩的人马,全部提着细长的软剑,迅速地悄无声息地袭过来。

来了,来了!齐康帝看着那队人,一颗心差些没从嗓子眼跳出来。他的最后武器,也是最强大的武器,终于来了!齐康帝得意地一笑,看了看辛梓柏。说道:“你知道什么人是最愚蠢的吗?你这样的人就是最愚蠢的,不懂得把握机会!若是方才你动手,朕的确没有任何法子。现下,你却永远失去了机会!”

“是么?”辛梓柏一笑,笑容柔柔地,身子一闪,悠忽间贴近齐康帝的身躯。他手一扬,露出一柄匕首,往齐康帝的脖子抹去。电光火石间,一把软剑却缠上了他的匕首。辛梓柏转头一看,是一个黑衣人。

那人的速度,竟如此快!

辛梓柏一惊,忙撤回招式。然而,匕首却如被软剑黏住了一般,竟收不回来。

“无知小儿!”黑衣人冷冷哼出一声,手一扬,便夺去了辛梓柏的匕首。辛梓柏的户口,一阵发麻,不想那黑衣人的力道竟如此大。

“撤!”辛梓柏大吼一声,当机立断往后掠去。他,不是黑衣人的对手!想不到,齐康帝除了他,还另培育了一对人马。

冷冷地看着辛梓柏仓惶而逃,黑衣人也不追,掠进战局,与大皇子三皇子的人马对抗起来。

让北斗昱接过北斗辰,他迎上了黑衣首领的攻势。刚一交手,北斗冥便冷汗连连。黑衣人的招式诡异无比,与渺姨的功夫,竟有些相似。却又不完全相同,略加修改了。使招式更为凌厉,招招夺命!

略略思索,北斗冥便知道了,那领头的黑衣人便是这些日子来,他一直在找的人。他的武功,比想象中的高多了!

咬咬牙,北斗冥只得继续撑下去。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机会,若是逃走,只怕反倒是给了皇帝喘息的机会。而他们三方,甚至二弟只怕都活不了命!

“全杀了,一个都不放过!”身旁有十几个黑衣人保护,齐康帝不再惊惶,恢复了镇静威严的神情。

听了齐康帝的命令,领头的黑衣人眸子中滑过一丝犹疑。果真要把他们杀了么?手下的招式,不复凌厉。如蛇一般的软剑,戏弄猎物一般,围着猎物。既不离去,也不伤了猎物。

不能杀!

渐渐的,北斗冥与北斗昱的人马便所剩无几了,只留下他们两个,喘息着坚持着抗住北斗辰与黑衣头领的攻势。这次逼宫,他们失败了!深深的羞怯与愤怒涌上心头,北斗辰与黑衣人越是相让,他们越觉得难堪!

黑衣人轻松地应付着北斗冥,眼中的犹疑逝去,冷冷的眸子如寒冰一般,却又似乎蕴含着深深的忧郁。他不要再后悔了!她,是她唯一的后悔与心痛!他早就预料到她会来的。然而,他却没有胆量前来。只敢待她走后,才敢献身。他这一辈子,都是欠她的!

可是,他身不由己啊!

“束手就擒吧——”黑衣首领忧伤地靠近北斗冥,手里的软件缠住北斗冥的长杖,凑到他耳旁,轻轻说了几句话。

北斗冥的身子一颤,软软地垂下了手,任由黑衣人夺去他的长杖,命人捆住他。黑衣人的眸子闪过一丝开心的光芒,来到北斗辰身边,说了同样几句话。北斗辰的面孔上满是诧异,竟忘记了动手。

林宝儿,抱着含星,一直疾去,直到隐隐望见了茂盛的克巴扎大森林,又越过大森林,来到梨花宫。所有的妖驿梨花树,全部焦黑焦黑的,没有一丝生机。地面乌黑一片,找不到一根绿草,甚至连枯黄的草都不见。那种黑,让人看不到一丝希望,隐隐地感到,这个地方,再也不会长出绿色的植物了!

乳白的绝美宫殿,焦黑一片。齐康帝,居然连屋子都没放过!

随便找了一块平整的地,林宝儿坐下来,抱着含星。她蹙着眉头,忧伤的看着昏迷醒的含星,那紧闭的双眸,莹白的肌肤。撕开已经沾满凝固血迹的衣衫,露出那依旧结实性感的身子,以及,刺眼的刀柄。

点过穴后,含星的血已经止住了。只是,匕首总是要拔出来的。林宝儿不知道,含星能不能承受住。所以才带着他,来到了他们的家。若是、万一他去了,也能回到家里。

伸开纤细的长了长长的尖锐的指甲的右手,平摊在含星的腹部。雪白的贝齿咬住嫣红的唇,林宝儿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发功,用内力引出腹中的匕首。

“呃……”含星轻轻地呻吟了一声。沾满血迹的匕首被拔出体内。一股鲜血,忽地飚出来。

“呜呜……”林宝儿灵活地在含星身上点了几下。血流减速,但却还在缓缓流着。然后,便是无穷无尽的内力输进含星的体内。她不知道,她如何做,才能挽回含星那慢慢逝去的生命。只能,尽她最大的力量,用内力,护住他的心脉。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