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1 打架

11.打架

你个老混蛋,当看戏呢!

赫敏嘀嘀咕咕,非常不满地一步一拖地往斯莱特林的坐席挪动,真恨不得将邓布利多脸上有趣的笑容打掉,那个以前看电影的时候觉得很酷很有个性的斯内普教授也让人看不顺眼,怎么看怎么有气。

【看什么看?白痴!】赫敏恶狠狠地逐一瞪向用呆滞目光看她的斯莱特林们,也是她未来同一学院的同学,用力地坐下,一个人生闷气。

失误啊,早知道那顶分院帽喜欢听好话,她就好好恭维它几句又不会少块肉,被它看到一点思想又没什么,而且它不是有说只能看到当时的思想吗?她真是个笨蛋,想得太多,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心里恨不得拿脑袋撞墙,面上也咬牙切齿。

“真不知道那顶分院帽在搞什么,竟然将一个臭烘烘的泥巴种分进斯莱特林……”拖着长长尾音的尖刻的话语,出自那个名叫德拉科?马尔福的男孩,他正巧坐在她对面。

赫敏正火大呢,这白痴就送上门来,很好,冷笑着说:“泥巴种,你骂谁呢!”

“泥巴种,骂你。”德拉科很快发现话里的不妥,苍白的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青,“你就是那黏在鞋子上的烂泥,肮脏低贱……”后面的话来不及出口,被一只白色的瓷盘正面击中了脸,德拉科捂住流血的鼻子,“你敢打我?”

“唉哟,对不起,手滑了一下。”赫敏笑着挥了挥手,笑容却没有进入眼底,面前的餐盘已经不见了。

“该死的,你当我是白痴?这么大一只盘子,你是故意的。”德拉科一手指着赫敏骂道。

“错,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存、心、的!”赫敏说到后面阴森森地亮出她的白牙,臭小子,越说越得瑟了,真是欠教训。

德拉科的脸上浮起一抹愠怒,从小到大有谁这样跟他抢白过?自恃身份,魔法界的资深贵族哪个不给他点面子?只有这种从麻瓜家庭来的泥巴种才这么没教养。他也不想想是他自己先开口骂人的,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天之骄子哪里肯受这种气。

恶狠狠地用他一贯的鄙夷语气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这个臭烘烘的泥巴种,都要把我们给熏死了,泥巴种就该呆在泥巴种里……”

一把餐刀从他耳边飞过,对面的赫敏还保持着扔餐刀的动作,不怎么锋利的刀锋在他脸颊上划出一道红痕,德拉科后知后觉地捂住脸上疼痛的部位,低头看了下手掌,还好,没有流血。

“你想打架吗?野丫头!”德拉科恼怒地吼道。

“你再敢乱说话,就不是这样的教训了。”赫敏冷冰冰地说。

分院还在进行,其实大家都已经发觉这里的气氛紧张,很多人偷偷往这里瞄,连教师席上的众位教授都频频关注,斯内普教授的脸黑得都快像一块碳了,抿紧嘴唇,眉心的皱纹可以夹死蚊子。

“我有说错吗?你不过就是个臭死人的泥巴种,斯莱特林的耻辱!”德拉科得意地说道,“快点回你爸妈那儿吧,啊,我忘了,他们都是泥巴种,只有泥巴种才会生出泥巴来……”

本来赫敏对德拉科辱骂的话还想稍微教训他一下就好,没想到这丫还说上了瘾,这种恶意的辱骂在巫师界是非常恶毒的骂人话,赫敏对泥巴种本来并不感冒,可他不停地重复这个词,跟只苍蝇一样让人讨厌,更不用说他后面那些扯上她父母的话,简直就是引爆炸弹的□□。其它几张桌子上坐着的学生很多变了脸色,斯莱特林的几个看不清状况的新生还洋洋得意地看戏,有些高年级的斯莱特林们已经在微微皱眉。

就算他们认同德拉科的话,但是在这样的场合说出如此掉身份的话,除非是智商有问题的人,自认高人一等的斯莱特林绝对不会做出如此举动。

马尔福家的孩子,一个被宠坏的小孩……今年的新生,太麻烦了!六年级的斯莱特林级长迪恩?费克斯不动声色地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赫敏冷笑:“有胆子你再骂一声!”

“有什么不敢?骂几声都行,泥巴种,泥巴种,臭烘烘的泥巴种!唉哟……”德拉科捂住脑门,只见桌子中间放着的花瓶砸在他脑门上,在赫敏周围的桌面上一片狼藉,空的餐盘,刀叉滚了一地,花瓶也摔倒在桌子上,斯莱特林的桌子处发出一阵小小的惊呼。

在人们还没反应过来时,赫敏已经双手撑在桌面上,轻巧地跃上了桌子,向前跨出一大步,飞起一脚把德拉科踹得摔倒在地,接着人也扑上去,将他压住,德拉科已经傻了,被小女孩按住胸口,还在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叫你骂我全家,骂得很爽,啊?你知不知道骂人也要付出代价?”揪住他胸前的校袍前襟赫敏咬牙切齿地吼道,她受够了,这该死的学校,可恶的贵族,既然她注定没好日子过,那么她就高调地把事情闹大,你们这些高傲的纯血斯莱特林们,别以为可以欺负她!

“你这个目光短浅的笨蛋,坐井观天的白痴,看不清形势的蠢货,生物进化的失败品,非洲野猪都不屑一顾的垃圾,每天退化三次的恐龙,能思考的无脑生物,人类征服宇宙只要把你送去外星球,外星人看见你就集体自杀的终极武器,本拉登见了你都对你认输……”

啪啦啪啦,赫敏揪住德拉科一通吼叫。

德拉科回过神来,大部分有听没有懂,不代表被个女孩子压在身下骂就会受着,他才不讲什么绅士风度,大家年纪差不多,他在家里又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恼火地想将她推开,赫敏平时一直不忘锻炼身体,更是练了四年的散打,力气比德拉科大多了,德拉科反抗不了,看到赫敏垂下的长发,一把揪住用力地拉扯。

赫敏头皮一阵刺痛,小女孩火大得忘记她会散打,索性像小孩子打架地跟德拉科扭成一团,头发被扯得痛死了,抬手往德拉科脸上抓过去,指甲抓出几道血痕。

赫敏咧嘴嘲笑。

“好痛!”德拉科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也被激出一较长短的想法,完全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他又是在跟一个女孩打。

他们二人一会儿赫敏在上面一会儿换成德拉科在上面,到底赫敏受过散打特训,德拉科讨不到好处,吃的闷亏比较多,心里一急,双手没空闲,见赫敏的手就在不远处,突然咬住她的左手手背,小女孩痛得差点眼泪流出来。

“松口,快松口!”赫敏尖叫,扭他的脸皮,德拉科咬得更用力,简直恨不得咬断她的手。

在他们身边的斯莱特林们发出一声声尖叫,另三个学院的学生们都站起身,连分院帽宣布哈利进入格兰芬多都仅仅惹来几声稀稀落落的掌声,有些好事者忍不住要起哄,比如韦斯莱双胞胎兄弟恨不得上前踩几脚德拉科,对这个麻瓜家庭出生的小女孩报以支持,最重要的是斯莱特林起内讧了,真是大快人心!

真是说时迟那时快,一切也就发生在短短半分钟不到。

“住手!统统住手!”教师席上的教师们坐不住了,邓布利多脸上的笑容消失,威严地喝道,那二只什么都听不进去,邓布利多无法,魔杖分别指向纠缠的二只。

赫敏顿时觉得自己像一块僵硬的石头,动作不利索了,德拉科也咬不下去,只得松口,就在大家以为结束了,正要松口气时,赫敏出其不意重重地用脑门撞向德拉科的下巴,众人齐齐发出抽气声,只见赫敏气喘吁吁,额头红红的有一丝淡淡的血迹,头发凌乱,德拉科就比较惨了,他双手捂着鼻子以下,血从指缝里渗出。

“还不把他们拉开。”斯内普教授的命令很快被执行,几名高年级的学生架起赫敏将她拖到一旁,德拉科的两个跟班连忙把他扶起来。

长相俊美的小男孩,此刻脸色惨白,一边脸上还有三道抓痕,一脸痛苦。

“哦,你看他像不像猪头?”乔治和弗雷德咬耳朵。

“我觉得他比较像巨怪。”弗雷德回答。

“巨怪?还是癞□□比较像。”

“鼻涕虫。”

“……”二人的比喻越来越离谱。

既然不能低调做人,那么只有高调行事了

插入书签