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0 分院风波

10.分院风波

神情严谨的麦格教授带着新生们踏着石板路,来到一处安静的偏殿,先说了一些关于学院的历史和要进行分院测试,一群小朋友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样的测试。

那些从霍格沃茨毕业的家长们,都保持沉默地不告诉他们的孩子,让这些孩子带着饱受惊吓的心情,跟随麦格教授列队进入了霍格沃茨的礼堂。

这间礼堂是赫敏见过的最神奇的礼堂,亲临现场比电影里的更令人难以置信,星光闪烁的天花板,就像是在户外敞开的屋顶,飘浮在空中无数支燃烧的蜡烛照亮了礼堂,四条长桌,已经有不少学生坐好,赫敏在心中判断这些人分别属于哪个学院,她倒是一点都不紧张,而且她百分百放心自己会被分在格兰芬多。

为什么那么肯定?那还用问?原著上明明白白写着,她,赫敏?格兰杰是个格兰芬多。

麦格教授在教师席前方的中央位置放上了一张四脚凳,在凳上放了一顶破破烂烂的帽子。

那顶破烂的分院帽开口唱起歌来,听了分院帽的歌,这些新生都知道原来只需要戴上帽子就能知晓会被分到哪个学院,家里曾经有人进入学院的新生忍不住咬牙切齿,家里的保密让他们战战兢兢,还以为会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整个队伍里的气氛为之一松,大家有心情打量四周。

麦格教授开始拿着羊皮卷叫名字,被叫到名字的学生,戴上分院帽,帽子就会说出他们将去往的学院。赫敏发现,有的时候,分院帽很快就会喊出学院的名字,有时候会花好一会儿才说出院名。

赫敏无聊地等着被叫到她的名字,轮到纳威了,麦格教授叫了第二次,纳威才发现叫到他了,连忙紧张地跑上前,还因此摔了一跤,引来人们低低的取笑声,纳威脸红地戴上帽子,坐到凳子上,帽子犹豫了会儿才叫出格兰芬多,纳威站起身戴着帽子就往格兰芬多的桌子跑,大家发出一阵哄笑,原来他还戴着分院帽,赶紧跑回去,把帽子放下,满脸通红地跑到格兰芬多的桌子,正襟危坐,大家对他鼓掌,以示欢迎。

那个淡金色头发的男孩名叫德拉科?马尔福,他戴上分院帽,帽子毫不犹豫地喊出了斯莱特林,男孩很得意地起身,走向斯莱特林的桌子,同样获得了斯莱特林们的热烈欢迎,接着又有几个人被分到了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

“赫敏?格兰杰。”在她没注意的时候,麦格教授大声地喊了她的名字。

赫敏镇定地走到四脚凳前,拿起帽子,戴在头上。

心不在焉地从帽子下方的缝隙里,一双明亮的眼睛骨碌碌地四处转动。

【唔……这么活跃的思想,该把你放在哪里呢?】一个小小的声音忽然在她脑袋里响起,赫敏吃了一惊,她知道分院帽能够跟人意识交流,不过这帽子真的能知道她在想什么?

【是的,我可以知道你现在的想法。】

【……真可恶,挖人隐私!】赫敏嫌恶地在脑海里说道,【你快点决定吧,随便把我分哪里,你这顶破帽子!】随便谁都不高兴心思被人看清楚,赫敏以为帽子能够看到她心底深处的秘密,下午在车上一直忙着帮纳威找□□,午饭都忘了吃,肚子饿死了,心情恶劣,想法自然不是很好。

分院帽噎了下,【破……破帽子?】

【不光破,还很脏,你多久没洗了?】赫敏继续人身攻击。

如果分院帽有身体和血管,估计已经被气得青筋突突乱跳了,嘴巴歪了歪,它进行分院那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不尊敬它的人。

“哼,好吧,斯莱特林!”帽子大声地喊道,赫敏听到帽子喊出了学院,也没听清就把分院帽从头上摘下来,往凳子上一丢,大步朝格兰芬多的桌子走去。

然而格兰芬多没人向她鼓掌,人们用诡异的目光注视着小女孩大大咧咧地落座。

“怎么了?你们怎么一副见鬼了的表情?”她问纳威。

小男孩有点结巴地回答:“你……你……斯莱特林,不是……不……格兰芬多!”

“你是不是走错地儿啦?”韦斯莱家的双胞胎之一指了指隔壁的桌子。

赫敏回头看了一眼那张斯莱特林的桌子,那里的人眼睛张得大大的,死死地瞪着她,赫敏皱了下眉:“我不是被分在格兰芬多?”

“不是,你是斯莱特林。”不知是乔治还是弗雷德说道,赫敏疑惑地看了眼纳威,小男孩哭丧着脸点点头又摇摇头。

赫敏满头黑线,难怪整个礼堂鸦雀无声……开什么玩笑,斯莱特林?她哪里像斯莱特林了?

蹭地跳起来,一阵风地冲到分院帽前,抓起帽子。

“斯莱特林?啊?斯莱特林?”

“咳咳,快点放手,你不是说随便哪个学院?经过我的判断,最适合你的学院就是斯莱特林!”分院帽不怕死地说道,哼,叫你丫不知道敬老,“斯莱特林会让你走向辉煌!”分院帽大义凛然。

赫敏怒:“P,什么辉煌,你开我玩笑吗?你丫是不是老年痴呆犯了?快点给我改过去,我要去格兰芬多,格兰芬多!”手下用力地扭分院帽,几乎将它扭成一条麻花。

所有人看得是目瞪口呆,几百年来,不,从建校开始就绝无仅有的奇观。

还是校长邓布利多率先回过神,掏出魔杖,对着赫敏一点,分院帽从赫敏手中脱离,飘浮在空中。

“格兰杰……小姐。”戴着半月形眼镜,一头长长的白发和白胡须的校长笑眯眯地开口说道,“分院帽一旦决定了所分配的学院就不容更改,现在,快点前往你所在的学院位置,不要耽误后面的人进行分院。”

“可是……”赫敏还想为自己争取权益。

邓布利多校长微微侧头,看向教师席中冷着脸有一头油腻头发的男人:“西弗勒斯,你看怎么办?”

在电影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斯莱特林院长斯内普教授站起身,带起一阵压迫力,冷冷地注视下方倔强的小女孩:“回到斯莱特林的位置,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赫敏撇撇嘴,恨恨地想,好嘛,这帮混蛋,她本来想夹起尾巴低调地做人,现在把她一个麻瓜家庭的学生放进以纯血自豪的斯莱特林……全没安好心,都疯了,她已经能够想到未来的日子有多么难熬。

作者有话要说:分院帽其实也是个记仇的,赫敏惨痛的经历告诉我们,不能对别人人参攻击,否则最后吃亏的就是自己。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