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15章 死去的都城(2)

第115章 死去的都城(2)

“宫主,我不是一直都和她在一处么?”含星蹙着眉,迷惑地说道,不解地看着面前的渺衣宫主、亦涵和一一。

“含星,你的眼睛……”看到含星的挺翘的睫毛滑开,露出暗红的眸子,亦涵不禁惊异地问道。宫主在愤怒的时候,眸子也会变成这般。之后,便会变得嗜血、残忍。到底发生了什么,含星怎的也这样了?

“眼睛?”含星迷惑地喃喃自语,“我不是被假冒的长歌刺伤了么?”

他垂首一看,手惊惧地附上了腹部。没有,没有任何伤口,一丝一毫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刚才,这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渺衣焦急地问道,环首四望。二十,玥袭香、辛梓柏,慢慢地醒过来,皆露出茫然的神情。地上,齐康帝仰躺着,脸色苍白,不知是死是活。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是死了么?”含星急促地答道,心中越来越慌。那匕首深入腹部,他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而且,很多事,他似乎都忘记了。

“我知道。”玥袭香清醒地最快,他爬起来说道,“我轻功不错,听到那神仙公子说的话后,便疾起轻功,最先藏匿在了皇宫之中。那时,宝儿和含星已经在了。”

玥袭香喘了口气,望了望还算完整的屋顶,平静了自己的语调,说道:“宝儿疯了……”

渺衣的娇容,越来越苍白,她却不打断玥袭香的话,由着他慢慢稳定心神,慢慢地去回想。这时,二十也清醒过来,红着眼眶,慢慢地挪到了齐康帝身旁,扶起他的身子,落下泪来。

“爹——”他轻轻唤道,闭上眼眸,无比沉痛!虽然一直很恨他,可是待他死了后,心中的伤痛却如排山倒海一般,抑制不住。

爹?齐康帝是二十的爹?渺衣亦是一个聪明人,听得这么一声呼唤,便想明白了。二十,是齐康帝想计混入梨花宫的内奸,那么,至少在十几年前,齐康帝就在预谋要灭了梨花宫了!

“妹妹她果真是疯了!”玥袭香从那一幕幕的惊骇的场景中缓过神来,继续说道,“她穿着血红的裙衫,脸颊上竟是血迹。那裙衫,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是白衫被血染红的。她的武功很高很高,高到我不敢相信那是人能拥有的力量。她只要一个动作,便有一个地方成为废墟。我不敢看下去了,齐康帝,竟把宝儿妹妹逼到了这个地步,所以我便潜过来,追随他,想要寻找时机,杀了他!后来,宝儿带着含星也寻进来了,宝儿的话,我一点都听不懂。她居然说要感谢齐康帝,居然不想杀他。我便出手,刺中了他。我说,我是武玥帝的后人……”

玥袭香慢慢地伸开双手,疾起内力,往外走去。到了屋外,便往远处疾去。须臾间,便离了皇宫。只剩下那略带忧郁的嗓音,依旧在殿内缭绕。

他是——武玥帝的后人。他其实,和宝儿妹妹,也是死敌呢!梨花宫的梨花宫主灭了武玥王朝,渺衣知道他的身份后,便不会允许他再和宝儿妹妹有任何交集了吧。为何,当时他会多说了那么一句话呢?是想欺骗掩饰自己杀掉齐康帝的缘由么?

看到玥袭香飞走,渺衣沉默不语。辛梓柏也清醒过来了,看到屋里的人,他亦不说话,慢慢往外走去。渺衣,亦不阻拦。二十,搂着齐康帝,无声地哭泣,亦不阻拦。大颗的泪珠从他的眼角滚落出来,他觉得,自己的心口一阵阵绞痛,不知该如何舒缓。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我们先回去!”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渺衣知道,清楚这一切的,恐怕只有小强神兽了。如今,齐康帝死了,宝儿下落不明。她的心很疲倦,很累。死了那么多人,她也觉得惶恐,暂时,连追究仇恨的精力都没了。

亦涵扶起茫然的含星,忽地发觉手心一阵黏湿。他伸手来一看,暗红一片,果真是鲜血,散发着浓浓的腥气。含星的黑袍,居然也是鲜血染就的。

亦涵不动声色地把手藏起来,并不说话。这样怪异的事情,已经脱离了他的思考范畴。只能等着,回去问神兽了。

一一、亦涵扶着含星,慢慢地跟在渺衣身后。尽管方才已经见过了皇宫的景象,还是忍不住因那满目苍夷的景象而颤抖。这么大一个皇宫,这么多的人,全部毁在宝儿手里?

他们,实在不敢相信!

皇宫的惨景,早就惊动了京城的民众。那样暗沉的天空,那样轰动的响声,宫殿一片片倒下。所有的人都被震惊了,似乎看到了世界末日。他们匆忙地如丧家之犬一般,到处逃窜,躲在屋子里,颤抖着,惨白着脸,面面相觑。惊惶、恐惧、崩溃的情绪笼罩了心头。似乎,那样的惨景永远都没了尽头。即便是那轰隆的响声已经消失,他们依旧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不敢出门。

原本繁荣的街道,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影。冷清、毫无生气。整个京城,如死了一般。渺衣等人,在空寂的街道上,木然地慢慢走着。他们不敢相信,这样死亡一般的沉闷,使他们最亲近的人——宝儿造成的!

锦绣庄,也如所有的店铺一般,关上了店门。晴岚,失去了一向沉静恬淡地模样。她紧紧攥着丝绢,咬着下唇。那丝绢,几欲被她绞烂。

皇宫的景象,她都知道。她知道,自己的梦,破碎了!老天,为何那么不公呀!她的男人,她的儿子,难道都要死在皇宫么?

这么可以这般不公?她咬紧了牙,闭上双眸!即便是心中无比愤怒,她还是较比常人要沉稳得多。

她坐在檀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的自己。是的,她长得不够娇媚,平淡的五官,使她失去了让人惊艳的媚态。可是,那清秀的眉,双眼皮大眼睛,挺翘的鼻子,小巧玲珑的唇,越看越觉得有韵味。

比起其余的妃嫔,她丝毫不差。为什么,她不能顺利地登上后位?为什么,她的儿子,不能登上皇位?

皇后,有威武将军撑腰,后面还有着强大神秘的梨花宫;霜妃,后面有右丞相护着;静妃,是左丞相的女儿;就连柔妃,也有宁太尉拉她一把!唯有她,只是一个可怜的浣衣宫女!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