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16章 一切的一切(1)

第116章 一切的一切(1)

好吧,没关系,她是穿越来的,她拥有她们都不具备的智慧。她努力地,想要利用现代的知识,唱歌、跳舞,甚至,做出了蕾丝礼服,博得了皇后的注意。可是,为什么这个时空,还有一个时空维序员?那个傲气的男人来了,打破了她的希冀,若是她再把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东西带来,她将灰飞湮灭、万劫不复!她小心翼翼地生活,学着古人的行为、言语。可是,为什么,那个女人却可以肆意地把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东西带来?Bra、劲歌劲舞,都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啊!

她不知道,当她失去了容貌的优势,失去了现代人的优势后,孓然一身的她,如何能在重重的深宫中,寻找到自己的位置。所以,她只能破釜沉舟,倾尽所有积蓄,雇杀手刺杀皇帝,然后,在匕首即将没入皇帝心口的那一霎那,挡在前面……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在这个死去的都城里,显得那么突兀,晴岚的心一颤,扶住了镶金檀木桌角,站起身来,却身子一软,又跌了下去。

靠在椅背上,她深深地呼吸了几下,平静自己的思绪。吱呀一声,院外的门被推开,听到了飒飒的脚步声。这么静的京城,太让人恐惧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朝着她的卧房过来。是,是邪儿回来了么?晴岚咬着下唇,定定望着门外,眼泪簌簌地流下来,挂在脸颊上。

她不敢站起来,不敢奢想,自己的孩子,能从那人间地狱脱身回来。

沉闷的黑色和耀眼的明黄闪进眼帘,晴岚唇角一翘,无声地笑了起来。都还活着,都活着,那么就还有希望。

“邪儿。”身体里终于有了力量,晴岚站起身来,柔柔地唤道。

北斗邪背着齐康帝,垂着头,往室内走去。这个男人是可恨的,却也是可怜的。他是那么地爱着自己的娘亲,爱得失去了理智。无论如何,他都该把他带回来,再见娘亲一面。

终于,看到了邪儿进来,唇角的笑容却忽地停滞。他受伤了么,为何是邪儿背着他?

“娘,我把爹带回来了!”北斗邪忧伤的说道,把齐康帝放在椅子上,摆正他的身躯。

“他,怎么了?”晴岚颤抖着,伸出纤纤素手来,附上齐康帝那丝毫不见血色的脸庞。冰冷的、僵硬的、脸庞?齐康帝,已经老了。死去的他,丝毫没了帝王的霸者之气,僵直的神情显得异常丑陋!

“咚——”齐康帝忽地身子一歪,从椅子上掉落下来,唬得晴岚花容失色,往后一蹦。齐康帝的身子,沉沉地落在地上,露出背部的两柄匕首,和被鲜血染透的衣衫。

匕首,从背部穿透胸口。难道,这就是命吗?她从现代穿越到古代,却依旧郁郁不得志。她为他挡住了袭向心口的匕首,他最终却被匕首从后背穿透心口而死?

看到那倒下的僵硬尸身,晴岚只觉得,心口冰凉一片。这就是自己费劲心机靠近然后偷到心的男人?

“娘!”北斗邪略带不悦地轻声唤道,重新扶起齐康帝的身子。娘亲的反应,让他越加凄凉。娘亲丝毫不见老,嫩肤上不见一丝皱纹。和齐康帝在一起,他也觉得是不般配。可是,娘亲怎能任由他的尸身摔下来,却不扶一把?

“他,他,是被匕首刺中心口而死?”晴岚颤抖着,慢慢后退,对北斗邪的质问置若罔闻。

“是的。”都什么时候了,娘亲只在乎爹是怎么死的吗?娘亲不伤心、不难受?

“宿命呐!”晴岚指着齐康帝,凄惨地唤道,两眼一黑,便倒了下去?北斗邪见着,心中一急,想要扶起娘亲,齐康帝的尸身却又从椅子上摔落下来。一时间,竟不知去扶着哪一个好!

眼泪,忽地又滚落出来。北斗邪忽地无比地恨自己,为什么一开始要听从爹娘的话,背叛梨花宫。若不是他从藏书阁偷到武功秘笈,让爹培植势力;又偷到了妖驿梨花茶,让爹的势力免去了雾嶂的迷惑。爹就不会去攻打梨花宫,娘也不会盯紧了那天下最高的权利吧!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他可以开开心心地呆在梨花宫,爹也不会死去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让他痛快地哭一次吧!压抑的哭泣声在室内响起,北斗邪把晴岚抱上床榻,盖上锦被,哭得几近昏厥。

这样的京城,实在是太安静了。渺衣一行人,甚至不用再躲躲闪闪的,直接沿着正道,往民房联络处行去。含星的表情,一直有些呆呆的,茫然地望着天边的某一个方向。甚至,在拐角的地方,还要歪过头去,一直朝着那个方向。似乎,那个方向,有什么声音在呼唤着他。

奇怪的是,即便小强一直都是逐步缓缓地行在前头,可是无论渺衣等人如何加快速度,都无法追上他的脚步。只能远远地看着那莹白的发丝,垂下来,遮盖了修长的身躯。

终于到家了,彦羽和子凌,想是也知道了皇宫的惨变,全数呆呆地坐在靠椅上,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大厅的气氛,亦是静谧沉闷的。

“一一,你去找一身衣服来,给含星换上吧。”渺衣揉了揉眉心,疲倦地说道。一路过来,大家都发现了黑色长袍的缘由,却都不点破。

“是!”一一轻轻应了声,继续往里屋走去。一抹莹白的身影却忽地冒了出来,大声喝道:“不许换!”

是小强,小强的脸上冷冷的,看不出任何神情。他顿了顿,说道:“他身上的衣服救了他的命。若是换下,他便死了!”

简单的一句话,让屋里的人刹那间变了脸色。一间散发着浓重腥味的血衣,竟能保住一个人的性命,这是多么让人惊骇的事情。

“敢问神兽。”渺衣恭敬地鞠了鞠身子,问道,“那血衣,有何蹊跷呢?”小强是梨花宫的守护神兽,倒也经得起她这个礼。

“血衣,是御风疾的一部分!”小强看也不看渺衣,径直坐在了大厅正中最尊贵的椅子上,说道,“我想,我该把现在的情况,详细地告诉大家了!”

这件事情,与他们最关心的人息息相关,疑惑的众人忙正了正身子,或坐或站,细心听起小强道来。一一也不再去拿干净衣裳,靠在门边稍稍蹙起眉,认真听着。 你们都是我的夫116 一切的一切(1)地址 html/12/12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